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總統於7月20日又表示,已準備好對中國進口商品5,000億美元徵收關稅,這無疑又給了處於內憂外患的中共當頭一棒。有消息指,中共在四個方面錯判了特朗普政府,需重新認識修正。

「我已經準備好對價值5,000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了。」特朗普在接受「Squawk Box」採訪時告訴CNBC。

特朗普指出,中共仍然堅持讓美國永久處於不公平地位,反映在3,760億美元的美、中貿易逆差中。美國必須採取進一步行動,促使中共改變其不公平作法,開放市場,接受與美國發展更平衡的貿易關係。

美國從徵收300億關稅到500億、再加到2,000億,以及又宣佈做好5,000億的準備,這種疊加式地增收關稅,在世界貿易史上從沒有發生過。

外界分析稱,種種跡象表明,在美國的緊逼下,中共已開始低調宣傳中、美貿易戰,如改稱「中美貿易摩擦」,官媒正在軟化有爭議的中國製造2025的言論,北京還指示媒體避免攻擊特朗普本人。

對中共在應對策略上從開始高喊的中國必勝,到出現的這些明顯的調整,外界眾說紛紜。中共海外媒體多維網的文章指,根本原因是北京對打貿易戰的外部環境尤其是對美國有多個層面估計不足。

一、中共一開始對貿易戰過於樂觀。此前劉鶴訪美同美國達成四項共識之後,官媒高調宣傳成果,還對劉鶴進行了專訪。這本身就是沒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二、中興、華為等事件放大了中國的損失,激起中方的民族損失情緒,其發酵的程度令北京沒想到。北京在科技領域被美國打擊三寸,讓民眾情緒失落,但是中共在挽救民眾自信時又走上了盲目自大的極端,誤導各方貿易戰會輕鬆取勝。

三、北京誤判美國各界尤其是美國商界對特朗普的影響。劉鶴此前訪問美國密集會晤了一大批美國商界人士,北京也不止一次在外交場合呼籲美國各界勸說美國政府。但北京沒有認識到特朗普的政策是不可預測的,他的決策不是甚麼人都可以影響的,傳統干預美國領導人選擇的方法在特朗普身上未必管用。

四、北京一開始就誤判白宮鷹派,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經濟觀點不會成為主流,鷹派在對貨政策上長期掌握話語權。

中、美貿易戰已持續3個多月,特朗普不僅僅是改變了美國國內政治生態,也改變了當今國際社會交往的慣例。特朗普步步緊逼,不給中共喘息的機會,而國際上沒有一個國家對中共表示同情和支持,歐盟也表示,絕不會跟中共站在一起抵抗特朗普。

大紀元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認為,中共利用流氓和盜竊手段獲得的巨額貿易順差,大都被中共利益集團侵佔,大多數民眾並沒有得到利益。如果中共遵守世界貿易規則,中國經濟就有可能早日真正進入世界貿易體系,中國民眾可以有更多機會得到物美價廉的商品,只是中共政權失去了攫取財富的機會,貿易戰在短期內對中國經濟造成的衝擊,也將會危及中共政權的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