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退出體壇後,我的身體每況愈下,但醫學無法解釋,經常早上起來脖子動不了,就那樣耷拉著。媽媽為此抱著我哭,『孩子你才二十幾歲,就像五六十歲的人,未來的人生該怎麼過啊,你如果有個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我和媽媽在痛苦中煎熬著。」2017年5月13日,在南韓汝矣島漢江公園裏,黃曉敏對媒體說。

黃曉敏曾是位叱吒風雲的世界泳壇明星,1986年,年僅17歲時就在漢城亞運會上榮獲女子100米蛙泳金牌,遂為亞洲女子蛙泳第一人;1988年,奪得一枚奧運會蛙泳銀牌;1986至1990年奪得三枚亞運會蛙泳金牌,先後共摘11枚世界盃游泳系列賽金牌。享有中國游泳界「五朵金花」中的大姐大以及「女蛙王」的美稱。1994年,退役;次年,去南韓留學。

2017年5月13日,南韓汝矣島漢江公園裏春光旖旎,南韓法輪功學員在那裏歡慶第18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及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

「513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來參加這個盛會。很多人看到的是我在世界游壇上輝煌的成績,卻不知我身體也徹底垮下來。」黃曉敏低沉地說。

「我真的感謝我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師父不僅告訴我『真、善、忍』法輪大法的法理,還幫我清理了生不如死的疾患,才令我今天能這麼充實幸福地生活著。那種感恩,真的用任何語言也難以表達。」她激動地哽咽著說。

 

2017年5月13日,黃曉敏參加歡慶活動。(明慧網)
2017年5月13日,黃曉敏參加歡慶活動。(明慧網)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1992年5月13日,第一次由李洪志大師在中國長春傳出後,成千上萬的人修煉法輪功後,頑疾不治而癒,道德提升,身心受益。法輪功教導人們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行事。

自2000年,每年的5月13日被譽為「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歡慶這個神聖的日子。

痛苦經歷

2008年7月,德國ARD電視公司拍攝了一部《中國高潮》(High in Middle Kingdom)的紀錄片,其中揭示了中國國家游泳隊施用禁藥的歷史。製片人採訪了當時正在南韓擔任教練的黃曉敏,她證實了中國國家隊在1980年代有系統地使用藥品。

「我們被有規律間隔地給藥」,她告訴短片製作人。「通常都是在我們宿舍的一個房間內執行。我沒有辦法每天服用,因為副作用太強。」她說,施禁藥後她的健康出現了很多問題。

黃曉敏於1970年4月出生在一個東北鶴城的工人家庭裏。10歲那年,她在上體育課時被教練選中了去學游泳;12歲時,被選入國家集訓隊。

之後,她每天要泡在水裏游泳7、8個小時,完成15,000米或更多的游泳訓練。年復一年,每天超負荷量的機械式的訓練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那種苦是常人想像不到的」,在拿到獎牌前的8年時間裏,她都是這樣過來的。

前奧運名將黃曉敏檔案照。
前奧運名將黃曉敏檔案照。

然而,輝煌的事業背後帶給她的是不盡的心酸和苦難。

訓練中經常出現關節及肌肉的拉傷、肌肉勞損及關節錯位;她是游蛙泳的,隨之帶來的是嚴重的腰椎盤突出症狀;由於身體的過度疲勞,難以及時恢復,她的心臟也出現了問題,時常心慌異常。如果正巧面臨大賽的話,她就得靠藥物強制治療,以便參賽。

更可怕的是中共為了在國際上撈取金牌、為臉上帖光,逼迫運動員「為國爭光」服用違禁藥品,這無疑嚴重摧殘了運動員的身心。

「我也用過那種藥物,服用了那些藥物後,我的肌肉反應非常強烈,使我沒辦法正常訓練。」「服藥不只是在比賽前用,而是在訓練過程中就有一系列的安排。」

一位前中國體操隊醫生曾向澳洲媒體披露,80年代和90年代,中國運動員使用違禁藥物是中共的政策,官方冠之為「科學訓練」。特別是在80年代幾乎無一個運動員能倖免,違者會遭來批評,甚至處分。

1994年,黃曉敏的心臟和腰部狀況已經不允許她再進行訓練。23歲的她被迫提前退役,之後也一直被病魔纏身。

每次腰痛病發作時,要躺在床上半個月左右;仰臥時間長了、累了,卻無力翻身側躺,得父母搬頭搬腳地幫忙;經常是6、7點起床後,到8、9點鐘脖子還直不起來,那是全身癱瘓的預兆;長期低燒,心臟偷停,心慌使她無法入睡。

她四處奔波,求醫問藥,卻查不出病因。腰部、心臟功能檢查後,顯示一切正常,現代醫學對她一籌莫展。

媽媽日日絕望地抱著女兒哭泣,那時女兒已無異於一個活死人。黃曉敏絕望至極,想到過死。
人生轉折

1999年的一天,鄰居阿姨看到黃曉敏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就對她說:「曉敏,你趕緊煉法輪功吧,只有法輪功能救了你!」

那時黃曉敏早已感到生不如死,聽了阿姨的話,就像找到了一把救命的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黃曉敏曾是國家隊的,知道法輪功當時歸國家體委領導,他們的體委主任伍紹祖曾給過法輪功肯定的評價,當時法輪功在中國家喻戶曉,獲得好些褒獎。

之後,黃曉敏就跟著鄰居阿姨學煉法輪功的動作。煉到第七天時,當做到功法中的腹前抱輪動作時,她感到手上呼呼地往外冒涼氣。煉完後,她感覺身體相當輕鬆、舒服。

後來黃曉敏明白了,曾一年365天,天天泡在水裏,常年如此,體內充滿了寒氣、濕氣。手上冒涼氣是在把這些氣排出體外,使身體正常。

那以後,黃曉敏每天煉功,看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修煉不到半年,讓她備受折磨的頑疾竟然全部消失了。

「我如果不修煉法輪功,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黃曉敏熱淚盈眶地說。

「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讓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就是用盡了人類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大法師父的感恩!」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這本書讓黃曉敏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疑惑,即人為甚麼而活的問題。特別是,按照法輪功要求的「真、善、忍」做人後,她表示,原來自私自利的她變成了一個更多能為他人著想的人。「能得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幸運了!」她說。

黃曉敏在南韓定居後,在幾所大學裏當專任講師,教授游泳知識,還教一些孩子們學游泳。她用「真、善、忍」來教育孩子們,學生們的成績非常好,每次參加比賽都會拿到前三名,還經常拿到冠軍。

退出中共

「這麼好的功法卻在中國遭受迫害,那些法輪功學員都是在修心做好人,都是和我一樣善良的人啊」,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黃曉敏不解中共為何要迫害好人。

1988年,在她實現了中國游泳隊在奧運突破零紀錄之後,18歲的她被「黨組織」要求「火線入黨」。

黃曉敏當時只知道訓練和比賽,不知道也不關心共產黨到底是甚麼,也不想入甚麼黨。

「當時組織上讓我火線入黨的目的也許是為了搞宣傳吧,因為我出了成績,為國家爭得了榮譽,在他們看來,我的這些成績應該歸功於共產黨,應該是共產黨培養的結果。因此,我就這樣不明不白地『火線入黨』了。成了一名中共預備黨員。」

1989年,黃曉敏正在法國附近的一個地方參加國際比賽時,在那兒看到了「六四」學生請願的鏡頭,看到那些緊張、混亂、可怕的場面,當時她真的產生了不敢回國的念頭。

比賽結束回國後,看到學生請願的地方,殘存著部份被燒焦的痕跡,「聽到的是共產黨講的『平息爆亂』、『沒死一個學生』等宣傳。針對『六·四』事件,當時也搞不明白到底是海外宣傳的是真的,還是共產黨宣傳的是真的。也就在那時,我稀里糊塗地正式加入了共產黨。」

雖然入了黨,但黃曉敏對共產黨並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直到2001年,她看了中央電視台報道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後,感到非常震驚。海外各大媒體紛紛報道了此事件。沒多久,聯合國教育發展組織發表了一份聲明:天安門自焚事件是中國政府一手導演的。

「當我詳細看了自焚事件的全部慢鏡頭播放後才明白,原來共產黨竟然用這種殺人害命的方式迫害法輪功,欺騙老百姓,它還有甚麼壞事做不出來呢!」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五人自焚,中共謊稱是法輪功學員所為,在全世界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海外媒體和機構揭示央視刻意播放的錄像露出許多破綻,所謂的「自焚」事件原來是構陷和抹黑法輪功的陰謀。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了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第一次全面、系統的揭示了中共的真實歷史,使其邪惡、謊言、殘暴得以全面曝光。

黃曉敏看後,才恍然大悟,真正看清了共產黨本性。繼而,對自己曾是共產黨的一員深感恥辱。

「雖然我已經十多年沒有和黨組織有聯繫,並且沒有交過黨費,實際上算是自動退黨。但我感覺還是應該明確的嚴正聲明一下,從自己內心徹底全面地清除共產黨的毒素,退出這個邪惡的政黨。」

2004年12月12日,黃曉敏毅然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以實名正式發表了聲明,公開退出中國共產黨。

她的舉動在海內外引起了極大的反響,她的退黨聲明在中國大陸傳開了。

一次,她的親人到南方出差,就有人問起關於她退黨的事。據一位體育界的知名人士透露,她修煉法輪功及其發表退黨聲明的事情在整個游泳界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黃曉敏退黨不久,在國內的家人就遭到了威脅。中共派來的人揚言:「共產黨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她也別想回國,她的親人也別想出國探親⋯⋯她寄回家的包裹也被「提前打開」。

開始時,黃曉敏出於擔心家人遭來進一步的迫害而沒敢曝光中共的行經,可中共變本加厲、得寸進尺對她和家人進行干擾,讓她感到憤怒,於是下決心將這一切公諸於世。

《九評共產黨》以來,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波瀾壯闊。截至2018年6月,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三退」的人數超過三億。

反對迫害

黃曉敏通過親身經歷見證了法輪功的偉大、神奇,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她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反對中共迫害的路上。

2005年4月10日,在韓國首都華人區加里峰,義工們為了幫助中國遊客做「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而建立一個退黨服務站,這天時任韓國國家隊教練的黃曉敏也專程趕來提供服務。

黃曉敏(左)在退黨服務站義務為大家服務。(大紀元)
黃曉敏(左)在退黨服務站義務為大家服務。(大紀元)

她邊發「九評共產黨」特刊,邊友好地給中國人解答問題。她的出現引起人們的好奇,有人提出諸如你是不是法輪功學員、你為什麼要退黨等問題,她送給對方一張特殊的名片。

名片正面下方有七個字:「生命需要真善忍」;背面寫著「曉敏心語」:「競技場上,我贏得了眾多的榮譽,然而,超強度的運動卻同時帶給了我滿身的傷病,並困擾了我八年之久無法治癒。當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一年內所有傷病全部消失。可以說,修煉法輪功使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也使我懂得了人與人之間要以真誠、善良、寬容相待⋯⋯」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在海外被曝光後,震驚了國際社會。為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2007年,「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簡稱「CIPFG」)在全球舉行巡迴傳遞人權聖火,呼籲國際社會拒絕讓象徵人類和平的奧運變成「血腥奧運(Bloody Harvest Games)」。

同年6月14日,該調查團的亞洲分團在韓國首都首爾舉行了記者招待會,公布旨在抗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權聖火全球巡迴傳遞活動」計劃。

黃曉敏積極支持這一活動,接受採訪時說:「作為一個中國人,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感到憤怒。如果中國人能夠知道中共在迫害一些無罪的人時,他們的心情也會和我一樣。」

黃曉敏接受採訪,說她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感動憤怒。(明慧網)
黃曉敏接受採訪,說她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感動憤怒。(明慧網)

同年7月2日,由該調查團發起的「人權聖火全球傳遞」活動,經過5大洲、35個國家150多個城市的傳遞之後,這天傳到了韓國首爾,各界人士向北京發出了「奧運會與反人類罪不能在中國同時發生」的呼聲。

當日下午3點,黃曉敏作為「人權聖火」的亞洲大使,高舉火炬,跑步來到聖火始發站——首爾蠶室綜合運動場,之後為期16天、跨越10大城市的韓國「人權聖火」傳遞活動,拉開了帷幕。

2007年7月2日下午3點,黃曉敏(左)手持火炬。(大紀元)
2007年7月2日下午3點,黃曉敏(左)手持火炬。(大紀元)

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在海外被曝光後,歐洲議會、美國、澳洲、加拿大、以色列、意大利、愛爾蘭等多國政府部門、機構相繼通過決議案,制止中共強摘器官的罪行。

歐洲議會於2012年12月12日通過了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罪行的決議。美國國會眾議院於2016年6月13日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

2012年4月25日,黃曉敏參加了韓國法輪大法學會在駐韓中國大使館、領館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進一步爆光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對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們現在仍在承受迫害,我感到心痛,希望法輪功學員們在中國也能自由修煉的那一天能儘快到來。每當想起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們所承受的迫害,就像自己也在受迫害一樣地心痛。」說著,黃曉敏的眼裡已含滿淚水。

黃曉敏在集會現場接受採訪。(明慧網)
黃曉敏在集會現場接受採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