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米八七的個頭兒,腰板總是挺得筆直,更讓他顯得偉岸挺拔,即使站在人潮中也絕不會被淹沒。當他穿上飛行服,威風凜凜,氣宇軒昂。

登上飛機前,他手扶飛機階梯的手柄,臉上滿是沉著與自信的神情。馬上要進行下一次飛行任務了,他的同事抓住這一瞬間,給他拍了張照片留念。

他,張國良,曾是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的飛行員,那時才20多歲。

二十幾歲時的張國良在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擔任飛行員。(張國良提供)
二十幾歲時的張國良在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擔任飛行員。(張國良提供)

「天上掉餡餅」般幸運

「小時候,我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當飛行員。」張國良說。

在中國社會,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自由追逐自己的夢想。而對一個農村孩子來說,當飛行員這樣的夢想簡直一如登天。張國良回憶道:「當年在鄉下,我覺得長大後,能有一個穩定的工作,固定的收入,就已經很好了。」

直到現在,張國良還覺得好像「天上掉下餡餅」似的。通過體檢之後,他一路順利。1993年進入中國民航飛行學院學習;接著又順理成章地進入南方航空廣州飛行部工作。

鄉下的孩子手頭都很拮据。但航空公司補貼了絕大部份的學費和食雜費,對張國良來說,這是非常豐厚的待遇。不僅如此,他還不用像其他學生那樣擔心找工作,因為在進入大學前他就知道自己將來會去南航工作了。

飛行員的職業,稱其為「打工貴族」毫不為過,他們的薪資非常優渥。雖比不上企業老闆,但張國良說,「當其他大企業的白領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的時候,我們的月收入基本可以拿到6,000元左右。如果飛行多一點的話,甚至可以達到1萬元左右,而且體檢和醫療費用全都由公司支付。」

那會兒張國良總是覺得,和同齡人相比,自己是很幸運的。

人生轉折

原本以為人生會繼續順遂,然而天有不測風雲。

從人生巔峰跌至谷底也不過如此————在年輕氣盛的追夢之年,張國良從一名人人羨慕的飛行員,淪落為辦公室的雜工、洗衣廠的洗衣工,甚至還鋃鐺入獄,心中的苦澀恐怕大多數人都難以想像。

這要追溯到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全面迫害,一時間黑雲壓城。

對於在法輪功中修煉了3年零7個月的張國良來說,他不曾想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竟成了中共迫害他的藉口。接踵而至的變故讓他措手不及,幾乎將他逼到絕路。

江澤民集團為了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而成立610辦公室,遍佈全國各地。這個機構凌駕於憲法和任何法律之上,無論公檢法機關還是各企事業單位,都得配合。

張國良就是廣州當地610辦公室關注的對象。

公司主管政治的一名上級領導沒收了他的飛行員駕照,他被停飛了。

不能飛了,可610的人不讓他的單位放他走,想繼續對他實施監控,以阻止他向人們講述法輪功遭受中共打壓的真相。要知道,中共治下的一言堂媒體宣傳,普通百姓只能看到對法輪功的污衊和誹謗,甚至法輪功的書籍都被銷毀了。誰想要自己去了解法輪功是甚麼,真是很難。

與此同時,張國良的腦海中不時冒出一些想法,「我能否生活下去?會不會坐牢?會不會被殺害?」這些念頭糾纏著他,讓他感到鬱悶。

那時,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和壓抑的政治氛圍下,張國良說,他「看不到未來」。

逆境中的堅持

張國良前前後後大概有6年半的時間被關押迫害。那可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華」。

沒被關押的時候,他在辦公室當雜工,在洗衣廠當洗衣工。而同時,他還面對著監管部門的監視和隔三差五的騷擾,以及中共敏感時間就可能面臨的軟禁和關押。

第一次被關,是在一家旅館的房間裏,約一個月時間,一舉一動都遭到監視。而這,只是張國良的噩夢的開始。

2000年12月2日,因為身上帶有「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張國良被非法拘留,隨後警察把他關進看守所四個月,然後又將他送到廣東花都勞教所勞教。

在看守所,一日兩餐,每餐只有零星菜葉和不到三兩的飯,他每天都餓得精神恍惚,還要做手工勞動;潮濕骯髒的被子讓他全身長瘡、流膿水,身體爛得可怕;監獄醫院拒絕治療他滿身的爛瘡,任其惡化,因他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他身體虛弱,出現各種病態;後來他被送到勞教所,想煉功鍛鍊,卻因此被銬在樹上……

這期間,每天都度日如年。

終於等到非法勞教期滿,張國良等來的並不是自由————原單位把他軟禁在廣州北部花都的一個居住區的部隊營房,每天被三名保安形影不離地看管著。

張國良卻沒有因此變得消沉,而是繼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向周圍的人傳遞法輪功真相資料。

信仰的力量

為甚麼能夠堅持下去?張國良說:「明白了人生真諦後,就會堅持修煉下去。」

1995年12月,張國良正讀大學三年級,經同學介紹首次「拜讀」了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我記得當時自己開卷一讀,便對這本書愛不釋手,一口氣讀完後,就覺得這功法太好了,不但能對身體健康有益,還解開了我在人生中的種種謎團,我發現修煉是提升生命境界層次的最好辦法。」

張國良說,通過提升自己,「我對人生充滿了希望,我對生活、工作都變得非常積極和正面,努力使自己各方面都能接近或做到『真、善、忍』。」

在南方航空公司工作期間,張國良的自律眾人皆知。連公司領導都知道,他從不往家裏拿飛機上的飲料、毛巾等機供品。這在當時是極為罕見的。

縱然生活變得漂泊不定、動盪不安,也都沒有動搖過他對信念的堅持。

跟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一樣,即使面臨再度被迫害的風險,張國良仍堅持自己出錢打印真相資料、刻錄光盤,免費送給那些他能接觸到的有緣人,因為他真心想告訴他們法輪功是甚麼,遭受了怎樣的迫害。

歷經被中共迫害之苦,他仍會挺直了腰板兒,不改初衷,「我們在社會上做好人,不斷提升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做好人嘛,也不能因為種種困難和共產黨的威脅而放棄。」

再陷囹圄

後來,張國良又在講真相時被非法抓捕兩次,分別於2002年和2004年身陷囹圄,經歷了記憶中最黑暗的日子。2002年那次被綁架到廣州臭名昭著的黃埔洗腦班後,他方才知道甚麼是生不如死。

除了張國良,那裏同時還關押了幾十位法輪功修煉者,是傳言中迫害最嚴重的地方之一。

白天,他們被迫觀看洗腦班規定的洗腦書籍和錄影帶,每天都必須寫數千字的感想體會,如果達不到所謂的思想「標準」,或表露出對洗腦班的不滿,就成了被折磨的對象。

夜晚,管教常常酷刑虐待法輪功學員,折磨他們。張國良經常可以聽到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痛苦的嘶喊聲,頓時恐懼感在漆黑的夜裏從四周洶湧襲來,讓他每晚夜不能寐,備受煎熬。到了第二天,他就會看到某位法輪功學員的臉上、身上驟增了怵目驚心的纍纍傷痕。

而張國良自己,因為寫的體會不符合洗腦班的轉化標準,也遭受到酷刑。

兩個洗腦班的打手曾強迫他以半蹲姿勢罰站,並對他拳打腳踢。在白天的精神折磨和晚上的肉體折磨下,張國良處在崩潰的邊緣。

現在回想起來,張國良還心有餘悸。他說,這段經歷讓他「更加認識到中共手段的邪惡,好像文化大革命那套政治運動在重演。」

艱辛逃難路

由於具備飛行員的技能,張國良一直被中共當作「特殊人才」,受到重點監控。即使被冤判並被關押四年牢獄後,張國良遠走雲南謀生,迫害卻依舊如影隨形。他描述自己當時的處境時說,「(中共)將我掛在他們的黑名單裏,無論我走到哪裏,當地的警察和社區都會對我監控,讓我沒法過一個正常的生活。」

當張國良好不容易在雲南的一家公司找到工作,剛任職不久時,他戶籍所在地、廣州白雲區警察便追查到他的下落,將他抓了回去。他無奈,「恐怕在中國,沒有哪一個公司願意要一個天天被警察追找的員工,而且公司還要配合政府部門安排人手對這名員工進行監控。」

張國良感到自己難以在中國大陸生活下去,他的家人也同時背負著難以承受的精神壓力。於是,他萌生了一個念頭:離開中國。

但是這條路,也滿是崎嶇。

張國良難以像普通人一樣正常出海關。即使他嘗試去香港,也在關口被攔住,港澳通行證還給沒收了。當時,安檢人員打發他的理由是「自己想想」。

「我再傻也明白,我一定是被列上了黑名單。」他苦澀地說。

於是,他只好冒險,偷越邊境。

在朋友們的幫助下,張國良被藏在一輛汽車上,後來又通過水路,輾轉進入泰國。再後來,在聯合國難民署的幫助下,張國良申請了難民。

突然成了一個異國他鄉的難民,張國良感受到了背井離鄉的孤獨無助,飽嘗生活的困難。「由於沒有身份,我不能在泰國找工作。」他記得,他一度只能靠積蓄生活,還在國內的太太也省吃儉用,給他些資助。後來,他收到了難民署的救濟。就這樣東拼西湊,最後總算熬過了那段艱難的時光。

開啟新人生

終於和太太在泰國團聚,2013年6月,張國良一家四口來到了美國,開始一段新的人生之路。

張國良一家來到美國後開始新的生活。(張國良提供)
張國良一家來到美國後開始新的生活。(張國良提供)

被中共迫害那麼多年,13年都沒飛行過,張國良在美國基本是從零開始。經過大量的學習,克服了語言和技術的障礙,幾度排除了想放棄飛行的想法,他才最終走了過來,再度坐在了飛機駕駛艙的位置上。

在新的環境裏,張國良可以繼續放飛兒時的夢想了,他重新開始努力成為飛行員。如今,他已是美國州際航空公司一名成熟的機長。

如今的張國良是美國州際航空公司的機長。(張國良提供)
如今的張國良是美國州際航空公司的機長。(張國良提供)

張國良說:「能夠再次回來做自己原來的工作,心裏百感交集。美國的社會環境和中共統治下的社會有著鮮明的對比。」生活在西方的自由國度,反觀大陸,他感慨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非常荒謬的,而且和普世價值完全背離,採用的手段也是違法的、見不得光。」

現在,他7歲的女兒和10歲的兒子都是法輪功的小弟子了,兩個孩子在「真、善、忍」原則的指導下健康成長,讓他欣慰。同一片藍天,一家四口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也不忘繼續向人們講述法輪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活動上,總能看到他們一家四口高高矮矮的身影……

張國良一家四口一起參加法輪功活動。(張國良提供)
張國良一家四口一起參加法輪功活動。(張國良提供)

這天天氣晴朗,張國良又駕駛著飛機在天空飛翔。眼前,是那一排熟悉的儀表盤,抬頭望向機窗外,是駕駛員才能正面觀賞到的美麗天空。黎明的橘紅色太陽溫暖明亮,天地相接處有一道長長的橘粉色連線,彷彿在將陽光傳遞給地上的人們。張國良堅信,「邪不勝正,烏雲遮不住太陽,事實真相終究有大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