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的內鬥是一種常態,自中共成立以來,從來就沒有停止過。內鬥的動機自然是為了爭奪權力和金錢。

對於中共整體而言,能夠坐住黨魁的位置,必須完成的一個最重要的也是首要的任務就是:保住中共高層幾大家族的財富和利益,以及高層掌權者集團成員的利益。這一點,只要中共體制存在,就永遠不會改變,習近平也不能例外。

中共的體制性腐敗,使得習近平當局的反腐無法從根本上解決中共的腐敗問題,最起碼,連江澤民家族的腐敗都無法撼動。

習近平上任之後,無論怎樣反腐,無論拿下再多的江派官員,但都沒有從根本上危及大部份高層家族的利益,很大程度上是一場財富在高層的轉移遊戲。因此,習近平自上任之後雖然危機不斷,但仍能夠走到現在。

但是,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特別是從今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戰,觸及到了中共高層既得利益集團的根本。中共由於對特朗普其人和政策的嚴重誤判,造成中共在應對貿易戰時進退失據,成全面潰敗之勢。特朗普對華的貿易政策,最終將會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貿易現狀,也將會極大衝擊中共高層家族的利益。從這個角度上來講,如果習近平不能保護中共內部既得利益集團的利益,那麼習將會成為中共利益集團的敵人和棄子,這也是近期以來,中南海陷入政變疑雲、習近平地位遭遇挑戰的原因之一。

中共在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之後,大部份中國人已經沒有了正統的信仰和傳統觀念,對於共產主義的歪理邪說,包括中共全體官員在內的中國人,也幾乎沒有一個人從內心真正相信。因此,權力利益,幾乎成為了中共官員在官場生存和努力的唯一動力。那麼,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經無法重聚人心,只能成為官員們飯桌上的笑談。

在黨內,習近平政敵環伺,中共高層利益集團知道,在中美貿易戰之後,他們將會失去攫取財富的通道,構成了讓習近平下台的充足理由;在國際上,國際形勢發生了劇變,特朗普聯手歐盟、日本,交好俄國,在經濟上和政治上對中共形成合圍之勢。北韓也發生變化,中共也正在此問題上被邊緣化。中共在國際上的空間越來越小,靠大撒幣的方式拉攏別國,效果甚微。所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從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來與習近平相比,兩人和兩國差異顯著。特朗普上任一年多,取得節節勝利,最新民調支持率達45%,美國股市大漲,失業率創新低,好事連連;習近平內外受敵,危機不斷,中國社會民怨沸騰,經濟遭重創,處於危機總爆發的前夜。原因簡單,特朗普正在順天而行。

其實,越來越多的人已經知道,中共政權的垮台已經成為定局,只是一個甚麼時間和甚麼方式的問題而已。

在中共的體制內,已經沒有任何解決中國社會危機的出路和辦法了,這就是習近平如今面對的最真實的世界和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