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管會本周一公佈2019年區議會選舉劃界建議,連同新增的21個議席,有128個選區重新劃界。此舉引起不同陣營人士的批評,有區議員指「魔鬼在細節」中,質疑當局有政治考慮,針對民主派選區。

根據選管會的建議,2019區議會選舉全港18個區議會共有452個選區,包括21個新增選區。有128個選區需重新劃界,以元朗最多(17個),其次為觀塘(12個)、深水埗(11個)和沙田(10個)。以香港750萬人口計,452選區平均每約近1,7000人,上下限25%。並考慮地區獨特性、地方聯繫及區域的自然特徵等等因素。

剛退出街工的葵青區議員黃潤達昨日出席電台節目,他認為今次區選重新劃界的安排針對民主派的情況比過往嚴重,在選管會建議中,有11個區的人口超過上限的25%,當中10個區屬於建制派,反觀民主派有不少區議員的選區,因為人口增長被一拆二或三甚至四:「選情會有所影響,包括要重新佈署。」

他以自己所屬葵涌邨南選區為例,原有11座樓宇,選管會建議把其中5座撥入葵興選區。黃直言影響很大,約三分之一的人口被劃走。他解釋,兩選區的距離看起來近,但實質相隔一個小山坡,居民需要經過一條百步梯才能到達,認為做法沒有考慮社區獨特性。黃潤達形容,是次選區劃界是「魔鬼在細節」,「某些民主派區議員,很重心的工作及很重要的票倉,因為今次變動也被劃走。」

區議員或難應付居民訴求

被喻為隱形民建聯的李月民是元朗嘉湖北選區的議員,他也對今次重新劃區有微言。他指今次元朗受到的影響最大,有17個選區重劃,「最重要你改動之後,社區的完整性被碎片化,令居民受到很大影響,但是有此需要性嗎?我看是沒有。」他以天水圍為例,是一個人口穩定的社區,嘉湖北和嘉湖南兩個選區的地理環境相差較遠,選民訴求不同,多年來都沒有改動,他形容選管會是次改動是「無厘頭」,令部份居民也認為當局有政治目的。

另外,離島區議員鄺官穩曾代表經民聯參選離島區長洲南選區,現報稱為獨立身份。今次選管會建議把長洲兩個議席合併,他指根據統計處數字指長洲人口約2.3萬至2.4萬,加上近年該區居民、樓宇皆有增長,質疑選管會2.1萬人的數字何來。今次將原本屬於長洲的議席合併到東涌,東涌選區人口將較基數超出四成,令該區的區議員或難以應付居民訴求。他難以理解選管會的做法,何不增加離島議席。他直言今次選管會的做法,導致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士都很憤怒。

選舉管理委員會就2019年區議會一般選舉選區分界和名稱諮詢公眾,諮詢期至下月21日。市民除了可郵寄、傳真或電郵的方式遞交書面意見,還可出席選管會在下月1日和3日分別在荔枝角社區會堂和沙田隆亨社區中心舉行的諮詢大會,表達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