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公司大陸用戶的雲端iCloud數據現在落到中共政府的手上,大陸用戶的電郵、照片和短信現在由國營公司中國電信管理。有專家警告,此轉變引發私穩擔憂,可能令用戶數據受到中共監視。

蘋果解釋稱,將用戶數據儲存在大陸境內是為了遵守中共當局的《網絡安全法》規定。

蘋果告訴路透社:「雖然我們反對讓iCloud受制於這些法律,但是我們最終沒有成功。」

在2017年,蘋果宣佈將把iCloud的營運權交給大陸公司;今年2月份,大陸用戶的iCloud數據被移交給了互聯網服務供應商(ISP)「雲上貴州」。

大陸媒體「財新網」周一報道稱,中國電信旗下的「天翼雲」跟「雲上貴州」簽署協議,接管了iCloud大陸業務,提供雲端儲存服務。蘋果周二向科技網站「TechCrunch」證實了此事。

此改變意味著,iCloud大陸用戶的數據,包括電子郵件及照片,現在都由中共國營公司處理。此舉令專家擔憂,這將讓中共政府更容易獲得用戶個人信息。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指,私隱倡導者警告,此轉變可能令用戶數據容易受到中共監視。

國際特赦:蘋果不應為盈利 置用戶於風險下

國際特赦香港辦公室研究副主任羅助華(Joshua Rosenzweig)告訴BBC,iCloud落入中國電信手中將讓蘋果大陸用戶處於風險之下。

羅助華說:「此舉真的損害了蘋果聲稱嚴肅對待客戶私隱的說法。蘋果不應該因為對盈利的渴望,而將中國用戶置於風險下。

「我們寫信給蘋果詢問它,面對(中共)濫權政府索要數據的要求,它打算如何保護客戶的權利。公司的沉默反應令人深深擔憂。」

今年3月份,國際特赦發起一場運動,抨擊蘋果「背叛數百萬中國iCloud用戶」,指蘋果公司將iCloud大陸業務交給大陸本地公司,將讓個人數據處於險境。

中共法律逼迫外國公司使用本地公司儲存數據。蘋果說它被迫將iCloud用戶數據和密鑰搬到大陸。在此次變動之前,所有iCloud密鑰都是儲存在美國服務器上,因此在政府獲取數據的問題上受制於美國法律。現在由於iCloud服務器位於大陸土地上,中共政府可以使用自己的法律系統來要求獲取數據。

ID勿設定大陸 刪除舊賬號

雖然iCloud的資料採取端到端加密,不過因應中共實施《網絡安全法》,今年2月28日之後iCloud大陸資料中心移交給雲上貴州後,現在加解密金鑰已經儲存在大陸。這也引發中共當局可以隨意存取iPhone、iPad用戶個資的疑慮。

只要用戶Apple ID的國家或地區設定為大陸,他們的資料都已在今年1月被轉回大陸資料中心。在大陸的iPhone用戶,唯一可能避免被監控的方法是刪除舊賬號,另外申請新賬號並設定為其它國家。◇

掐斷江家「錢袋子」  電訊商取消長途漫遊費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年掌控中共最高權力之後,讓其子江綿恆回國,在極權庇蔭下建立龐大、利益豐厚的「電信王國」,掌控大陸三大電信營運商:中國電信、中國移動及中國聯通。在高層權力更迭後,漸握實權的習近平當局針對江綿恆從政及從商過程中不同節點上的人物進行大清洗,切斷江澤民家族在電信及上海的貪腐「錢袋子」。

中國電信、中移動及中國聯通被稱為壟斷大陸「電信王國」,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長子、「中國第一貪」江綿恆被稱為中國「電信大王」。

2017年3月6日,習李當局曾在「兩會」期間公佈,從2017年10月1日起,國內三大電信營運商將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

大陸備受詬病的手機漫遊費始於1994年前中共郵電部發佈的《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而1994年正是大陸電信市場利益落入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手中的起始年。

1994年,三大電信商之一的中國聯通由網通與聯通合併而成立,成為江綿恆打造其「電信王國」的槓桿公司。《華爾街日報》在1999年報道稱江綿恆為「電信大王」,並稱他在「建造一套完整先進的電信系統」等。

成本零 年牟暴利數百億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顯示了江綿恆對大陸電信業及電信費用的操控與壟斷。據工信部數據顯示,國內漫遊成本一年不到一分錢,成本趨近於零。而大陸電信業收取的漫遊費,僅2012年就累計達718.5億元人民幣。江綿恆的「電信王國」壟斷電信業牟取暴利已逾20年。

中共十八大以來,與江綿恆有關的在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的高層管理人員紛紛被查,相關整改方案不斷推出、實施。

2015年1月,據大陸媒體報道,上海貝爾人力資源總監賈立寧突然失聯。3月初,其遺體被發現並確證身亡。據一位同時接近國資委和上海貝爾的人士向陸媒披露,賈立寧失聯前曾在一個國資系統內部的微信群裏舉報過上海貝爾多名高管,上至最高管理層,下至多個部門甚至子公司高管,反映他們存在貪腐、濫用職權、為親朋好友謀利等多方面問題。另一實名舉報信涉及上海市經信委、上海武警部隊、上海交通銀行、國資委、中移動等部門的眾多貪腐黑幕。

同年3月10日,中共上海市紀委巡視上海市10個國企,包括經信委、國資委、上海城建集團、建管委、司法局、綠化市容局、教委、上海圖書館、合作交流辦、科委。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這10家被巡視的單位都是市政府直屬機構,而且大多與江澤民家族、江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曾提到,十幾年來,出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前長期駐紥上海的韓正,在前台主管上海市的土地、規劃、房產、徵地拆遷等,但後台是掌控上海城鄉建設和交通委員會的江澤民次子江綿康。

2016年12月17日,浙江省組織部長廖國勳轉任上海市紀委書記,其前任侯凱調任中直工委副書記、紀工委書記。就在侯凱卸去上海紀委書記一職之後兩天,上海駐市經信工作紀檢組宣稱與駐在部門建立情況通報制度,並指要「日常及時交換意見、通報問題,加強對駐在部門的日常監督。」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此舉等同是侯凱離開上海前,掐斷了江澤民家族在經信委的「錢袋子」。此前江家的做法都見不得人,而且在其中培植了很多親信,現在大事都需要對紀檢組通報,利益鏈已很難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