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印太戰略下,美國宣佈一系列亞洲投資舉措,並強調美國將幫助盟國不受到威脅或被大國主宰。專家認為,特朗普這一舉動,是在圍剿中共,恢復被中共破壞了的世界經濟秩序。而隨著全球經濟格局的調整,全球的產業鏈將發生新一輪轉移。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4日在新加坡出席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峰會部長級會議之際,承諾會為東南亞國家提供近3億美元(約23.4億港元)的安全基金,以配合美國促進印太區域安全的努力,「支援整個地區的防務合作。」

他進一步表示,新的安全援助將用以強化海上安全、發展人道援助與維和能力,並對抗「跨國威脅」。

蓬佩奧上周起赴東盟多國訪問,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尼,討論區域最重要的安全挑戰,包括南海衝突等,期間會見了包括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及多國外長。此次東南亞之行,定調為「自由和開放的印太」。

印太新戰略抗衡一帶一路

此前的7月30日,蓬佩奧在美國商會主持的印太企業論壇上,宣佈「印太戰略」系列投資計劃,包括向該區投資1.13億美元「首期」款項,發展數碼經濟、能源與基礎建設,並與日本和澳洲達成投資協議。

美國此一最新舉措,正值中共近年在南海擴大勢力範圍,以及借「一帶一路」向沿線國家擴張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影響力,越來越引發各國的警惕。

分析認為,美國印太戰略是特朗普政府應對中共一帶一路的野心的最新部署,改變中共滲透全球的現有格局。這從蓬佩奧7月30日的講話可見一斑。

納入印度 包圍中共

蓬佩奧強調,印太戰略是美國外交政策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們都希望所有國家都能維護其主權,免於受它國脅迫。我們希望和平解決領土和海上衝突。」

「美國所到之處,皆尋求合作,而非稱霸。我們信奉『戰略夥伴』,而不是『戰略依賴』。美國人民和全世界跟印太的和平繁榮息息相關。這是為甚麼它必須是自由和開放的。」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特朗普使用印太戰略,取代奧巴馬當年的「重返亞太」,目的是要應付所謂「中國崛起」的挑戰,即不只是從太平洋入手,而是將印度洋和太平洋整合一起做。

其重要性是加入了印度,因為印度對東南亞的影響是非常大的,不僅與中國同為文明古國的印度文化對東南亞印象深遠,同時印度擁有全球最多的人口,其市場增長的潛力,也比中國大。

旅美時政評論家胡平也分析,「印太」納入了印度、菲律賓等國,涵蓋區域更廣,「由此對中共形成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圈。還有就是針對中共搞一帶一路,很大一部份就是要通過印度洋區域。」

恢復被中共破壞的秩序

台灣中華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指,美國對印太的投資,意在讓這些國家跟中共保持距離,從新跟美國聯合起來,從而改變過去被中共破壞的經濟秩序。

他說:「這些自由世界的國家,他們的條約或聯合起來是一種合作的關係,不是美國要把它們吃掉,跟中共的那個東西是完全不一樣的,這個體現出來特朗普真是要改變過去被中共破壞的經濟秩序,恢復自由競爭。」

中共近五年來擲下數千億美元資金,向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提供鉅額投資與貸款,被批評名為發展基建,實為擴張中共影響力,同時令周邊國家墮入債務陷阱。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3月發佈的研究顯示,「一帶一路」的68 個國家之中,已有23 個陷入「債務困擾」的風險,當中更有8 個國家已因「一帶一路」的未來融資,而增加了陷入「主權債務」的風險。

特朗普重塑全球供應鏈 廠商離開中國

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下,海外生產商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鏈,向低成本的東南亞加速遷移。(Getty Images)
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下,海外生產商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鏈,向低成本的東南亞加速遷移。(Getty Images)

美國已經對34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關稅,上周三,特朗普再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考慮把2,000億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跨國製造商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鏈,向低成本的東南亞加速遷移。有分析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在重塑全球供應鏈。

上月底,三分之一產品由中國製造的美國玩具大廠孩之寶(Hasbro),行政總裁戈德納(Brian Goldner)表示將公司的玩具製造撤出中國,轉移至它處,以應對特朗普對華關稅,但未透露新生產地點。

此外,早前被中國吉利收購的瑞典富豪(Volvo)汽車為規避美國可能對中國進口車徵收關稅,也將其原本由中國生產的SUV「XC60」,改由歐洲生產出口。

另外,彭博本月初報道台灣多家電子廠都有意轉戰東南亞,包括為蘋果公司供應店員組件的台達電子公司,和生產Bose耳機的台灣美律實業,都分別表示已收購泰國公司和部份轉移到泰國生產。

在最近接受採訪的時候,特朗普前顧問班農說,白宮的民族主義政策最終尋求重塑全球供應鏈,以便更有利於美國製造業。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指,二戰以後,全球產業鏈曾發生三次轉移,包括1950-1955年,從美國轉移到日本;1965-1970年,從日本轉移到四小龍;1980-1985至今,從四小龍轉移到中國大陸,也令中國由貿易順差轉為逆差,甚至達到逆差3,000億。

美國全方面改變對華政策

石藏山指,今次貿易戰開打的原因,美國已經意識到,製造業太依賴於中國,所以調整全球經濟格局勢在必行。隨著貿易戰的深入,全球的產業鏈將發生新一輪轉移。「雖然大部份東南亞國家還是腳踩兩隻船,但當美、日、印的聯盟形成了,在東南亞發生的作用很大。印度有市場,美國有資金,日本有技術。到時候中國的真實經濟體量,和這種聯盟比起來差很遠。」他並指,這種改變已經在發生,比如現在到美國超級市場買東西已經發現,不再是單一的中國製造,包括斯里蘭卡等國的製造產品的比例在上升。

除了貿易戰加關稅、印太戰略外,美國8月1日還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全方位圍堵中共。石藏山再次強調,貿易戰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全面改變,即中美關係從合作對話改為對抗。美國不僅在貿易戰加關稅,從學術、外交、意識形態、科技合作等方面,對中國所有的政策都在做出改變。

美國總統特朗普昨日在社交媒體Twitter發文,稱對中國貨品實施關稅措施,效用遠高於預期。過去4個月中國股市下跌27%,而他們正與美國商討。特朗普的發文又稱,關稅政策已確實傷害中國經濟。

強化盟國安全  籲抵抗中共

「一帶一路」造成小國對中共的「戰略依賴」,亦被指危害當地主權以至國家安全。

去年12月,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對中共的債務,不得不將具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控制權移交給中共。

獲中共投資570億美元推動「中巴經濟走廊」等基建的巴基斯坦,成為了債務高風險最大的國家。巴國新政府日前向國際貨幣基金會(IMF)尋求高達120億美元的救助。

蓬佩奧在發表印太新戰略的講話中,重申擁有全球三分一人口、四個世界最大經濟體的印太地區的重要性,同時暗示會扭轉盟國主權受威脅的局面。

「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指:『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蓬佩奧說。「像我們很多亞洲盟友一樣,我們國家為爭取自由獨立,與一個既存的期待擴張的帝國進行了鬥爭,因此我們從沒有也絕不會在印太地區擁有主導權,而且我們反對任何這樣的國家,隨時準備加強夥伴的安全,幫助他們以確保人類尊嚴的方式發展他們的經濟和社會,幫助他們不受到威脅或者被大國主宰。」

中共主導 vs 市場主導

中共的「一帶一路」下由國家主導的基建項目連接亞洲、非洲和歐洲。不過因為中共不使用投資國的勞動力,同時在這些國家宣傳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備受指責。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研究顯示,中國在34個歐亞國家已出資建設的交通基建項目中,89%的承建商是中國企業,只有11%的承建商來自其它國家。意味著最大得益者始終是中國企業。

有分析指,一帶一路根本上是用來打造以中共為核心的國際生產及分工體系,一方面輸出中國的過剩產能與勞動力,緩解國內經濟放緩與失業上升的社會壓力;同時在海外攫取資源、進行生產,輸回中國市場服務需求,最終形成了「利益回流中國、債留地主國」的現象。

而特朗普的印太戰略的強調合作而非主導,同時鼓勵市場經濟。蓬佩奧說,政府的投資是對印太區域的承諾,但真正的資金必須靠私營企業。他說:「這將反映美國在高標準、透明度和堅持法治上的價值觀。」

吳惠林認為,如今各國已看清中共投資背後的政治目的實為擴張,吞併土地或港口。特朗普恢復對亞洲地區的關注和幫助,會有助於恢復這些國家抵制中共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