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發了一篇題為〈當前形勢下財政政策大有可為〉的文章稱,中共財政部作為消極,是在「耍流氓」。徐忠在文章中道出了央行的痛點,例如:「財政部將財政風險轉嫁金融部門」,「金融機構管不住地方政府的違規融資行為」,「財政部喜歡與美國財政部對比,強調自己的權利太小」,「中共財政透明度很不夠,信息披露大而化之,缺少公眾監督等等」。鑒於目前處於中美貿易戰升級的關鍵時期,中國經濟隨時會坍塌,此時中共央行怒批財政部,是央行推卸責任的自然反應,更是中共央行頂不住系統性金融風險的真情告白。

針對上述市場解讀,7月17日,中共媒體以〈央行怒對財政部?財政金融之爭也從來不是稀奇事〉為題,試圖影響市場解讀,以穩定市場預期,避免金融恐慌情緒蔓延。但文章未對如何防止財政部將財政風險轉嫁到金融部門,如何監管地方政府違規融資,如何提高財政透明度,中美貿易戰是否會影響中國人就業等關鍵問題進行回應,只是一味強調去槓桿和收拾金融大鱷是當下的重點。可見,中共央行怒對財政部,遠不止財政金融之爭這般簡單,這背後折射出誰將為中共經濟出現的大問題負責任。

央行在批評「財政透明度很不夠」這項,直接稱中共財政數據奇葩且讓人看不懂。徐忠直言:「不要說人大代表看不懂,我也看不懂。每年披露的內容經常變,比如12年以前的國企運行報告裏是沒有資產負債相關情況的,直到13年才開始公佈。至於財政部數據的細節基本上都是一句話帶過。」徐忠還痛批了財政部陽奉陰違的舉措。他直言,本來天天喊甚麼穩健中性,去槓桿的,應該是財政部幫助領頭逐漸降低負債,而實際結果是自己的槓桿一直在減,死守國庫,財政收入不減反增,稅收越減越高。央行此次還點名稱,減稅減在國企,然後把擔子轉移到了小微企業身上,毫不掩飾地打臉了中共的「減稅計劃」。央行直呼財政部這些做法是在「耍流氓」。外界認為,此次央行怒批財政部一點餘地也不留,這足見中共經濟已面臨的重大風險,央行已經頂不住了,是提前與這場危機劃清責任之舉。

7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佈了新一輪徵稅清單,表示要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額外加征10%的關稅。這標誌著中美貿易戰加速升級已難以避免。受此影響中共的股市3個月內從3587點重挫至目前的2782點,至今仍在下挫。對此,中共證監會不僅不安撫市場,反而繼續發行新股打擊市場,這樣的舉動中國的金融災難又豈能不多?同樣的,在匯率市場上,美元人民幣中間價從6.2764元跌至6.6914元,至今仍在持續下挫,沒有企穩的跡象。中共股匯雙跌期間,中共央行雖多次向市場喊話稱中共的「經濟基本面沒變,穩中向好」,但對市場依然對中共經濟沒有信心。

有很多學者表示,中美貿易戰持續打下去,一定會引發中共經濟全面崩塌,屆時珠三角、長三角以外貿出口為主營業務的企業將大批倒閉,進而導致很多人失業,若因失業引發了當地房地產的短供潮,進而引發了中國樓市的閃崩,屆時中共的金融系統將面臨徹底崩潰。若情況惡化到那種地步,很多現任中共官員將被中共黨內推出來「祭旗」,以平民憤。鑒於此,先知先覺得中共央行出面怒批中共財政部完全在情理之中,這是央行官員自保的無奈之舉。

受中美貿易戰持續升級可能會誘發中共經濟坍塌的影響,近日中共內部出現了諸多追責的聲音。7月6日,在中美貿易戰開打的同一天,港媒發表了對幾名中共匿名官員的專訪,他們紛紛指責黨內部份官員和黨媒是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罪魁禍首。有中共官員明確表示,目前應當追究中共內部問題,那些「做出不當判斷發出不當指令」的官員和「大肆渲染民族民粹主義情緒」的一些媒體應負首要責任。可見,面對持續的金融動盪,甚至是動搖了中共的執政根基,現在的中共官員都將被中共拉出去「祭旗」。

由於接二連三出現的重大戰略誤判、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嚴重威脅到中共政權的穩定,維權老兵對中共的挑戰,國際社會對中共領導全球的反感與反擊,黨內派系對選擇性反腐的不滿,中國社會對中共領導人獨裁的牴觸……這一切都使得中共領導人處在新一輪政治風暴的中心。若中共經濟因同美國打貿易戰而崩潰,屆時一場政治大清洗又將上演。現在中共央行怒批財政部,不僅反映出中共內部各部門相互扯皮,相互拆台的亂象,而且說明中共央行已認識到單靠自己是無法頂住即將發生的重大金融風險。

一場不期而遇的金融災難即將在中國上演。現在中共央行怒批財政部是不願意獨自承擔歷史罵名的無奈之舉,同時也向外界傳遞出中國金融風險已超出中共央行控制範圍的明確信息。中共央行怒批財政部,這標誌著中共真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