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24天,北京終於作出回應:600億美元。

7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後,北京方面陷入沉寂;8月1日,美方宣佈考慮將關稅稅率提高到25%。

8月3日,中共財政部發佈新聞稿宣佈,將對美國推出規模600億美元的報復性關稅,但實施日期「將視美方行動而定」。

北京這次的回擊,很值得玩味。

北京貿易戰回擊 安內重於攘外

首先,北京的這一舉措,固然是要反擊美方準備拉高關稅,但或許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安內自保」。

自貿易戰開打以來,原先氣勢洶洶的北京官方變得異常低調,引來國內外、黨內外的諸多質疑。

因此,北京試圖藉由這次的600億,向國內民眾表明,當局確實在對美方做出「反擊」,並非坐困愁城,避免落入貿易敗戰之罪,並安撫國內的激進派與民族主義情緒;同時,當局也試圖藉此壓制來自中共黨內極左派、江派的批評聲浪,抑緩奪權之爭。

此外,北京出手回擊的另一個潛在目的,是為了回應美國參議院剛剛通過的新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

美國參議院8月1日通過「國防授權法案」,對中共採取比以往更為強硬的戰略,包括:禁止美國國防部長邀請中共參加環太平洋軍演;強化台灣的國防防衛能力、支持台灣取得防禦武器、建議推動美台聯合軍演;擴大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職權,加強對外國投資審查;加強電信安全審查,嚴格管制政府對中興通訊、華為的合約;以及限制國防部對孔子學院等中文項目提供資金等。

美方不但在軍事「硬實力」上對中共警戒防堵、予以孤立,並擴大防範中共通過企業投資併購、教育文化交流等「軟實力」來滲透美國,還加強對台灣提供國防支援。種種舉措,適足反映美國已將中共視為當前「最廣泛、最重大的威脅」,這也讓中共倍感壓力,如坐針氈。

貿易軍事外交 美國全方位施壓中共

加上人民幣最近大幅貶值,外界質疑北京可能有意放貶人民幣,藉以抵銷美國的10%關稅壓力,也因而讓特朗普考慮將關稅拉高到25%,讓關稅發揮效力,讓中共擔受壓力。

加上此前,中共特別鎖定美國農民進行關稅報復,讓向來重視農民生計的特朗普相當不滿;加上美國半導體公司高通(Qualcomm)也因為中共阻撓,被迫放棄收購荷蘭公司恩智浦(NXP),所以某種程度來說,特朗普也在運用高關稅對中共的報復行動做出回擊。

除了關稅與國防授權法外,近期特朗普政府陸續與歐盟達成零關稅自由貿易協議、推出「印太倡議」、與俄羅斯修補關係等,可以看出特朗普正在關稅、經濟、軍事、外交等領域,全方位加大力度對中共進行施壓與圍堵,希望迫使中方儘快回到談判桌,修正不公平的貿易手段與不道德的經濟發展模式。

「我們說過多次,不要關稅,不要關稅壁壘,不要政府補貼,我們想看到貿易改革,但中方並沒有做到。」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Larry Kudlow)回應中共的反擊,強調美方不會退縮。

特朗普屢留餘地 待北京重商公平貿易

《孫子兵法》云:「辭強而進驅者,退也。」

儘管中方對美方出手回擊,隔空叫陣,但雙方重啟談判的機率或許可能逐漸升高。

一來,這次中方勉強提出6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加上之前已經推出500億美元,總額已經達到1,100億美元;但去年美國出口中國的貿易總金額僅約1,300億美元,所以中方在貿易上已經快要無牌可打,彈糧將盡。

並且,人民幣持續大幅貶值,不但造成股匯市雙跌,外資撤退、資金外逃、經濟下滑、資產貶值,也為國內埋下物價上漲、人民購買力下滑的消費危機。長此以往,北京將難以迴避一場通貨膨脹風暴與失業潮,反而損失更鉅。

這次中方準備採取四種稅率級距來對600億美元商品徵稅,而非全部一律提高到25%,很可能也是考慮到高關稅對國內社會的衝擊,可能對中共政權帶來更大危機。

即使中方使用其它更具爭議性、更不道德的手法來回擊美方,勢必適得其反,反而更讓中共遭到國際孤立,讓美方大力回擊,更加重經濟危機。

二來,這次北京提出的600億何時實施,官方並未主動表明,而是根據美方的後續動作再行定奪,這也為北京和美國之間留下談判迴旋的空間。

而中共外交部長王毅3日在新加坡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後稱,美中在大方向上達成一致,「(中方)願意和美方通過談判來解決彼此關心的問題」。

三來,這次美國的《國防授權法》,原本國會想推翻特朗普對中興通訊放過一馬的決定,準備全面封殺中興;但最後在特朗普的堅持下,國會緩和了法規的約束力度,給中興、華為留下一條生路,手下留情。

畢竟,中興、華為雖然都涉嫌為中共竊密,但對特朗普這位企業家來說,這兩大企業背後還都牽涉到數以萬計的中國員工與家庭,也牽連著一個國家的經濟,必須謹慎以對。

這也反映出,特朗普並非要用貿易戰「置人於死地」,絕非要全面擊垮中國與中國人民,而是特意留有餘地,為美中再次談判種下善意、埋下伏筆。

一直將習近平視為朋友的特朗普,希望北京看見美方的善意,雙方儘速重談雙邊貿易,拋棄過去共產黨坑蒙拐騙的不正當經貿手段,一起找回公平的交易,走回貿易的正道,甚至進一步改革不當體制,才能讓彼此雙贏共生,讓美中兩國人民真正受益,而非你死我活、勝王敗寇——這也正是特朗普多年來經商談判之道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