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召開了政治局會議,首度提出經濟方面六個「穩」。資深評論員唐靖遠接受大紀元專訪,解讀背後釋放重要信息:北京政權遭遇的嚴重經濟危機已經引發了政治危機,整個經濟決策的方向可能有一個非常大的變化和扭轉。

據中共官媒新華社報道,7月31日,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釋放出下半年中國經濟六大信號,包括「穩」字當頭、補足短板、防範金融風險、破解難題,深化改革激發經濟活力、遏制漲價,解決好房地產問題、穩定就業等。

會議強調,面對外部環境變化,下半年要做好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六穩」涵蓋中國經濟所有嚴重危機

唐靖遠表示,這次政治局會議「六穩」釋放的訊號主要是兩個層面。

「第一個層面,我們知道中共黨文化語言體系有一個特點,往往它都是反過來說的,就是它在強調甚麼東西的時候,往往就說明它這幾方面出了很大的問題。所以他現在強調就業、金融、外資、外貿等六個『穩』,幾乎涵蓋了當前整個中國經濟體系出現最嚴重危機的所有方面。」

他認為,從中反映出中國大陸現在的經濟最關鍵的幾大問題,而就業、金融、外貿、投資等這些都是中共幾十年來所謂經濟改革開放以後取得發展,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動力,但現在這幾大塊出現了不穩、出現了危機。

唐靖遠表示,這些危機毫無疑問跟現在的中美貿易戰有直接關係,也就是說跟中美關係的惡化、跟美國現在對中共的定位有關。以前美國對中共的定位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雖然中間也有爭吵、也有競爭,但是整體上他覺得你是一個可以合作的夥伴,「但是現在特朗普已經把中共定位成為一個競爭和對立的關係」。

他認為,這也導致了中共在幾大層面出現經濟危機,「這個穩是在經濟層面一種超級維穩的思路,其實已經客觀上承認經濟危機已經引發了政治危機。」

經濟危機引發政治危機

他將這種政治危機再細分,認為可能涉及民間及中共高層這兩個層面。唐靖遠說,他首先第一大問題是「穩就業」,很可能經濟危機已經在民間引發一些社會動盪,帶來民生的問題。比如失業潮、工廠的倒閉潮。近日有「中國大豆之王」美譽的企業已經破產。

他強調,這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很多跟外貿、跟美國貿易相關密切的企業,可能現在都面臨嚴峻的困難。」

「政治危機的另外一個層面,就是前段時間出現很多流言,說中共統治階層內部,甚至最高層都出現了危機,出現對最高當權者一些做法、路線的質疑等等。」

他認為,至少習近平已經意識到了這種政治危機,所以這次不但重點談經濟維穩,也提到黨內紀律處分條列,「他可能下一步要在黨內以政治維穩作為他最主要依靠的工具,有些人可能要被黨內條例處理掉。」

他舉例,習外訪的期間,一名紅二代被指妄議中央,破壞政治規矩,被中紀委處理。「其實這很可能也是冰山一角,拋出來的一個殺雞儆猴。通過這種手段,他對黨內蠢蠢欲動的、想反對他的一些勢力進行警告。」

他強調,這客觀上的確說明習近平在經濟和政治兩個層面都已遇到了嚴重危機。

中共經濟工作重心由外轉向內

「第二大層面」,他認為,習刻意強調六個穩,「反映出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他的經濟工作的重心很可能已經由外轉向內。」

他說,之前他的整個經濟工作重點是向外的,比如發展「一帶一路」,再有跟美國打貿易戰等等,但這一次會議體現出六個穩,幾乎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對內了。

「對內這種經濟維穩,來穩住自己的基本盤、穩住根據地,表現出習近平整個經濟決策的方向,可能有一個非常大的變化和扭轉。」

他進一步分析,對外在一帶一路方面,官方的數字明顯出現降溫跡象,同時在中美貿易戰上,很可能在不長時間內,「北京高層開始尋求跟美國達成妥協和讓步。」唐靖遠表示,對外北京已經沒有甚麼牌可打,沒有太多的措施可以採用了。

有海外的親共媒體稱,在中國一場悄悄的革命正在上演,唐靖遠認為,現在還不能下結論,「但是至少有這種跡象顯示出來,可以說北京是在一種被動的情況下、內外交困的壓力之下,它再不改可能真的是要出大問題、出大亂子這樣一種背景之下,逼著他必須這樣走。」

他說,如果北京政權只是嘴上說說,並沒有實際的動作,美國的貿易戰給其的壓力是不會減輕的,形勢只會越來越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