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18年歷史的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在周日(29日)晚上10時劃下句號。近幾年多了大媽大叔進駐,有街頭藝人不滿噪音及霸佔文化入侵,導致殺街惡果。並不滿當局不作為,反而一刀切處理,令公共空間越來越少。

旺角行人專用區因近幾年來,一批大媽大叔進駐,互鬥大聲,令附近居民備受噪音困擾,最終油尖旺區議會在建制派佔多數的情況下,以噪音為由,通過動議8月4日撤回行人專用區的使用權。

2000年落實旺角行人專用區,劇團「好戲量」2003年開始進駐,成為第一個在該處做街頭表演的藝術團體。創團藝術總監楊秉基昨日在港台節目中表示,周日晚上在現場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些粉絲開著手機閃光燈揮手,好像演唱會一樣。他形容周日最後一晚比年宵還熱鬧,很多遊客及一家大小前來拍照留念,他將最後時刻拍攝下來,其中運輸署外判人員拆去行人專區路牌時,也令他印象深刻:「沒有任何指示,他拿起牌就定在那裏約20多秒,給大家拍照。」

部份表演者不理他人感受

街頭藝人蘇春就周日晚上沒有到現場,他解釋因為自己一直不認同該處很吵雜的情況,所以早已決定不會再進駐,強調寧願該處推倒重來,有一個冷靜期給大家思考應怎麼做下去。他直言,早在2010年因在銅鑼灣表演被控阻街勝訴後,就預料旺角行人專用區會有這一天,「這個政府就會這樣處理。」因為自此很多人就知道《基本法》保障市民享有文學藝術創作自由權利,開始很多表演者進駐:「形成一種自私的心理,不理會其他街頭藝人。同時有霸佔的心態不願和人家分享空間,所以造成今日的惡果」。

楊秉基則對推倒重來的前景不樂觀,因以過往經驗沒有的東西不會再出現。他也談到早年表演者願意和不同人溝通對話,但近幾年則完全不同:「最不滿意是開擴音器開到很吵,而且是很多攤位都是如此。我們從以前就在該處表演,是否應不要讓人家反感,問他們能否調低音量呢?但完全不聽。」他形容一條街那麼多的擴音器,聲浪已勁過紅館。但他不滿一刀切的做法,因為現有的法律是可以處理噪音,「現在一做就一刀切,令公共空間越來越少,本身香港空間就少,再一刀切都沒有了,令我們更加難開拓不同的地方。」

除了噪音,楊也不滿近幾年的「霸佔文化」,他直言試過要早上8點去霸位,他又說一些表演團體背後是很有組織的:「哪些是負責霸位的,霸位的人多少錢一小時,還有負責推音響來的,也是一小時多少錢。然後表演者有多少打賞。」

盼日後重設行人專用區

蘇春就期待政府一段時間後重設行人專用區,並參考其它國家經驗規管街頭表演。另一名街頭表演者「一打人去賣藝」成員O’neal建議,由街頭藝人組成組織,需加入及遵守規則的藝人才可以表演。

另外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出席另一電台節目時認為,取消專用區是對當區居民的解放,又說該區的表演已演變成商演多於街頭表演。他建議政府在另外覓地點安置這些街頭藝人,並進行規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