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引發全民眾怒,處於輿論漩渦中心的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等4名公司高管被帶走。近日,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的一系列照片引發關注後被全部刪除。

繼2016年山東疫苗造假事件後,國內狂犬疫苗第二大生產企業--長生生物家疫苗事件再次引發公眾的恐慌和憤怒。

輿論發酵之際,中共長春新區公安分局7月23日發佈通告稱,下午3時,已對長生生物用瘋狗症疫苗「涉嫌違法犯罪」案件立案調查,長生生物董事長高俊芳等4名公司高管被帶至公安機關審查。

同日,長生生物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如果認定屬實,該公司股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暫停上市或終止上市。深交所表示,已對長生生物大股東、董監高所持有的股份進行限售處理。

7月16至7月20日,長生生物股價經歷了連續5個一字跌停,市值跌去近百億。

藉資本運作「暴富」

在2017《福布斯》中國400富豪榜中,高俊芳家族以67億元排名第371位。之所以稱為家族,是因為高俊芳、她兒子張銘豪、她丈夫張友奎,共同控股上市公司長生生物,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而在十幾年前,高俊芳還拿著稅前幾萬塊的工資。

根據長春高新2001年和2002年報,彼時的高俊芳作為國企高管,年薪先後只有5.98萬元、8.4萬元。

2004年,上市公司長春高新決定把公司持有的最賺錢的子公司長生生物私有化,不顧雲大科技、福爾生物等多家第三方報價3元/股的價格,在一片爭議中,以2.7元/股的低價轉讓給高俊芳和亞泰集團。2006年8月,亞泰集團將所持股份加價一毛,以2.8元每股又轉賣給高俊芳。

如此,長生生物成功私有化,只用了7,000多萬,高俊芳個人佔59.68%,絕對控股了長生生物,兼任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

2015年12月,長生生物的全資子公司長春長生以全部股權作價55億元借殼黃海機械上市。高俊芳一家三口人共持股33.70%,成為長生生物實際控制人。從2001年的年薪6萬,到2006年7000多萬控股長生生物,再到幾十億的身家,高俊芳只用了十來年。

高俊芳在資本運作上手段「高超」,在企業運行上也自有一套套路。長生生物對佔公司總收入一半的狂犬疫苗的投入上,多體現在擴大生產規模和銷售上。

根據2017年財報,銷售費用達5.83億元,比上年增加了152%,解釋是「主要係營銷模式受疫苗流通條例影響推廣費、市場服務費、會議費和運輸費增加所致」。

與銷售費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針對疫苗的研發費用相形見絀,2017年,長生生物投入的研發費用僅為1.22億元,而2016年只有4336.60萬元。

兒媳網上超級炫富照被砲轟

與此同時,高俊芳兒媳隋嘉琪在網上大量炫富的照片成為輿論砲轟的焦點,但輿論爆發後被全部刪除。

假疫苗爆發前,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微博圖片合成)
假疫苗爆發前,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微博圖片合成)

假疫苗爆發前,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網絡圖片合成)
假疫苗爆發前,高俊芳兒媳在網上高調炫富。(網絡圖片合成)

從隋嘉琪的微博中,隨處可見名牌包、高檔化妝品、豪華名車、豪宅甚至直升機等,奢華生活讓人瞠目結舌。

隨後,有網民發現一張高俊芳和女網紅隋嘉琪在汽車裏的親密合照,證實了兩人的婆媳身份。

高俊芳和女網紅兒媳隋嘉琪在汽車裏的親密合照。(網絡圖片)
高俊芳和女網紅兒媳隋嘉琪在汽車裏的親密合照。(網絡圖片)

此外,高俊芳兒子也被揭有一個銘豪車隊,豪車雲集。

高俊芳兒子張銘豪的豪華車隊。(網絡圖片)
高俊芳兒子張銘豪的豪華車隊。(網絡圖片)

資料顯示,張銘豪是高俊芳的兒子,現年37歲,現任職長春市鼎升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董事長、長春市鼎升經貿有限公司總經理、長春市眾源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長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董事。

假疫苗事件爆發後,儘管疫苗廠商一方有些責任人被帶走,但據美國之音報道,中共宣傳部門對疫苗造假問題的報道嚴加控制,禁止獨立調查報道,管控和封殺網絡信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閉帳號的措施。

有微信用戶上周日說:「鄰居微信群討論了一下疫苗,群就被『限制使用』了,發消息別人看不到。還有個鄰居轉發了『疫苗之王』,被限制登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