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太天真了。我以為通過介入這方面的案件,跟相關人士溝通,就能夠制止對這麼大群體的迫害。」她回憶起2011年做決定時的想法。 當時她正是按照自己的初心,做著一個具有職業道德的律師應該做的事情:為法輪功學員辯護。

她是「709案」第一個被抓的律師王宇。曾有律師因為她而踏入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之路,也有人因為她而鼓起勇氣起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違法犯罪。

儘管至今她一直受到中共當局監視,長期無法執業,甚至不能探望遠在澳洲的兒子,但是王宇還是堅持發出正義的聲音:「這種迫害,應該立即停止,不能再進行下去了。」

王宇罵「流氓」的內情

曾是商業律師的王宇,執業4年後,在2008年遭鐵路公檢法的報復陷害——被冤判兩年半,於2011年轉型成為維權律師,並代理了多起著名維權案件,如范木根案、曹順利案等,還開始大量接手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案子。

其中,較為知名的是2015年4月22日在遼寧瀋陽瀋河區法院庭審的一起法輪功學員案例,這也是一個被央視拿去污衊王宇的案子。

「它(央視)播放的那個庭審影片是中間剪輯過的,只剩下其中罵『流氓』的部份。」王宇說,它掩蓋了庭審實情:庭審中的一女當事人「對違法庭審非常不滿意,一直抗爭要求庭審程序合法,但法官不聽,並指使法警將當事人強行摁在椅子上毆打,而且男法警對女當事人有猥褻行為。」同時該女當事人的辯護律師董前勇因抗議法警暴力行為而被趕出法庭。

因此,王宇當時怒吼:「你們都是流氓,把我說的話記錄在案。書記員,把我說的話記錄在案,全是流氓,全是流氓。」結果,王宇被法警拖出法庭;中共喉舌們更是大肆潑墨,誣陷說王宇擾亂法庭秩序。

「我們代理這類(法輪功學員)案件,法庭明目張膽地違法。」王宇說,「經常是不讓會見當事人,需要經過多次抗爭,多次控告才行。律師也被剝奪閱卷權。我們多位律師曾經到公安局門口舉牌抗議,結果被關了十幾個小時。」

曾寄望以溝通制止迫害

當年6月,王宇公開表態支持中國法輪功學員起訴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群體滅絕罪。她認為從法律角度,只要證據充足,起訴江澤民是沒有問題的。

「法輪功群體,受到這麼多年的嚴重迫害,無論個人角度,還是法律理解來說,都應該立即停止,不能再進行下去了。」王宇說,她當時就是抱著一個想法:自己參與這類案件的辯護後,就可以在案件中與包括法官、檢察官、警察在內的相關人士,以及其他律師們溝通,來制止這場迫害。

這是王宇在遭遇當局非法迫害後依舊堅信的理念。709大抓捕中,王宇被非法關押,連續5天5夜不讓睡覺。

遭打壓三年多無法工作

這次受訪時,王宇仍被當局監視,無法在家中接受採訪,因為家裏被安裝了監控設備。並且到目前為止,王宇和丈夫包龍軍均不被允許執業。一個上有80多歲老人,下有出國讀書孩子的家庭,被當局迫害得三年多無法工作,沒有收入,一直依靠僅有的積蓄。

「學費、生活費很高,老人還需要醫藥費、營養費。」王宇說自己最近希望儘快執業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但是「當局之前還來接待我們,後來,不肯接電話,不理我們了。之前說得很好,除了律師證,還要有律師事務所簽合同,並且司法局還說有律師所接收,就能執業。」

可是司法局一再給北京的所有律師事務所施壓,不許他們接收王宇律師,「這是無法忍受的,要不你就說你不能執業,為甚麼要騙人?現在沒有任何理由不讓執業啊!」

兒在澳洲患病王宇擔憂

不過讓她最揪心的是她的兒子包卓軒。

遠在澳洲墨爾本讀書的包卓軒近幾天嚴重感冒。

2015年7月9日,王宇被抓的同時,她的丈夫和16歲的兒子也被當局非法抓捕。隨後,包卓軒被軟禁在內蒙老家。一直到2018年1月,包卓軒才順利抵達澳洲就讀。

王宇說,「在國內被軟禁的2年半時間裏,他哪兒都不去。回家就把門一鎖,窗簾一拉,憋在屋子裏。以至於後來體質很弱,一個月都得感冒一次。我在家就會陪著,照顧他。」

這次「說發燒躺了兩天,沒上課」,王宇心裏很著急,也很難過,「我現在護照被扣著,不給我辦。孩子躺著沒人照顧,連個端水的人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