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4月中美貿易戰熱度升溫開始,人民幣至今已貶近8%。上周,美國總統特朗普及財政部長姆欽先後發聲指責中共操控貨幣,有專家認為,貿易戰已蔓延到貨幣戰。不過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當局讓人民幣貶值,並非特朗普就大陸產品徵收額外關稅措施的回應,而是大陸經濟放緩,導致當局需要採取寬鬆措施的結果。

人民幣自2015年8月11日一次性貶值2%,引起資金大幅度撤離、全球金融市場崩盤後,人民幣升貶已成為敏感的政經訊號,備受各界關注。中共當局為防止人民幣貶值帶來的金融風險,近兩年推行各種限制資金外流措施,令人民幣在過去兩年回穩。

年初至今已貶近8%

但從今年4月份中美貿易戰開始以來,人民幣兌美元4月2日中間價從6.2764一路跌至昨日(7月26日)的6.7662,人民幣貶值幅度達7.8%左右。尤其是6月貶值速度加快,單月狂瀉3.38%,創大陸匯改以來,單月最大跌幅的紀錄。

最近兩周,人民幣匯率一路急貶。從7月17日開始,離岸人民幣從6.70跌至6.84,6天時間連破14道關口。在岸價於3個月內貶值6.9%,並創下一年新低。

雖然央行人民銀行昨將中間價大幅高開近400點後,離岸及在岸人民幣同升破6.74關口,惟高位再現過山車行情回落,午後跌幅擴大,一度再迫近6.8關口。

人民幣迅貶 官方不護航

近期人民幣大跌,但中共當局沒有如外界預料般托市,引發外界揣測。

中共央行昨晨重申,考慮到臨近月底財政支出可對沖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影響,為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昨日不開展公開市場操作。

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表示,近來人民幣像「石頭一樣下落」,他本月20日在推特上批評,大陸、歐洲聯盟以及其它國家採取降低利率來操縱他們各自的貨幣。這一情況破壞了美國的競爭能力。

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同日警告中共,表示人民幣近期疲弱,美國財政部正密切關注人民幣受操控的跡象。此番言論再次引發美國或許將大陸指定為匯率操控國的猜測。

中共央行雖向「市場」喊話「人民幣無持續貶值基礎」,但無任何實際護盤行動。就在特朗普就人民幣貶值公開發表言論幾小時後,中共央行再次下調人民幣中間價。很多輿論認為,中共央行貶同等百分比的人民幣來對沖徵稅壓力。

台灣政治學者、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表示,美國與中共從貿易戰打到貨幣戰,由於中共現於全世界推行霸權的情況,所以美國不得不用各種手法阻礙中共擴權。他指,現已由貿易戰升級到政治上角力的層面。

不過,《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在貿易戰初始階段,中共確實透過人民幣貶值來應付美國加徵關稅,可是目前中共政府再無採取此策略,並引述一名有份參與決策過程的中共官員,指中方無意由貿易戰轉變成貨幣戰。

跌勢難阻 破七機會大

莊太量提醒港企留意匯兌風險,香港銀行如果借人民幣貸款給陸企還不起債,會受拖累。(大紀元資料圖片)
莊太量提醒港企留意匯兌風險,香港銀行如果借人民幣貸款給陸企還不起債,會受拖累。(大紀元資料圖片)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兼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向本報表示,貿易戰影響到大陸經濟,人民幣跌,但(中共)政府沒有阻止,相信人民幣跌破6.9關口後,破七機會很大,「除非貿易戰有很大的轉機,否則人民幣的跌勢還會持續。」

至於人民幣貶值是否中共應對貿易戰的武器,莊太量就認為和貿易戰的直接誘因關係不大。因為中共當局一直很擔憂人民幣貶值,令外匯儲備下降加快,「這是當局不想見到的」。他認為今次人民幣貶值非中共當局能夠阻止的,就像2015年811匯改人民幣大跌一樣,「不跌都不行,阻止不了」。

資金抽走  國企恐爆債務危機

利世民
利世民

財經專欄作家利世民向本報分析稱,人民幣非自由兌換貨幣,升貶是由國家當局控制的。雖然人民幣貶值有利出口,但他認為今次人民幣貶值並非純粹從貿易戰考慮,而是前景不明朗、經濟動盪之下,大量資金想從大陸抽走,而導致人民幣貶值。

他認為人民幣貶值有兩大影響,一是令拋售人民幣的代價加大;二是會加速更多人將手持的人民幣轉為美元或其它貨幣,進一步不利人民幣走勢。

人民幣貶值也對大陸經濟帶來進一步衝擊。利世民認為,當中受影響最大的大陸企業,比如很多借美元債的企業:內房、航空業等,將面臨債務違約風險。

今年7月5日,大陸出現一宗史上最大企業違約事件。煤炭板塊的唯一民營上市公司「永泰能源公司」欠下722億元巨債關閉,永泰股票被停牌。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去年底數據,大陸整體債務約人民幣210兆元,是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6倍。另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大陸違約金額已達去年全年的九成,距離2016年的違約金額207億元的歷史新高僅一步之遙。

黨媒稱「苦日子剛開始」

永泰能源欠巨債違約只是目前大陸經濟亂象冰山一角。除了永泰外,中共一度大力鼓吹的P2P借貸平台(網絡借貸)大規模崩潰。

據和訊網數據,截至7月11日累計有2,149家互聯網金融平台出問題,其中一半以上負責人「走佬」。

大陸經濟學家許小年最近在2018年浙商證券「鳳凰行動」論壇上撰寫了2萬字的演講稿,揭露大陸經濟亂象。

中共黨媒罕有轉發,並在標題上稱「苦日子剛剛開始」。

許小年表示,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宏觀政策全都失靈;不管是財政政策也罷,貨幣政策也罷,失去作用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中共體制下的所謂發展模式,不過是泡沫一樣的假相,註定不可能成功。中共體制單行道已走到盡頭,不換道,唯一的結局就是墜落懸崖。

本港找換店及保險生意大漲

Eric
Eric

人民幣匯價和市民生活息息相關。近期人民幣大貶,深水埗發達鳥找換店負責人Eric表示,近期查詢、問價的人多了兩、三成,「以前每天30至40個,現在70至80個,甚至100個」,買賣人民幣的需求也很大。換現鈔的從數百元到數萬元都有。

本報記者昨到深水埗一帶找換店觀察,發現匯率差價很大。有一家找換店表明,「暫無人民幣」,也就是人民幣缺貨,至於何時再有,時間未知。

Eric表示,雖然人民幣近期下跌,用人民幣換港幣的人理論上會多,但也有人持現金待沽。因為人民幣屬炒消息,市場反應很快。「我相信人民幣不會無止境跌,所以市場有大戶不願意放人民幣出來,待人民幣反彈再沽。」Eric表示,事實上人民幣現貨一直不夠,所以大量換現金的機會不大。另外,由於人民幣流出流入屬於敏感事項,因此他們一般不接匯款生意。

也有行內人士稱,本港找換店人民幣現鈔缺貨,可能和當局限制人民幣出境有關。根據國家貨幣出入境管理相關規定,每人每次攜帶進出境的人民幣現鈔限額為20,000元。

另外,資深保險從業員Thomas表示,因為近期人民幣貶值,多了兩、三成大陸客來港買保險,一為走資,二為資產配置,避開人民幣貶值的風險。

雖然中共當局為防走資,陸續收緊大陸客來港買保險的支付管道,但Thomas指,此舉只是杜絕非法走資,很多大陸人已用各種管道將資金搬到香港。他的客人一半是大陸客,而且買的額度普遍多過香港人。

香港保險業監理處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大陸人來港購買保險的新造保單保費額為301億港元,佔上半年個人業務的總新造保單保費的36.9%,並接近去年全年總和;此外今年第二季度大陸客購買量增至創紀錄的169億港元,同比大漲138%,同創歷史紀錄。

股市地產波動加大 

不過,人民幣貶值,有人歡喜有人憂。利世民稱,由於不少中資在港上市,人民幣貶值,經濟環境不明朗,除了令股市波動外,不排除有債務纏身的大陸企業老闆,要大量拋售手持的香港物業,令地產市場有下跌的風險。

莊太量則提醒港企留意匯兌風險,同時港銀或有借貸風險,「如果他們借人民幣貸款給大陸企業,如果還不起債,也會拖累香港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