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草坪每周修剪一次。我喜歡從剛剛修剪的草坪旁邊走過,看著十分整潔舒心,而且青草的香氣沁人心脾。

今天早上,正忙著工作,被樓下割草機的聲音吵得很煩。外面那麼嘈雜,內心就很難安靜下來,因為煩躁,根本無法思考。我起身站到窗邊看樓下,工作人員駕著割草機正在來來回回地勞作。

他操作很仔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把那麼大片草坪修整完。只要外面的噪音源源不斷傳進來,我就無法專注地工作。想著那些需要解決而目前還沒有任何思路的問題,心裏的噪音怕是比割草的聲音還要大。

站在窗邊看了會兒,我真想抱起電腦躲到一個安靜的地方,但還有很多文獻要查,要把文獻一次抱走並不現實。

我明白,割草的工作人員只是在盡職盡責做自己該做的事,真正躁動不安的是我,與他人無關。很多時候,我們習慣於把問題看得絕對化。比如我,一早上都覺得割草的噪音影響了我的工作。但是,問題並沒法分得那麼一清二白。

割草有噪音,但割草之後才能有我那麼喜歡看、喜歡聞的草坪。割草的聲音看似打擾了我的思路,其實是我自己原本心就不夠穩定。倘若能十分投入思考,也許就能忽略樓下的噪音了。

這世上太多事都是無法避免的,就像樓下割草的聲音。只要有草坪,草坪就需要修剪,自然就會有割草機的噪音。對那些無法避免的事,逃脫並不能解決問題,能夠克服內心的障礙才是根本。想著這些,我又回到桌邊工作,樓下割草的聲音依然在,但我似乎少了煩躁,而多了些期待:今天下樓之後看到的草坪該是多麼新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