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大豆進口和石油化工業務的中國民營企業山東晨曦集團日前申請破產,據了解,山東晨曦集團創立於1994年,靠農用大棚薄膜業務起家,公司擁有原油進口資質,是中國13家民營原油進口商,2014年其銷售額曾達到769億元。同時,該公司也是中國最大的大豆進口商,大豆進口量佔中國總進 口量的10%。由於受中共收緊貨幣政策影響,該公司的資金周轉陷入惡化,而中、美貿易戰提高關稅後,這更成為壓垮該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

7月20日,有當地人就得知晨曦集團破產的消息。當地法院發佈消息稱,受理了晨曦集團提交的破產申請。據法律檔顯示,山東晨曦集團以其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為由,申請破產重整。由於晨曦集團作為中國大豆進口商而廣為人知,很多人認為它的破產直接原因是受中、美貿易戰的影響。

更具諷刺意義的是,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經常稱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徵關稅將直接打擊美國農民,進而打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票倉,中共將成為大豆關稅戰的最後贏家。不料,現在美國種植大豆的豆農並沒有倒下,中共扶持的大豆進口商卻搶先宣佈破產重組了。難道這就是「奉陪到底」的最後結果?說好的「讓美國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去哪兒了?

為了應對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各種不利影響,避免大規模企業倒閉潮的出現,7月31日,中共召開了中央政治局會議,這次會議有個奇怪的安排,把「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與「紀律處分條例」放在一起。中共稱此會議精神在於突出「六穩」,即「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但「六穩」卻硬要與「紀律處分條例」綁在一起,可見「六穩」實質就是「六不穩」,更是中共在貿易戰中稱「奉陪到底」的「六慌」。為了防止黨內少數人趁「六慌」奪權,北京借紀律條例來敲打黨內官員也在情理之中。

中共為甚麼現在這個時刻來強調「六穩」呢?外界從中國最大的大豆進口企業——山東晨曦集團破產可以看出來端倪。中國與晨曦集團相似的企業還很多,它們都嚴重依賴對外貿易,並有很大的企業負債(槓桿)。在正常情況下,這些企業都靠著微薄的利潤來償還銀行貸款利息,以維持企業的正常營運,一旦中共把貨幣收緊或因外貿摩擦關稅提升,這些企業的利潤將驟降,入不敷出的窘態就會迫使它們紛紛破產倒閉。

為避免更多企業出現象晨曦集團的破產倒閉,所以中共提出了「六穩」。而六穩的核心就是穩就業,如果就業穩不住,將導致連鎖反應,加速中共經濟的徹底崩盤,屆時中共就真掛了。可見,中共提出的「六穩」其實質就是中共對貿易戰奉陪到底後的「六慌」。

就在中共提出「六穩」後,外媒披露,美國總統特朗普計劃對2,000億美元中共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稅率,由10%大幅提高至25%,有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此次大幅提高關稅是對中共近期操縱人民幣貶值以對沖美國加稅10%行為的回應。這能有效的遏制中共通過操縱人民幣貶值來抵消美國加稅對中共出口企業的影響。

若中共堅持把人民幣匯率貶值25%左右,這無疑是一個危險的舉動,過快的貶值將誘發中共匯率市場崩盤,並且會遭致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進而使得中共經濟更雪上加霜。

受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的影響,廣東及香港的製造業者正計劃「南進」,將生產基地移往越南及其他東南亞低生產成本國家。他們擔心美、中貿易戰全面開打,影響了自己的生意。日前廣東童裝業者、香港中小型企業總商會主席巢國明表示,「我們不認為貿易戰只是短期危機。我們必須分析哪些亞洲國家對我們的客戶有利,以抵銷中國的風險」。可見,中共的奉陪到底對其治下的企業產生了諸多消極影響。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也表示,目前電子類產品的生產基地已經開始從中共國轉往東南亞,但貿易情勢緊張正促使業者重視檢視供應鏈。受貿易戰影響,美國的企業也相繼取消了中共國的訂單,很多美國公司正在研究多種應對方法,包括將供應鏈移往越南或其它東南亞國家。這對中共「穩就業」而言將是沉重的打擊。

7月25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諮詢委員會副主任杜萬華發表了題為「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我國破產審判工作」的文章,文章直言:「中、美貿易戰已經進一步升級。事態會如何發展,發展到甚麼程度,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美國對在華企業輸入美國的產品按照600億、2,000億、5,000億美元的規模遞次徵收高額關稅,將有不少在華企業會陸續陷入破產困境……對貿易戰可能導致的企業破產,人民法院應當及早進行研判,以防不測。」

可見,中共在貿易戰中這樣一直奉陪下去,是越來越多的企業破產倒閉,失業潮將不期而至,屆時因貿易戰失業的人都將反對中共的邪惡,中共邪黨也將踏上蘇共的解體之路,為這場「奉陪到底」的貿易戰買單。

其實,中美貿易戰進行到現在這一階段,對中共而言無疑是兵敗如山倒,中共還有多少本錢可以同美國「奉陪到底」?!受貿易戰影響,中共的匯率市場今年貶值近10%,股市指數重挫24%,十多萬億市值蒸發,很多外貿型企業舉步維艱。而美國匯率市場穩定,股市堅挺,失業人數創2000年以來的新低。

更令中共惶恐的是,原本指望拉攏同樣遭美國加徵鋼鋁稅的歐盟一起反擊美國,然而一夜之間,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就達成了雙方停止貿易糾紛的和解聲明,並同意進一步商談降低關稅直指零。中共又多了一個自由貿易的敵人,這令中共極為恐慌。

與此同時,美國貿易代表萊蒂澤表示,美國打算在8月底之前,啟動與日本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專家分析,如果美、歐、日聯手建立自由貿易區,將導致全球的貿易規則和貿易秩序發生根本性改變。這將對高舉「自由貿易」大旗,試圖建立「抗美統一戰線」的中共產生深遠影響。可中共現在才發現自己有被拒於世界主要貿易體系之外的危險,這令中共極為恐慌。

讓中共更恐慌的是中共大豆進口企業因中共的「奉陪到底」而破產,若屆時大批中共企業因中共奉陪到底而破產,中共就不只是現在的「六慌」,屆時飢餓的中國人將徹底解體中共邪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