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面前擺著兩條路,一條是法治的道路,法治是現代政府管理社會的最好方式,也是我們走出困境、走向明天的最佳選擇。一是恢復和繼續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偉大領袖發號施令,用計劃經濟甚至專營的辦法去解決經濟領域層層盤剝的問題,靠學習領導人講話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決以權謀私、腐敗墮落的問題,用加強紀律去解決思想、理論、文化界的是非問題。如果還是這樣,小平同志就是活一百歲也解決不了我們的體制轉變。」 這是中共原領導人習仲勳1986年5月在老幹部座談會上的發言,2014年發表於「求是理論網」。

也是在2014年,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二次會議上稱:「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後路該怎麼走?如何跳出『歷史週期律』、實現長期執政?……這些都是需要我們深入思考的重大問題。」

習近平也高舉「法治」的大旗,在上台後的5年間盡力推行「依法治國」,並在反腐的名義下拿下了眾多迫害良善的各級官員,還廢除了勞教制度,實行「有案必立」等,贏得了部分民心。

然而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的畫風為之一變,不僅「不忘初心」,推出了新思想,還被打造為「新核心」,之後半年多,在主管文宣的王滬寧的操刀下,習近平被捧上了「神壇」,吹捧其的歌曲、研究課題、文章、書籍相繼出爐,在為馬克思招魂的同時,也不忘宣傳習思想是馬克思中國化的新體現;中共儼然成為了「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可或缺的角色。至於民主、法治早已拋到了一邊:迫害仍在持續,維權律師仍被打壓,上訪者仍被戕害,民眾的利益仍大面積被侵害……

此時路往何處走?先人之語早已指出擺脫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走法治民主之路,而這個法治的前提絕不是堅持中共的領導,因為堅持中共的領導,就無法改變黨大於法的現實,就無法真正實現法治。

對此,清華教授孫立平在2012年底舉辦的「2013:預測和戰略」年會上,就不僅指出中共的治國理念與法治格格不入,而且認為中共要轉型、要處理歷史問題,唯一辦法是與歷史切割,「越早切割、越主動越好,否則將來能不能切割都是問題」。他還預言中共當局如果錯失切割的歷史機會,中共的統治模式不可能維繫多久,「10年可能到不了,5年可能差不多」。

問題的關鍵是:中共敢不敢、願不願意切割?或者說願不願意接受切割後帶來的任何結果,即中共垮台?

事實上,近期中共內外交困,進退失據,政治經濟外交都面臨生死難關。未嘗不是天意命運的顯現。

8月7日,中共官媒新華社推出了重磅宣言:《風雨無阻創造美好生活》,或許折射了正在北戴河開會的中南海高官們的選擇,那就是雖然陷入困境,但繼續堅持中共領導,繼續沿著「保黨」之路走下去,無論有怎樣的風雨。

誠如孫立平曾指出:「真正阻礙改革的力量是既不主張前進,也不主張倒退的維持現狀的力量,這個力量就是在改革中獲得了巨大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團。」

中共這個既得利益集團寧可選擇苟延殘喘,甚至圍堵、暴力打壓所有上訪者,也不願推動政改,主動與歷史切割,其結局會怎樣呢?

要知道,歷史的大潮沒有人可以阻擋,中共的垮台既然是天意,那麼發生在瞬乎之間也是極有可能的,而每個人的所為也都留下了印記。而對於這樣的選擇,地下有知的先輩們也會哀嘆的,在哀嘆中等待著那最後悲慘的一頁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