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初,當美元指數盤旋到100以上之際,特朗普多次抨擊美元太強,不利美國企業出口。今年初,美元指數跌破90之後,特朗普改口轉挺強勢美元。如今,美元指數自低檔反彈逾7%、在95附近蓄勢上衝前夕,特朗普上周五(20日)又再度發表抨擊美元太強的論點。

從匯市的角度來看,特朗普總是選擇在美元指數波段高低價位時出手,其發言也立即引發了趨勢的轉向,特朗普對於匯價多空轉折的掌握之巧,堪稱年度最準的外匯分析師。上周五特朗普再度抨擊美元太強後,美元指數自一年高峰回落,下挫0.72%至94.48,創七月來最大單日跌幅。

特朗普這一次抨擊美元太強與去年初的時空背景有些不同。去年初,美元指數從80附近飆漲到103以上(升幅28%),多數企業抱怨美元太強侵蝕了財報的獲利,那時還沒有美中貿易戰的問題。

這次正值美中貿易戰即將驗收成果之際,人民幣兌美元出現了巨幅的貶值。人民幣匯率自3月的6.24宗算,到上周五一度貶破6.8,貶幅逼近9%,這個幅度已與特朗普針對中國進口的2,000億美元商品課徵的「10%關稅」相當接近。

試問,如果中共用匯率「落石般」貶值的方式,成功抵銷了貿易戰帶來的傷害,持續對美國進行不公平的貿易戰爭,精明的特朗普可能會坐視不理嗎?上周五特朗普的「美元太強論」拋出了一個重要訊息--美國希望壓低美元匯價,不讓貿易對手佔盡便宜。

如果按照前幾次匯市反映的邏輯,這次經過特朗普喊話後,美元指數不排除再度下探90以下,屆時人民幣絕無續貶的道理,否則美方很可能將中方貼上「匯率操縱」的標籤而進行制裁。

特朗普上周五還抨擊了美聯儲加息太多恐幫倒忙的看法,他在推特中直白地說:「美國不應該因為一直做得很好而被懲罰。(貨幣政策)緊縮正在傷害我們所做的一切……還債高峰迫近而我們卻還不斷加息,真的嗎?」

雖說美聯儲(FED)政策有其獨立性,歷任美國總統多採尊重專業的方式對待,但特朗普這次顯然不願放任官員們的「學者誤國」。儘管那些專家都說美國經濟強勁應該積極加息降溫,但特朗普卻看到了全世界只有美國在「傻傻地」加息,美元最後只能升勢更強,進而不斷削弱美國的出口競爭力,讓特朗普貿易戰的效果大打折扣,貿易對手持續佔美國的便宜,這就是特朗普推文上所說的--「美國做得很好卻被懲罰」。

此外,美聯儲官員們或許在加息的立場上過於「本位主義」,忽略了美國國債已高達21萬億美元,以及特朗普減稅預計未來將增加1.5萬億美元財政負擔的事實。

在這樣巨大的財政負擔下,美聯儲若執意持續加息,恐怕將成為拖累特朗普施政的「豬隊友」,不但讓美國政府財政惡化,最差情況是美股最終或因貨幣緊縮而出現閃崩,削弱了特朗普開打美中貿易戰的後盾。

特朗普上周五同時拋出希望美元不要太強和美國維持低利率的想法,說明特朗普的施政順位是先讓美中貿易戰的成果極大化,從而加速廠商對美國的投資,讓美國經濟步入良性的循環,待美國經濟和財政實力進一步壯大之後,才有能力考慮減債的問題,而加息讓景氣循環波動降低則被放在最後的順位。換言之,現階段太過鷹派的美聯儲,很可能打亂了特朗普的施政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