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本來想用大豆當武器打擊美國農戶,從而脅迫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摩擦中讓步,沒想到反而在國內引發金融問題,大陸龐大的大豆壓搾業正在為貿易戰付出高昂代價。曾經的山東首富、被稱為「大豆王」的邵仲毅已向當地法院聲請破產。

在美國7月對340億美元的大陸商品徵收進口關稅後,中共進行反制,其中包括對美國大豆徵收25%的關稅。中國是進口美國大豆最多的國家之一,因此大豆被中共視為攻擊特朗普票倉的重要武器。

特朗普總統不但沒有退縮,反而迅速拋出了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加徵關稅清單,之後更表示美國政府將考慮繼續把關稅加碼到5,000億美元。為了補償農民損失,美國農業部表示將對受關稅影響的農牧場主提供120億美元的支持。

中國大豆壓搾廠最大規模減產

中國大陸擁有全球最大的大豆壓搾業。大豆加工商的產品是食用油及用於動物飼料的豆粕。但是由於豬肉價格下跌導致飼料需求下降,壓搾廠生存艱難,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導致未來大豆價格上漲,成為壓倒大陸大豆加工商的最後一擊。

過去一年,中國東至山東,南至廣西,全國的壓搾廠處境掙扎,目前已至少有20家大豆壓搾廠減產或停產,形成多年來罕見的最大規模減產現象。

路透社引用據農業研究機構Cofeed的分析說,日產8萬多噸、佔中國逾20%壓搾能力的大陸壓搾廠最近幾周要麼暫時關閉,要麼進行了限產。

曾經的山東首富、中國「大豆王」破產

今年7月中旬,一份山東省日照市莒縣法院發佈的裁定書,曝光了山東晨曦集團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法院聲請破產重整。

幾年前這家公司風光無限,作為大陸最大的大豆進口民營企業之一,2012年晨曦集團共進口大豆551萬噸,約佔全國當年進口總量的十分之一。該公司的董事長和創始人邵仲毅曾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山東首富,身價190億。

這樣的大型民營企業為何迅速崩潰?《日本經濟新聞》的分析說,豆粕需求低迷導致業績惡化,此外由於中共當局收緊貨幣政策,該公司的資金周轉陷入惡化,再有就是當前的中美貿易戰,大豆的進口成本上漲,成為讓該公司倒下的最後一擊。

美國大豆壓搾業近乎歷史最高紀錄

因為中共阻擋美國大豆,卻讓美國業者享受到大量便宜大豆,這出乎意料地幫助美國壓搾業一片繁榮。美國中西部農業帶的大豆壓搾業者業績驕人,獲利逼近紀錄高位。

路透社報道,7月12日,按芝加哥期貨交易所價格計算的大豆壓搾利潤率達到每蒲式耳2.20美元,創紀錄第二高。「千載難逢啊。我們發大財了。」美國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豆產品交易員說。

四大糧商之一的Archer Daniels Midland(ADM),其旗下全球油籽壓搾業務規模達141億美元,其中約半數碼於北美地區,貿易商及分析師表示,大豆加工利潤強勁讓ADM收穫滿滿。

路透社報道,由於大豆出口國阿根廷發生旱災,亞洲和歐洲的更多生豬和家禽養殖戶都可能去購買美國的豆粕飼料。而中國的大陸壓搾企業也不得不去購買更貴的美國大豆,再加上大陸養豬業仍然疲弱,因此壓搾廠的前途看起來非常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