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12月出生,湖南桃江人,早年一直在湖南官場

2004年4月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

2008年10月,出任國家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

2012年10月,升任新聞出版總署黨組書記、副署長

2015年1月,升任中宣部副部長、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

                   國務院新聞辦主任
2018年7月25日國新辦主任蔣建國被免職
 

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共文宣系統關於習近平的報道頻出狀況。敏感時刻,國新辦主任蔣建國被免職。消息稱,蔣被免或因宣傳部門過度吹噓中國崛起引發貿易戰,這一戰略錯誤,必須有人負責;習當局將整頓中宣部,習近平親信徐麟和莊榮文將分別接管大外宣和網信辦。 蔣建國是江派湖南幫要員,並被曝是劉雲山組建的「反習小聯盟」成員,曾主導整肅《炎黃春秋》雜誌,並涉入新疆無界新聞網「倒習公開信」事件。外界關注,蔣建國被免職,或步前中宣部副部長魯煒落馬後塵。

國新辦主任蔣建國被免職

7月25日,中國政務網發佈國務院任免國家工作人員通知顯示,有2人被任命新職,4人被免去職務。其中,蔣建國被免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職務,僅剩中宣部副部長一職。

北京宣佈蔣建國卸任,沒有給出原因,也沒有任命繼任者。7月26日,港媒報道引述分析認為,蔣被免或因宣傳部門過度吹噓中國崛起,這一戰略錯誤,必須有人負責。

蔣建國被指是劉雲山下台前組建的「反習小聯盟」成員,其主要人員包括有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中共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等人。

疑涉倒習案 蔣建國或步魯煒落馬後塵

早在2016年,就有傳蔣建國面臨下台的消息,稱蔣在不少事件上犯忌。

港媒2014年報道,《炎黃春秋》被整肅,是時任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黨組書記、副局長蔣建國一手操辦的。

報道說,蔣建國在湖南益陽、湘潭、邵陽前後出任縣委、地委、市委書記或市長十多年,後任省委宣傳部長4年,2008年才上京城任職新聞出版總署,在北京文化圈新聞圈出版圈,他被視為「工農型幹部」,學問不高,但絕對聽上面的話。不過,他得到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會長許嘉璐的積極配合,許嘉璐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多年來始終對《炎黃春秋》的「敢言」不滿。在他倆運作下,將《炎黃春秋》變更主管部門的方案上報文化部。

蔣建國將《炎黃春秋》的處置方案上報給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劉奇葆,最後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在宣傳思想領導小組會上拍板。中南海領導人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並不知情。京城政壇有輿論更點明:此際,總書記習近平正在中亞南亞訪問,這是背著習李王的一次突然襲擊。

蔣提出「電視認罪」做法

2016年3月10日,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上,12國代表發言,譴責中共實行的種種侵犯人權的行徑,其中包括「電視認罪」、「未審先判」等等。據稱,此種上電視認罪做法就是蔣建國提出的。

蔣建國還被指涉2年前新疆無界新聞網「倒習公開信」事件。據悉,當局視此事件為「頭號政治大案」,懷疑背後有政治圖謀,與某些政治勢力有關。

2016年3月4日,由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財訊傳媒和阿里巴巴三方打造的中國網絡媒體無界新聞,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引起軒然大波。當時適逢中共兩會,據消息人士說,北京當局懷疑公開信後面有政治勢力操控,「可能幕後是一個巨大陰謀」。

據報,無界傳媒的執行總裁歐陽洪亮,是中宣部主管新聞口的副部長蔣建國的親信。蔣建國與落馬的前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都是北京「湖南幫」的成員,兩人在湖南有交集;周本順是周永康擔任政法委書記時的秘書長。

去年中共十九大上,原是中共十八屆中央委員的蔣建國,落選中央委員,而排他後面的中宣部副部長徐麟卻當選中央委員。當時,外界再次傳出蔣的仕途不妙。

中宣部副部長魯煒也是先被免網信辦主任實權,然後落馬。外界關注,蔣建國或步魯煒落馬後塵。

傳習親信接管大外宣和網信辦

7月27日,有消息稱,北京當局將改組宣傳和互聯網部門的領導,希望能改善中國對外展示的國際形象,尤其當前美國政府和澳洲政府都已經對中國的一舉一動嚴加防範。

據稱,這次針對宣傳口和互聯網部門的改組,意在「處理及善後飽受貪腐影響的網絡宣傳和審查制度」,而之前已被查的魯煒被北京冠以「暴君」和「無恥」等譴責的標籤。

消息人士披露,曾經與習近平在上海共事的徐麟,很可能會出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門負責國際宣傳的領導。徐很有可能會取代蔣建國去執掌中共的大外宣系統。

消息還披露,現任中宣部副部長、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署長的莊榮文有可能取代徐麟出任中央網信辦的主任。

現年57歲的莊榮文,曾長期在福建省任職,曾任福建省計劃委員會副主任,福建省發展改革委員會副主任,福建省科技廳副廳長、廳長等職,而習近平1985年至2002年也一直在福建任職。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任後,莊榮文先後升任國僑辦副主任、網信辦副主任、宣傳部副部長兼新聞出版署署長。

上海政法學院國際事務與公共管理系副教授陳道銀對港媒分析稱:中共過去的宣傳工作,誇張了中國作為超級強國的形象,結果造成了反效果,這是一種「戰略上的錯誤」,而這個形象在美國開啟貿易戰之後失色不少,需要有人對此負責,所以這個系統的人事改組勢所難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