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職員周四(8月2日)聽到一條令人驚訝的消息:他們的公司在研究一款用於中國市場的審查版搜索引擎。該項目對所有人保密,除了少數團隊人員和高管。這條消息引發激烈的內部辯論。

然而此舉對谷歌人而言,又不是完全令人驚訝。

彭博社報道說,谷歌新總裁皮查伊(Sundar Pichai)自從2015年上任以來毫不掩飾他將谷歌帶回中國的願望。谷歌創始人布林和佩奇在2010年出於對中共審查的擔憂,將搜索引擎撤出中國。

在2010年,布林告訴《華爾街日報》,中共的審查政策和監控具有跟蘇聯專制主義一樣的特徵。布林出生在蘇聯。

但是在皮查伊的領導下,谷歌投資中國公司,會晤中共領導人,把在中國發展人工智能技術作為重點。但是將搜索引擎帶回中國將是皮查伊迄今最大膽的舉動。

谷歌創始人佩奇和布林最初建立谷歌的宗旨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使用」。他們認為中共對於谷歌捍衛開放互聯網的立場是一個威脅。但是皮查伊相反,認為中國是工程人才的溫床和誘人的市場。

皮查伊新的領導風格和發展策略並不總是獲得員工的認同。在審查版中國搜索引擎的消息爆出後數小時,一些員工私下批評該計劃。

一名曾經看到代號蜻蜓的搜索引擎的谷歌員工告訴彭博社,人們信任谷歌,才在其平台上分享真實信息。但是審查版搜索引擎背叛了這種信任。

彭博社從谷歌內部通訊中看到,一名谷歌僱員本來參與蜻蜓項目,但是出於道德擔憂,他換了崗位。一名公司副總裁要求員工對項目細節保密,以防洩漏給公眾。

一名在中國的員工哀嘆他們在中國無法使用谷歌服務。「作為一名中國公民,為一家我父母和親戚無法訪問的公司工作,令人沮喪。」他在內部留言板上寫道。

一名員工在內部留言板上引用谷歌口號說:「用戶第一。」但是他又加上註釋說:「中國用戶除外,因為我們不同意你們的政府。」

谷歌曾經在2006至2010年在中國提供審查版本的搜索引擎,但是受到美國政治家的批評。比如在2006年2月舉行的國會聽證會上,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成員稱谷歌為「中共政府的職能機構」,並指責其參與審查制度的行為「令人憎惡」,「嚴重損害了『不作惡』政策」。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說,「事實上,它已成為邪惡的幫兇。」

在批評聲中,2010年3月,谷歌停止審查搜索結果,結果遭到中共屏蔽,於2010年撤出中國。該公司闡述離開中國的理由包括:中共政府限制言論自由,屏蔽網站,黑客攻擊谷歌系統,並宣佈不再繼續接受審查。布林說他希望將搜索平台撤出中國的決定將有助於形成「更開放的互聯網」。

谷歌的義舉受到政治家和人權活動人士的讚揚。

但是最近幾個月,谷歌試圖重回中國市場。它去年12月份在北京啟動了人工智能研究實驗室,在1月份啟動了移動文件管理應用程式,上個月啟動了人工智能塗鴉遊戲。

根據彭博社報道,谷歌除了為中國市場開發審查版搜索引擎,還在開發一款新聞整合應用程式,它將遵守中共的審查法律。

大紀元網友針對谷歌欲回中國的消息評論說:「谷歌的道德開始淪喪,它退出中國時說不作惡,現在是配合中共作惡。」

另外一名網友評論說:「谷歌如果屈從了匪共,那麼進到中國市場也爭不過百度。而且,共匪會一直找你的麻煩,天天要求你更新違禁詞彙和屏蔽刪除某些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