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再升溫,特朗普政府研究對2,000億美元中國大陸產品加徵關稅,稅率從原本計劃的10%提升至 25%,預計最快9月實施;加上對44間中共軍工企業頒佈出口禁令,以及通過《國防授權法案》更加嚴厲地針對中共,並且市場仍預期美國今年會再加息兩次,都影響大市氣氛,觸發中港股市昨雙雙急跌,A股一度暴跌超過3%,港股跌近700點創今年新低。

恒指昨日再創今年新低,早段即失守28,000點關口,一度急跌762點,跌至27,578點,約10個月低位。最終收市報27,714點,下跌626點,主板成交金額1,072億港元。滬深股市則全日跌2%或以上,創業板指數更創3年半新低。

未來貿易戰走勢如何?香港如何自處?本報專訪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探討貿易戰的可能結局。

謝田:美國打到中共七寸

對於今次特朗普政府突然宣佈升級稅額,長期研究美國政經問題的謝田教授表示不奇怪。因為貿易戰開打後,中共一直沒有積極回應,而且不願作出讓步,而是試圖用拖字訣,讓美國暫緩加稅,所以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再加碼,「特朗普政府不打算給中共機會,只會步步緊逼,迫使中共作出讓步。」

貿易戰再升溫,中共官方卻罕有沉默,不是以往的所謂「奉陪到底」口吻。中共還有應對招數嗎?謝田說,特朗普這招,「打到中共七寸」,令中共動彈不得。因為中共沒有辦法回應,「彈藥不夠」。原本的拖字訣對特朗普的前任或許有用,但對於看穿中共手法的特朗普卻沒有作用。謝田預期除了加大關稅額度外,如果中共再不讓步,特朗普會進一步升級徵稅範圍,甚至擴大到所有入口的大陸產品徵稅。

另一方面,特朗普又在國內安撫好因貿易戰受損的商戶或農民,包括早前宣佈將向因貿易摩擦波及的農民提供120億美元補貼,包括直接向受影響的農民支付現金補助,並向其收購水果、牛肉和奶製品。特朗普近日又稱,美國農民抵得住貿易戰帶來的影響,讚揚他們是愛國者。

特朗普的貿易戰策略,也得到越來越多國內的支持。美國國會參議院周三(8月1日)投票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獲得歷史上鮮有的兩黨強烈支持。該法案加強了制裁中共的行動,包括加強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外國投資的權力,收緊了美國對中資交易的國家安全審查等。國會議員表示,該法案對中共的態度比歷史上任何一次都更嚴厲。國會兩黨對抗中共的運動正在醞釀之中。

迫中共改變經濟結構

不少評論把當前的中美貿易爭端,看成是純粹的貿易或赤字問題。中共也一直希望透過多購買美國產品等小恩小惠,讓特朗普放棄加稅。但謝田強調,特朗普一直在強調貿易戰目的是要改變不公平的貿易格局,要求中共調整貿易結構,其中一個重點要打擊中共掌控的國有企業。

美國商務部8月1日宣佈,基於國家安全,即日起將44家中資實體企業(8個實體以及36個下屬機構)列入美國出口管制清單,禁止美國供應商向這些機構或企業出口美國技術或產品。受此影響,相關A股上市軍工公司股票昨全部下跌,甚至有一家跌停。

「凡添加入此清單的實體,是已被美國政府確認存在違反美國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行為的機構。」公告中說。

謝田預期,未來美方對中共企業會進一步收緊。除了華為、中興、軍工企業,預期中共所有國企,包括空氣、能源等方面的企業,都會受到影響。

麻省理工(MIT)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也曾著文表示,中美貿易爭端的實質是制度衝突,解決制度衝突唯一的辦法就是大陸要加速市場化的改革和建立健全法制。文章認為,「那就等於要放棄黨對企業、對司法、對法律的領導了。對於把黨領導一切視為執政唯一要義的政權來說,實施這『唯一辦法』不是等於要它的命嗎?」

貿易戰的兩種結局

貿易戰下一步會如何發展,謝田分析有兩種結局。

第一個有四成可能性。即美國步步緊逼後,中共讓步認輸,因為少賺錢總比不賺錢好。但帶來的後果是,「中共在中國人民面前大失面子」,「大國形象破滅」,最終導致中國人民拋棄它。

第二種有六成可能性。即中共和美國撕破臉,斷絕與美國的貿易往來,「把13億人民拖下水,同歸於盡,走回閉關鎖國的道路。」

謝田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這次北戴河會議討論的重點,不是如何回應美國貿易戰,而是討論如何回歸計劃經濟,以便保護中共體制,讓中共繼續統治。

但謝田強調,中共誤算了一點,因為中國大陸民眾已不是20、30年前的中國人民,現今老百姓反共、反迫害浪潮越來越強大,比如近期3,700萬卡車司機維權罷工,5,700萬退伍軍人公開抗議,中共官方都不敢鎮壓。因為這些老兵也是現任軍人的領導、同事或朋友等,而且他們懂用兵,中共不敢動手。「現在全民反迫害、反共浪潮高漲,中共要閉關鎖國,老百姓絕對不答應,最終迫使中共政權解體。」他相信未來新的政府肯定要比較開放、自由和民主,肯定改變中國的經濟結構,「這樣貿易戰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香港如何自處  專家教路

中美貿易戰全面開打,香港夾在其中也受到波及。謝田認為,香港必然受到貿易戰的拖累,主要是因為香港太依賴大陸。一方面,中共全方位滲透香港,從經濟、政治到民生,甚至人口政策等方方面面,都可以看到中共的影子;另一方面,香港對人民幣市場依賴太重,甚至香港一些官員都多次出口術,想改變聯繫匯率,轉向和人民幣掛勾。

謝田稱貿易戰對香港的影響,不僅僅在於港資企業遷離大陸潮,更危險在於香港金融市場,因為香港對人民幣依賴太大,很多金融產品都和人民幣掛勾,「實際美國在摧毀中共經濟體制時,連帶會把人民幣體制也要摧毀。」換句話說,一旦人民幣急速下跌,香港勢必被拖累。 

那香港如何自處呢?謝田認為,香港應該走回自由港的老路,多發展其它國家市場,以及外匯市場,而不是一味「北望神州」,聽命於中共。香港要抵制和拒絕中共的滲透,確保「一國兩制」不走樣,自然就有好的未來。

他預期未來香港財富也會洗牌,比如一些與中共走得近的「紅色商人」,靠大陸轉口貿易賺錢,現在就因貿易戰而自嚐惡果。

全球圍堵中共  料催生「經濟北約」

除了美國外,德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及意大利等國都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中資在當地投資或收購。

英國政府早前發表政策,防止外國投資者購入國家安全敏感的英國資產,當局更表明是針對大陸投資者。

德國政府去年亦通過新的《外來投資法》,內閣本周三首次動用該法案提出否決中資企業收購德國金屬加工機械廠商萊菲爾德金屬旋壓機製造公司。據悉,該公司生產對核能產業相當重要的產品。

歐洲議會今年五月通過的加強監察外國投資議案,同樣是針對中資在歐洲的併購活動。

對於全球圍堵中共的態勢如何發展,謝田曾著文表示,這場貿易戰的後續,很可能會導致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瓦解,並進而催生一個「經濟北約」(Economic NATO)。

文章說,日前在中、歐峰會之前,中共竭力勸說歐盟跟中共發表聯合聲明,譴責特朗普的貿易政策,甚至直接利益誘惑。但中共打錯了算盤,碰了一鼻子灰,歐盟官員當場拒絕與北京結盟。歐盟一位外交官表示,中共對美國的所作所為,也同樣對歐盟做過,「我們幾乎同意美國對中國(中共)所有的憤怒!」

文章分析,如果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中、美對峙加劇,中共會再度試圖籠絡歐洲、聯合歐洲抗擊美國。美國最好的策略,是在北約的軍事聯盟的基礎上,加快籌組「經濟北約」,以瓦解中共的分化、收買拉攏,國際統戰的陰謀難以得逞。如果說,「軍事北約」導致了前蘇聯這個龐大的共產主義政權的徹底瓦解,「經濟北約」也註定會導致中共這個全球最大、最後的主要共產主義政權的全面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