「新聞自由,就是批評及反對的自由。」動物農莊作者George Orwell

沙中綫工程涉及偷工減料,港鐵呈交給政府的調查報告更涉嫌造假,林鄭政權唯有勒令港鐵辭退相關項目的管理層,但據港鐵主席馬時亨表示,他曾兩度請辭都被挽留。林鄭究竟為何作出如此決定,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以常理推斷,林鄭應認為讓馬時亨離去,將不利沙中綫工程的進度,以及所需的補救措施。在這情況下,對馬的挽留就是對他投下信任票,認為他不但無需為事件負責,更相信他有足夠能力善後。這想法是否合理?

馬時亨從2015年出任港鐵主席後,港鐵的服務水平每況愈下,班車出現延誤的情況不斷增加,沙中綫至今被發現的問題,也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整個工程是否涉及多方面的貪污舞弊,市民極度關注。當事件剛被揭發時,馬時亨更傲慢地指無需向公眾解釋,後來才為被逼道歉。如此一個既無能力、也無承擔、目中無人的主席,早就應當退位讓賢。

當然,林鄭心中的如意算盤,就是將整件事件的責任推到項目管理層頭上,不容它延申到主席一職。如主席無需負責,董事會就無需負責,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更無需負責,事情便可「完滿解決」。

林鄭不顧一切地挽留馬時亨,和她堅決委任飽受僭建醜聞纏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樺如出一徹,也是再一次視問責制為無物,令它淪為笑柄。

假如沒有傳媒揭露,港鐵沙中綫工程出現的種種問題,無能的特區政府及廣大的香港市民肯定仍會蒙在鼓裏。在這情況下,高鐵在千瘡百孔的狀態下通車,簡直是將乘客的生命作為賭注。

事件讓我們更體會一旦香港的新聞自由再被侵蝕,市民的一切保障將受到更嚴重的威脅,中共及特區政權也更能為所欲為。外國記者協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連日施壓,港人必須全力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