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因涉嫌生產、銷售「劣藥罪」,長春長生生物公司(長春長生)董事長高俊芳等18人已被提請批准逮捕。但其後台能否被牽扯,引外界關注。

中共吉林長春新區公安發佈的消息說,7月23日以來,警方基本查明長春長生生產凍乾人用瘋狗症疫苗的涉嫌「違法犯罪事實」。

7月15日,長春長生因為生產約11.3萬人份的「凍乾人用瘋狗症疫苗」過程中,被發現存在記錄造假等行為,被官方下令停產。7月21日,長春長生又被發現用廢棄雞蛋製造疫苗。

7月24日,長春長生董事長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員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刑事拘留。

長生生物早在2017年10月就因為生產不合格的「百白破聯合疫苗」,被立案調查。但直到今年7月,長生生物才被處罰。

長春長生此前也曾多次捲入毒疫苗事件,如2016年爆發的「山東疫苗案」,就包括長春長生等9家公司;山東鄆城王海蘭的兒子2010年因打長春長生的流感疫苗後致殘……

長春長生的一名老職工7月24日向陸媒披露,當時高俊芳是長春長生財務處的一名會計,她之所以在所裏「平步青雲」,與時任長生所所長張嘉銘有直接關係。張高二人關係匪淺,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

老職工說,此次長春長生曝出問題疫苗事件,似乎也在其預料之中:「她(高俊芳)膽子太大,早晚出事。」

長春長生在銷售過程中,普遍存在官商勾結、賄賂相關官員等嚴重違法問題。據悉,長春長生只有25名銷售人員,2017年全年,該公司的銷售費用高達5.83億元。

高俊芳被曝是官員的「白手套」,長春長生被曝背後可能有國級官員的保護傘。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援引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的話說,根據慣例,疫苗業的掌舵人,都只是官員的「白手套」。並且這十多年來,長生被法院認定的涉行賄案就有近20件,但其依然可以平安無事,「這也只能是國家級層面的權力保護傘才能做到」。

長春長生還被曝在公司改制過程中,存在「國有資產流失」等問題。長春長生的前身是一家國有企業,十五年前,作為長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

2003年12月,長春高新決定受讓長生59.68%的股權,每股2.4元。時任長春高新的副董事長、長生董事長高俊芳受讓長春長生1,734萬股股權,佔總股本的34.68%。

但當時一家生物製藥有限公司表示,願意以每股3元的價格受讓長生生物的全部股權,但該公司仍沒有得到介入的機會。

2004年4月,高俊芳以2.7元/股順利從長春高新購入1,734萬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