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是中國最普及的社交通訊軟件,但因為微信欠缺隱私保護,以及中共政府可隨意獲取微信用戶個人信息,使得越來越多中國千禧一代正在離開微信,他們認為微信在「隱私方面沒有希望」。

《南華早報》7月22日報道,雖然微信已經滲透到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但23歲的王子正(Wang Zizheng,音譯)對微信缺乏隱私保護感到失望,最終促使他放棄使用微信。

王子正說:「我依靠自己的直覺,它告訴我,大規模監視是不可接受的是正確觀點。」

他擔心騰訊(微信的母公司)基於其隱私政策,在中共法律強制要求的情況下,會將用戶數據移交給當局。騰訊此前否認侵犯其用戶的隱私。

按照中共網絡安全法,騰訊需負責清除它網站上和平台上的所謂非法內容,包括任何危及「國家利益」、損害「國家統一」的內容。騰訊已經至少兩次因為「監管不力」受罰。

年輕人對中國封閉的互聯網生態感到失望

《南華早報》報道,去年夏天,王子正在美國讀大學四年後回到北京。現在,作為一名高中教師和經驗豐富的虛擬網絡(VPN)專用用戶,王子正繞過中共的「長城防火牆」和朋友們聯繫。

同樣,不想透露真名的斯蒂芬不使用微信好幾年了,他曾在中國大陸一家IT公司工作,斯蒂芬去年來到美國讀書。雖然他恢復使用微信,但只與那些沒有其它方式聯繫他的親屬溝通。

「我在微信上沒有任何秘密交易或非法活動,但在IT工作中我對『缺乏隱私保護』特別不舒服。」斯蒂芬說:「這是一個通信軟件,最重要的是,應該保護用戶數據。」

王子正和斯蒂芬屬於精通技術的中國千禧一代,他們經常來到海外,對中國大陸封閉的互聯網生態越來越感到失望。

微信自2011年推出以來,全球每月有10億活躍用戶,在所有智能手機用戶中的滲透率為83%,在一線城市達到驚人的92%。在中國,社交網絡幾乎是人們生活方方面面的一部份,並將個人與國家政治機構聯繫在一起。

王子正稱微信為一個「繁瑣和醜陋的、將所有東西系統化的門戶」。他表示,他厭惡其應用程式的設計,隱私問題以及對日常生活的深遠影響,導致他退出了微信服務。

他說:「沒有微信,絕對有可能在大陸生活。只是不方便而已。」

「對於微信而言,隱私方面沒有希望」

此外,中共審查制度也很普遍,政治上敏感的術語在帖子和私人信息中經常被阻止。

中國科技博主李(Lawrence Li)一年前搬到日本,之前他在北京和美國兩地生活,李已經兩年多沒有使用過微信。他在2016年發表的題為「Bye-bye WeChat」博客文章引起極大關注。

「對於微信而言,隱私方面沒有希望。」李說:「我們都知道,(中共)公安局人員有權在需要時閱讀我們所有的聊天紀錄。」

他說:「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監視』的可能性。」

李目前通過iMessage和Telegram與朋友和親戚保持聯繫。他表示,自己聽說過微信帳號被封鎖的個案,甚至因在微信上發送信息而被警方拘留的例子。

北京活動人士胡佳告訴《華爾街日報》,他使用微信移動支付功能從網上買了一個彈弓,結果國安人員找上門來,問他是不是想射飛他公寓外的監控攝像頭。他說,「經驗證明,微信已經完全被泄漏」,特別是對於政府監控名單上的人而言。

微信不提供端到端加密 中共和黑客可訪問用戶數據

與WhatsApp和Telegram不同,微信不提供端到端加密,此種技術被廣泛視為互聯網通信隱私保護的黃金標準。微信的這種遺漏為第三方留下一個後門渠道,使(中共)政府、互聯網營運商和黑客可以訪問用戶的消息和數據。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中國所有大型科技公司,包括騰訊和阿里巴巴,都面臨中共政府的審查。但是對騰訊的審查更加激烈,因為其在社交網絡中的角色。

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百度在內的公司被中共要求幫助政府搜索刑事罪犯、堵上異議人士的嘴巴。它們的技術也被用來建立城市監控網絡。

在一個由共產黨控制著法律系統和企業經營權的國家裏,中國互聯網巨頭們沒有選擇,被迫配合中共。

《南華早報》報道,倫敦威斯敏斯特大學全球媒體和傳播學教授辛欣(Xin Xin,音譯)表示,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在很大程度上受益於中國互聯網市場拒絕主要國際參與者進入」。

她說:「它們的壟斷對中國互聯網用戶和公民來說不是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