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讓WTO作為國際貿易糾紛仲裁者的地位岌岌可危。(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中貿易戰,讓WTO作為國際貿易糾紛仲裁者的地位岌岌可危。( 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面對諸多的不公平貿易,用關稅的辦法逼迫一個個貿易夥伴回到談判桌,在「一對一」的框架下進行談判。7月25日,特朗普和歐盟主席容克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將實現美歐之間「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的自由貿易,共同推動WTO改革。

8月9日,美國和日本要啟動第一輪貿易談判,這是日本經濟再生大臣茂木敏充在8月1日宣佈的事。

美日貿易談判可能不會有太多阻力,估計會像美歐一樣順利達成一個框架協議。《金融時報》表示,西方世界將組成新的「富國俱樂部」,冷戰結束後的世界政治經濟秩序將再一次重新組建,WTO將進一步被邊緣化,甚至失靈。

大家知道,特朗普一直認為WTO規則存在著不公平的問題,嚴重損害了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導致美國長期出現大規模赤字。特朗普認為這個規則不能再持續下去,必須進行改革。《華爾街日報》表示,特朗普用國家安全擔憂的說法,一下使WTO陷入無能為力的境地。

早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特朗普就提出讓美國退出WTO。今年6月份《路透社》報道說,特朗普曾多次對白宮官員表示,希望退出WTO。文中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WTO就是美國之外的世界為摧毀美國而設計的」。

去年,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對《華爾街日報》表示,WTO無法解決中共等國家採用不公平方式所產生的問題,使美國處於極為不利的地位,WTO必須改變。

其他一些世貿組織成員也對現行的規則存在著不滿。比較而言,歐洲的聲調比美國溫和,但他們的擔憂情緒是一樣的。歐洲理事會主席(European Council)圖斯克(Donald Tusk)上個月就發出呼籲,要改革世界貿易組織,制定新的貿易規則。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夫婦和日本首相安倍夫婦4月中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散步。(Getty Images)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夫婦和日本首相安倍夫婦4月中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散步。(Getty Images)

眾所周知,中共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不按規則參與全球化,例如:開放市場、法制化、透明化等,政府干預一直存在,引發許多國家不滿與投訴,批評中國不是市場經濟,跟中國做貿易、做生意遇到太多不公平待遇。

而且中共在壯大經濟規模後,越來越顯露出獨霸世界的野心。它向一些發展中國家輸出的「紅色意識形態」,讓美國和歐洲「夜不能寐」。上個月,美國在WTO的會議上,直接指出,中共自我定義為「發展中國家」,目的是「免於在全球貿易規則中被要求逐步自由化」。

但是WTO卻拿它沒有辦法。因為WTO的解決爭端機制只是「說服」和「談判」,通過「專家組」 而不是「法院」來調解160多個成員間的貿易糾紛。當有成員違反了規則,WTO專家組要求它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中共就利用這種不完善的規則,在WTO中攪來攪去。比如它通過外交運作和利益拉攏,已經使70多個發展中的WTO成員國承認了它的市場經濟地位。但是美國明確表示,拒絕承認它是市場經濟國家。

WTO有160多個會員國,這樣的龐大國際組織效率不彰、改革緩慢,這也是特朗普沒看好WTO的地方。不如乾脆自己組建一個新群組,美歐聯手的經濟規模就已經佔全球經濟的50%,既可以取得話語權和實際權力,也容易吸引其它國家加入。

更主要的是WTO不太可能進行自我改革,就像一個病人進行自我手術一樣,不可能動到根本。它的核心條款修訂要遵循「一致同意、一國一票」規則,需所有成員明確表示接受方能生效。就是說只要有一票反對,就不能修改規則。 而中共就是利用這個「一致同意、一國一票」的規則,在消減美國的發言權。這意味著,美國只能在WTO之外尋求解決方案。

7月25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右)25日與歐盟執委會(EC)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白宮進行會談,雙方完成共同協議,承諾將會削減關稅壁壘,針對非汽車類產品建立「零關稅」框架。(Samira Bouaou)
7月25日下午,美國總統特朗普(右)25日與歐盟執委會(EC)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白宮進行會談,雙方完成共同協議,承諾將會削減關稅壁壘,針對非汽車類產品建立「零關稅」框架。(Samira Bouaou)

特朗普和容克達成的「三零」共識,就是繞開了WTO的單獨行動。《金融時報》認為,這是很現實的選擇,因為美國所期待的WTO改革不可能實現。如果重新修訂,等於是實質性重構WTO的框架,這將觸及到許多國家的利益,將不可避免的遭到最強烈的抵制。

國際問題專家唐浩表示,WTO的規定是富國幫窮國,當窮國發展起來以後,再履行入世的承諾,幫助別的國家,盡到國際責任。中共當初加入的時候是發展中國家,但是它在20年中,反覆鑽WTO的各種漏洞和空子,不正當的累積了大量財富。然而中共在成長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後,卻從來沒有兌現過它當初的承諾,仍然是在索取利益,卻不承擔任何責任。

唐浩指出,包括聯合國在內,特朗普多次指責它們沒有盡到責任。但是反覆批評,聯合國、世貿組織等都沒有任何改變。那麼特朗普就要繞過這些組織,獨自處理,他和歐盟達成框架協議,就是繞過了WTO的一對一行動,等於是架空了WTO。

下一步如果和日本也達成框架協議,美歐日零關稅大市場就將呼之欲出,那麼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繞開WTO而直接面對面。當出現這種局面的時候,WTO恐怕就不僅僅是被邊緣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