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朝的帝王不好當,紂王的父親帝乙留下一個夷亂未平的王朝,他王椅還未坐穩,異常的天象已經出現了,越到後來越嚴重。

《竹書紀年》記錄了這些:

五年,築南單之台,雨土於亳。──在位第五年,天降土雨,或者叫陰霾。

四十二年,有女子化為丈夫。 ──在位四十二年,有女人變成了男人。

四十三年,嶢山崩。──在位四十三年,嶢山地震。

四十八年夷羊見,二日並出。──紂王第四十八年,神獸夷羊現身,這一年還出現了兩個太陽同時掛在天空上的現象。

嶢山的地震,還伴著三川這條河的乾枯,竹書紀年沒有寫。但是歷史上比較有名,叫做「嶢山崩,三川涸」。

帝辛的行為也失常,甚至把叔叔比干也殺了。圖為比干畫像。(公有領域)
帝辛的行為也失常,甚至把叔叔比干也殺了。圖為比干畫像。(公有領域)

帝辛的行為也失常,甚至把叔叔比干也殺了。五百多年後的孔子視他為「一竅不通」。孔子說:「如果帝辛的竅通的話,比干就不會死了。」

帝辛竅不通的事,最典型的應該是對祖伊的反應,《尚書》裏有記載,《史記》裏也有引述。

有個人叫祖伊,先祖為奚仲,他的祖先仲虺,是成湯的大臣,他的先輩還有祖己,是武丁的大臣,還寫過一篇《高宗肜日》勸諫武丁行仁政的那一位。他自己呢,是帝辛的大臣。

周武王滅掉了黎國,他很著急,因為黎國是商的重要諸侯國,也是商朝西邊的守護者。

祖伊奔跑著去找帝辛,帝辛倒是一點也不急。

祖伊說:「天子啊,上天不久要終止我們的國運了。能感通天命的人用大龜來占卜,始終卜不出吉兆。這不是先王不佑助我們後輩,而是大王遊樂嬉戲,因此斷送國運,所以上天拋棄了我們。大王你使每個人不能安心吃飯,又不考慮和了解天意,不遵循常法。現在我們的臣民無不希望殷商滅亡,說:『上天為甚麼不降下懲罰?』看來天的佑護不會再來了。現在大王打算怎麼辦呢?」 

帝辛說:「啊!我不是生來就從上天那裏承受大命的嗎?」祖伊道:「啊!您的錯很多已經陳列在天上了,還能祈求上天的福佑嗎?您這樣的所作所為,商族能不被周族消滅嗎!」

祖伊無功而返,回去後對人說:「帝辛沒辦法勸諫了。」

令人忍俊不禁的帝辛,真的被堵住竅了一樣。還算好,他沒有把祖伊殺掉。

堵「竅」很好用的,是美酒。

商紂王畫像(公有領域)
商紂王畫像(公有領域)

紂王喝酒,和臣子也一起喝,韓非子在《說林》裏記了一件君臣盡歡的事:「紂為長夜之飲,歡以失日,問其左右,盡不知也。使人問箕子。」有一次紂王喝得酩酊大醉,想不起日期,就問身邊的大臣,大臣也都不知道。怎麼辦?派人去問箕子。箕子和比干是同時期的老臣,也是紂王的親戚,見這群人沒有清醒的,便也推說不知道。

周族的貴族孟,把商人酗酒的事情刻上了他的禮器「大盂鼎」,這個鼎出土於清朝,上面赫然有「我聞殷述命,隹殷邊侯甸,雩殷正百,辟率肄於酉,古喪追祀」。──我聽說殷朝喪失了上天所賜予的大命,是因為殷朝從遠方諸侯到朝廷內的大小官員,都經常酗酒,所以喪失了天下。

周朝成立初期,周公就頒佈禁酒令《酒誥》,以彬彬有禮著名的周公竟說:「厥或誥曰:『群飲。』汝勿佚。盡執拘以歸於周,予其殺。又惟殷之迪諸臣惟工,乃湎於酒,勿庸殺之,姑惟教之。有斯明享,乃不用我教辭,惟我一人弗恤弗蠲,乃事時同於殺。」──「假若有人報告說:『有人群聚飲酒。』你不要放縱他們,要全部逮捕起來送到周京,我將殺掉他們。殷商的臣官酣樂於酒,先不用殺,暫且教育他們。若這樣明顯地勸戒,還有人不遵從我的教令,我不會憐惜赦免,同群聚飲酒者一樣,要殺。」

喝酒實在是商朝人的傳統,武丁時代的甲骨文裏,就有大臣因喝酒身體不適的記錄。商朝末年,連空氣中都彌漫著酒香。「腥聞在上」──酒食的腥羶之氣在天上都聞到了。

可以想見,堵住「竅」的不只是商紂王,是一大批。

不可思議的事也有發生,祭神的犧牲物,有人將其攘竊而去;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如此大罪,罪人並不被逮捕懲治。

伴隨著的,還有商朝的上層社會大出逃:

《史記‧周本紀》:太師疵、少師彊抱其樂器而奔周。──太師疵、少師彊,懷抱祭祀用的樂器逃到周地。

《史記‧周本紀》:伯夷、叔齊在孤竹,聞西伯善養老,盍往歸之。──伯夷、叔齊在孤竹國,聽說西伯善待、敬重老人,一起去歸附他。

《史記‧周本紀》: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歸之。──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等一班大臣都去歸附他。

《呂氏春秋》殷內史向摯見紂之愈亂迷惑也,於是載其圖法,出亡之周。──殷商的內史向摯,看到紂王越來越淫亂昏惑,於是用車載著殷商法典出逃投奔周。

紂王的哥哥微子,是隱居到了自己的封地,帶走了代表家族的祭器。

◎紂王之過

紂王出名的,是他的耽於享樂和昏庸,《史記‧殷本紀》是這樣記載的:「他喜歡酒、淫靡的音樂,迷戀女人。尤其寵愛妲己,唯妲己的話是從。於是,他要樂師涓作新的用於享樂的曲子、華麗誇張的舞蹈。他加重賦稅,用來充實鹿台的錢財和鉅橋儲存的糧食。他多方收集狗馬和奇玩,將這些充滿了宮廷。他擴建沙丘和花園樓台,捕獲很多飛禽走獸養在裏面。他侮慢先祖和神靈。他整日在沙丘玩樂,在池裏灌滿酒,把肉掛得像林子,叫男女脫光衣服相互追逐,通宵飲酒取樂。」
當時,百姓對紂王惱怒怨恨,諸侯也有背叛的,紂王因此加重刑罰,發明了炮烙之法。

「炮烙」之刑有兩種說法,一是在銅柱上塗滿油,用炭火燒燙,令犯人赤足在銅柱上走;另一種也是燒燙銅柱,令犯人在柱上爬行。兩種都是必定難在銅柱上停留的,滑下去便跌到火炭裏燒死。

西伯昌、九侯、鄂侯是紂王時期的「三公」。史料所限,三公的職權無從得知,可以看得出的是,這三公都是諸侯國君長,是高爵尊的諸侯,是商朝的大臣,也擁有自己的國家。

九侯把女兒嫁給了紂王,因為這個女孩不喜歡淫樂,紂王就把她殺了,順帶把九侯也殺了。殺了還不算,把他「醢」了──剁成肉醬。

鄂侯為此與紂王爭論,態度強硬,言詞激烈,紂把鄂侯「脯」了──做成肉脯。

紂王將西伯姬昌關在羑里。圖為西伯姬昌彩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紂王將西伯姬昌關在羑里。圖為西伯姬昌彩像,明人繪。(公有領域)

西伯姬昌,也是後來的周文王,暗自為此嘆氣,紂王的近臣崇侯虎把這事報告給紂王,紂王把西伯囚禁起來,關在羑里。羑里是紂王的監獄,離紂王的住處不遠。

西伯在羑里期間,咽下兒子的肉做成的肉羹,完成了曠世之作《周易》;他的屬下在外面多方營救他,尋覓到美麗的女人、奇異的玩物、善跑的良馬等等,拿去獻給紂,七年後,紂釋放了西伯。西伯出獄後,將所屬的一片土地獻給紂王,用以申請廢除炮烙。紂王同意了他的請求,又賜王家的弓箭大斧給西伯,以表示從此以後西伯的地位更高,可以自行出兵征伐其它諸侯國。

對紂王最早的控訴來自西伯姬昌的兒子周武王,最原始也最直接,至今還留存於世,在收錄文誥的《尚書》裏,篇名是《牧誓》。

征伐紂王之前的誓師,武王說:「今商王受惟婦言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夫卿土。俾暴虐於百姓,以姦宄於商邑。」──如今商王一味聽信婦人的話,昏聵地棄祭祀於不顧,昏聵地棄先王的後裔、同宗的長輩和兄弟於不用,對從四方逃亡而來的罪犯,卻任用、提拔,讓他們擔任大夫、卿士之職,使他們得以暴虐地對待諸侯百姓,在都城為非作歹。

很清楚的四條罪,1. 惟婦言是用;2. 祭祀不修;3. 不任用親族;4. 收容並任用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