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媒《人民法院報》星期三(7月25日)刊登評論文章說,隨著美國對中國企業出口到美國的更多產品徵收關稅,將有不少中國企業陸續破產,暗示私營企業很可能首當其衝。

文章作者是中共最高人民法院諮詢委員會副主任杜萬華,他寫道:「(中美貿易戰)事態會如何發展,發展到甚麼程度,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美國對在華企業輸入美國的產品按照600億、2,000億、5,000億美元的規模遞次徵收高額關稅,將有不少在華企業會陸續陷入破產困境。」

7月6日,中美之間互相對價值34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加徵25%的關稅,同時還有160億美元的商品清單擇日徵收關稅;10日,美國宣佈準備對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產商品加徵關稅;隨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已準備好對價值5,0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這相當於去年美國進口的中國商品總額。

中方仍堅稱奉陪,將進行針鋒相對的反報復措施,但至今未公開具體對策。另一方面,貿易爭端如何影響在華出口公司、以及對中國國內就業和經濟的影響,這些內容被中共當局禁止報道。

《華爾街日報》7月11日引述中共不具名官員的話說,當局已指示地方政府評估美國關稅對在華運營美企的影響。同時,也有兩名大陸國有媒體的消息人士表示,他們被指示不要提及貿易戰對中國公司的影響。新聞社的消息人士更是被直接指示,不要激起負面情緒或洩露中國進口商的「底牌」。

中共法院並不會直接受貿易爭端影響,但星期三的這篇署名評論文章在最高法院的報紙上發表,無疑在透露一個信息——中共當局開始擔憂貿易戰可能造成的社會經濟影響。

貿易戰或導致中企破產六個可能原因

杜萬華列舉了在貿易戰背景下導致中國企業破產的六個原因。

第一,產業鏈前端的原材料或零部件因高額關稅導致成本大幅度增加;

第二,因各種原因關鍵原材料或零部件被禁售;

第三,因國外反傾銷、反補貼高額關稅導致成本大幅上升;

第四,相關國家因貿易保護而突然關閉市場,導致產品銷售困難;

第五,因服務貿易中的技術禁運,導致產品難以進行生產;

第六,因為債務結構不合理出現債務危機。

同時,杜萬華說,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與去槓桿、去庫存、清理殭屍企業背景下的破產審判工作不同。因過去中共清理殭屍企業主要是針對國有企業,這讓外界質疑,受貿易戰影響的第一波破產企業會出現在私營領域。

杜萬華還提及,「在貿易戰背景下的破產企業,有不少是優質企業,甚至是很有前途的高科技企業」。外界認為,他所指的高科技企業貌似跟中興通訊可以對號入座。

中興因為違反美法規而被美國商務部祭出「出口禁令」,在付出停牌3個月、再次支付14億美元(10億美元的罰款和4億美元的保證金)的代價後復產,但其借貸的14億美元罰金如何償還及如何重新贏得國際社會的信任到現在都是問號。

外界認為,雖然這篇文章立足點在維護中共體制,但文章透露的諸多信息已顯示,中共當局懼怕中美貿易戰升級帶來的巨大經濟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