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 敬

曹雪芹在《紅樓夢》裏所刻畫的人物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活躍在大觀園裏裏外外的那上百個裊娜多姿的少女、少婦、尼姑、女僕、女伶們。她們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時時牽動著讀者的心。它讓我們看到,在這一群千姿百態的女人中,無論她們的身份多麼高貴,或是何等下賤;也不論她們的為人多麼豪橫刻薄,或是多麼溫柔淳厚,沒有哪一個逃得脫「宿命」。在這裏,讓我們先從《紅樓夢》這部巨著中,把與香菱的「宿命」有關的內容摘錄下來,共同賞析吧﹗

不過,她小時候的名字並不叫香菱,而叫英蓮。

(一)僧人預示 英蓮將「累及爹娘」

英蓮是《紅樓夢》裏第一個出場的裙釵,當然,並不是一開始就出現在大觀園,而是在她的家鄉姑蘇,即今天人稱「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蘇州,自古這裏就「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她出生在鄉宦之家,父親甄士隱,稟性恬淡,人品蕭灑;母親封氏,情性賢淑,深明禮義。二老年近半百,只就英蓮這一個女兒,又加生得粉妝玉琢,乖覺可愛,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當時這英蓮三歲。一天,她父親甄士隱抱著她在街上看熱鬧,只見從那邊來了一僧一道,到了他家門前,看見士隱抱著英蓮。那和尚便大哭起來,向士隱道:「施主,你把這有命無運,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懷裏作甚?」士隱聽了,知是瘋話,也不去睬他。那僧還說:「舍我吧,舍我吧!」士隱不耐煩,便抱女兒撤身要進去,那僧指著他大笑,念了四句詞道:

慣養嬌生笑你痴,

菱花空對雪澌澌。

好防佳節元宵後,

便是煙消火滅時。

一般讀者對曹雪芹所描述的這些情節,往往並不留意,最多也只當是作家的技巧,是引人入勝的伏筆。即使到預言一一兌現,也只看作是作家為自圓其說而為之。但是,統觀《紅樓夢》,不難發現,不論寶玉夢幻中所見的詩文,所聽的歌曲,還是大觀園裏的才子才女們寫的詩篇,甚至年節編的燈謎,村婦順口講的典故,往往都包含著不可忽視的預示,而書中所有的裙釵,無一不是按著預示中她們各自的「宿命」生存﹑嫁娶﹑以至死去。曹雪芹筆下的甄士隱,就是引導我們讀懂這部奇書的,有慧根的人物,他聽了和尚言詞,「心中此時自忖:這兩個人必有來歷,該試一問,如今悔卻晚也」。

大抵類似的預示,是容不得猶疑,來不及後悔的。士隱沒有想到,僧人預示給他的這一切,很快便無情地一個一個被證實了。

次年的元宵節(皇曆正月十五),誰都不再記得和尚所警告的「好防佳節元宵後」那句詩。元宵節,也叫燈節,在中國,那是民間十分熱鬧的節日,賞燈猜謎的習俗吸引著人們,英蓮豈能不出去觀看,但是誰又能料到,英蓮由僕人抱著,在街上看燈,怎麼會眨眼功夫就不見了。僕人尋找了半夜,至天明不見,哪裏還敢回家見主人,便逃往他鄉去了。士隱夫婦半世只生此女,一旦失落,痛不欲生,悲哀之狀,難以盡言。

痛失愛女的士隱夫婦,偏又應了常言所說的「禍不單行」。到了三月十五,葫蘆廟炸供,那些和尚不小心,致使油鍋火逸,燒著了窗紙。這一帶人家多用竹籬木壁,火勢接二連三,蔓延開去。大抵也因劫數,只可憐甄家就住在這座葫蘆廟隔壁,早已被燒成了一片瓦礫,這接踵而至的打擊,士隱夫婦如何承受得起。此後不到一兩年,甄士隱已病弱不支,眼見已顯出不久人世的光景。

(二)甄士隱解悟<好了歌> 飄飄而去

一天,甄士隱拄著枴杖,拖著病弱的身子,到街上曬太陽,那邊來一跛足道人,一邊走,一邊口中念道:

「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

士隱起初只聽到「好」,「了」—「好」,「了」,便上去與那道人答話,道人告訴他「世上萬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須是了。」我這歌兒,便名「好了歌」。士隱聽後,頓時明白,並立刻作出了自己的解釋。道人說:「解得對,解得對!」。士隱甩掉枴杖,搶過道人肩上的褡褳,自己背上,說了聲:「走吧!」同那道人飄飄而去。

從此甄士隱作為書中的人物隱去了。曹雪芹通過《紅樓夢》這部書要告知世人的「真事」,也一併「隱」去,關於隱去的「真事」到底是甚麼,紅學家們有過種種地猜測,我們且不去理論。只要掙脫「無神論」的束縛,擺脫「黨文化」的流毒,讀《紅樓夢》時,便不會忽略以上情節,而且會從英蓮這個小人物的平生遭際中悟到作家隱藏在這部巨著中的「真事」。

(下周一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