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配合」北京,Google似乎在考慮向中共低頭,但在「討好」中共方面,Facebook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朱克伯格似乎走得「更遠」,但他多年的努力,似乎換來的只有中共一個接一個的「羞辱」。美國傳媒人、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資深研究員Isaac StoneFish星期二撰文呼籲朱克伯格放棄他不切實際的「中國夢」。

他在文章中列舉了朱克伯格討好中共的種種「尷尬」場景,比如在2014年12月,中共互聯網沙皇魯煒訪問時在自己的案頭放上一本《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比如2016年3月,發佈自己在北京霧霾中晨跑經過天安門的照片。

但朱克伯格換來的是甚麼呢?魯煒2014年10月說:「我沒有說Facebook不能進入中國,但我也沒有說可以」——值得一提的是魯煒已經成為「巨貪」落馬。文章說,中共對朱克伯格「戲耍」的最新一例是Facebook在中國杭州一個「創新中心」的註冊許可剛剛公佈就被撤回。

作者說,為了避免更多的羞辱,朱克伯格應該放棄進入中國的努力。儘管中國有龐大的網民,也有廣大的市場——中國公司在被中共封鎖的Facebook上大打廣告以向全球的客戶賣產品,但進入中國的代價遠高於利益,因為這意味著Facebook必須過濾內容,在中國存儲數據,以及給北京某種程度上獲取所有Facebook帳戶信息的權力。

文章表示,這對於今年以來深陷濫用用戶隱私醜聞的Facebook將是一個巨大的公關災難。問題還不僅如此,和「需要黨的批准才能不進監獄」的馬化騰相比,無論朱克伯格如何向北京示好,「黨」一定會更加信任馬化騰和他的微信。

文章最後說,現在世界上有兩個主要的互聯網模式,崇尚言論和思想自由的美國模式以及政府控制一切的中國模式,而Facebook只能選擇成為其中的一種,這裏沒有「中間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