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的美俄首腦在赫爾辛基的峰會可著實讓本已內憂外患的北京高層更加心煩。從會後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釋放的信息看,雙方討論的議題相當廣泛,據稱還討論了中國問題。雙方亦達成了某種口頭協議,普京在一些問題上表態支持特朗普或與之合作,如朝核問題和油價問題。

7月17日,特朗普在會晤國會議員時,介紹了他與普京會面的情況。他表示兩人試圖解決人類面臨的最迫切問題,包括北韓及核武器、敘利亞內戰、以色列問題、人道主義救援、伊朗核野心等。在朝核問題上,特朗普表示:「俄羅斯向我們保證它會支持這個事情。普京總統說,他100%的同意我。他們將盡一切可能,試圖讓北韓去核化。」

18日,特朗普又在推文中寫道:「⋯⋯俄羅斯已經同意在北韓(問題上)提供幫助,北韓與我們的關係非常好,而且這個過程正在發生變化。不必匆忙,制裁仍在繼續!在(去核)進程結束時,北韓將獲得巨大利益,並擁有令人振奮的未來!」

在朝核問題上,特朗普獲得俄羅斯的支持,對於近日再次發出發展核武之聲的北韓和被懷疑在背後搗鬼的北京而言,都不是個好消息,而這也可以視為特朗普的又一次警告。一方面,這讓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棄核的平壤,都再次意識到向美國做出的棄核承諾絕不是說著玩而已,如果首鼠兩端,在周邊大多數國家都與美國同心的情況下,單靠北京的陰陽手段,自己終會傷的很慘。

另一方面,俄羅斯的表態,也意味著北京意圖在朝核問題上牽制美國的做法的有效性更低,北京想通過聯合國安理會提前解除對北韓的制裁的可能性也不太高。相反,近期被曝出的北京放鬆對北韓的制裁,一些企業繼續與北韓進行秘密交易,不僅使自身繼續在國際社會背負「不守承諾」的形象,而且也讓美國進一步看清了中共的「真心」。無疑,特朗普在朝核問題上獲得俄羅斯的支持,乃是反制中共攪局的一個舉措。

除了在朝核問題上,普京表態支持外,在平抑全球油價方面,亦表示願意合作。不久前,特朗普在推特上批評OPEC操縱油價,並要求其立即降低價格。在會見普京時,特朗普亦提到了該問題,普京的建議是:美俄可互相合作,緩解近年石油市場的波動。普京表示:「我認為我們(俄美)作為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氣大國,可以共同監管國際市場,因為我們都不希望看見油價暴跌或上漲,否則其它經濟產業將受衝擊。」

作為產油大國,普京的表態意味著俄羅斯很可能為了抑制波動的石油市場,增加石油產量,從而平抑油價。而這正符合特朗普的戰略部署。

5月,特朗普政府曾宣佈退出伊朗核協議,同時稱禁止與伊朗簽訂新合約,所有公司和銀行有90或180天的時間逐步結束與伊朗的業務關係,否則將面臨處罰。一個月後,即6月26日,特朗普政府又呼籲所有國家停止進口伊朗石油,並在11月4日以前,將進口量削減為零。根據美國國務院一名高層釋放的消息,對伊朗石油施行禁運的措施,涉及所有國家,因為「這是事關國家安全的重中之重的措施」。

相關國家若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就意味著必須有其它進口來源可以替代,否則全球石油價格上漲會造成負面影響,美國國內也有可能引起通脹。這也是為何美國在宣佈制裁伊朗後,特朗普政府試圖找尋辦法平抑油價的原因。

6月3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稱,剛剛與沙特國王薩勒曼交談,並向他解釋,由於伊朗和委內瑞拉的動盪及混亂,要求沙特增加石油產量,可能(每天)增產200萬桶,國王同意了。而時隔不久,特朗普在會見普京後,又得到了普京在平抑油價上的支持。

除了美國,沙特和俄羅斯是位列前位的兩個產油大國,無論是從自身經濟發展考慮,還是為了與美國合作,增加石油產量、平抑油價對兩國都有益無害。可以想見,如果美、俄、沙特聯手,在正式制裁伊朗後,國際油價大幅度飆升的可能性也很低,這對美國的經濟發展同樣非常有利。不能不說,特朗普政府思維縝密,的確是在進行通盤考慮,每一步都是精準計算才實施的。

美俄在平抑油價上的合作,對於北京而言雖然也不是件壞事,但卻是件窩心事。因為在美國發出針對與伊朗合作企業的禁令後,中共外交部回應稱「中國和伊朗是友好國家」,將在「符合各自國際法義務的框架內保持著正常交往與合作,包括經貿和能源領域的合作」。潛台詞就是中國將繼續從伊朗進口石油。

然而,作為伊朗原油最大買家的中國,作為剛剛成為在伊朗南帕斯啟動的一項大型油氣項目控股企業的中石油,在面對態度強硬且說到做到的特朗普面前,在特朗普精準計算下,不得不考慮自身是否真的不害怕制裁,而中興公司就是前車之鑑。日前,中資銀行投資委內瑞拉,不妨看作是北京尋求的一種替代方案,但放棄伊朗原油市場對北京而言顯然也很痛。

有俄羅斯媒體在美俄首腦會晤後發表評論,稱這是「美俄聯合抗中」的開始。文章引述莫斯科卡耐基中心負責人德米德里‧特列寧的評論說,各種跡象顯示,特朗普已經將中國鎖定為美國的最大威脅,不僅是在商貿方面,而且是在國際地緣政治方面也是這樣。所以,其扛著壓力同普京會晤,拉近美俄關係是他的戰略步驟。亦有俄專家指出,不要低估普京和特朗普達成的口頭協議。

無疑,從普京在朝核問題和平抑油價上的表態看,俄羅斯媒體的評論並非無的放矢。儘管俄羅斯的民主存在諸多缺陷,但其與中共最大的不同是,其早已拋棄了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且對蘇共也多有批判。因此,普京對北京當前搞的那一套自然是心知肚明,也自然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自然樂意與美國親近,這也是美俄首腦可以開誠布公且口頭達成某些合作協議的一個基礎。這對國內外都正陷入危機的北京而言又是一個打擊,北京高層怎能不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