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陝蒙交界地帶的陝西榆林小壕兔鄉的地下水被污染造成的後果驚人:粟米地被煤礦排下來的井下水淹沒種不成新苗;羊發高燒,拉稀,得了尿結石,一群一群地死,人也得了怪病。

據新京報7月31日報道,村民們認為,是北面內蒙古境內的三家煤礦和一家油氣井污染了地下水,引發了上述問題。

種粟米、養羊是小壕兔鄉村民的主要經濟來源。

據村官趙大寶(化名)說,2007年起,中石化華北油氣分公司的氣井在小壕兔鄉的沙土地上立了起來。

最近的氣井離小壕兔村村民李濤(化名)的家僅有200多米。李濤2007年曾看到,挖氣井會挖出黑色的泥漿,氣味刺鼻。竣工後,施工隊花了300元從李濤家買沙子。沙子和泥漿攪拌,埋在他的家裏。

今年7月22日,新京報記者在李濤家看到,挖下約30厘米後,金色的沙子變成了黑灰色,泥塊板結。同來現場的趙大寶說,這就是填埋泥漿的地方。

氣井帶來的另一問題是,每隔幾個月,工作人員就要打開氣井閥門放氣,一種帶有刺鼻氣味的白色氣體從閥門裏噴出來,七八米高。夏天刮南風,劉虎的伙場在氣井北側約500米,位於下風口。氣體化成小水珠,粘在他家窗戶玻璃上。

劉虎說,大約在2007年,10天內,他家的87頭豬死了85頭,鄰居家的40隻羊死了30隻。而7年後李濤的二兒子和一個鄰居患上了尿毒症。

氣井之後,煤礦也來了。2011年到2014年間,中煤集團下屬的門克慶煤礦、母杜柴登煤礦以及山東能源淄博礦業集團下屬的巴彥高勒煤礦,先後在內蒙古境內的烏審旗興建投產。

2014年後,三家煤礦全部在小壕兔鄉旁落戶。也是從那時起,鄉里「怪事」迭出。這裏的井水不再透亮甘甜,而是發黃,泛著油花。水在鍋裏燒開後,鍋底變成濃稠刺鼻的黃泥湯。

特拉采當村村民王成飲水後時常胃疼。2014年,王成老伴的腿上得了皮膚病,奇癢難耐,久治無效。

村民們賴以生存的羊群也開始大規模死亡。2017年,王成家的100多隻羊死了20多隻,今年又死了20多隻。村民李光金家的120隻羊也死了將近20隻。各村死羊的症狀幾乎一模一樣,發高燒,拉稀,尿結石。「得病不到五個小時就死,村裏的獸醫看了看,說跟人得癌症一樣,沒法救。」李光金說。

直到2018年5月底,鄉里的污染問題才受到外界關注。經過對掌高兔村四戶村民家的飲用水進行採樣檢測,結果顯示水中鐵、錳含量均有不同程度超標,最大超標倍數4.2倍。

7月7日,榆陽區疾控中心通報顯示,該中心對小壕兔鄉6個村11份生活飲用水進行了水質檢測,其中10份不合格,不合格項目為鐵、錳等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