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大陸學者呂加平公開揭露江澤民「兩奸兩假問題」之後,江澤民的出生地揚州的民族英雄卞寶書後裔(來孫)卞世傳,近日接受大紀元獨家採訪時說:「僅將卞家老宅要回來,不是我的最終目的。希望通過這個事情,把卞氏家族的『忠孝責任』家風和『忠貞愛國』精神發揚出來,把同為揚州的江澤民家族『出賣國土』的老底揭開,這跟整個中華民族的利益息息相關。」

今年已經六十多歲的卞世傳,目前是遼寧省環保產業協會噪聲委員會主任和瀋陽市中小企業節能減排公共平台負責人。卞世傳介紹,自己是揚州英雄卞寶書的來孫。卞寶書在清同治年間建造的7000多平方米的宅院,祖譜中為「忠貞榴瑞堂」,卞氏家族當時也是揚州清末民國初年的「八大望族」之一,曾與晚清的四大重臣中的李鴻章、張之洞結成兒女親家。

這個大宅院是卞寶書和弟弟卞寶弟一直居住的地方,並由其後裔完整地保留下來。在共產黨建政後,當地揚州政府和消防隊強行霸佔了這個宅院,割了不到300平方米地方給了當時留守卞家老宅看護院子的四位卞寶書的後裔。為此,卞氏家族對於49年後政府強佔、掠奪、分割民族護疆英雄卞寶書宅院的土地登記證,要求現揚州市政府、揚州市法院予以撤銷,並重新確定權屬問題。他姑姑後來跟房地產部門交涉過程中,被氣得上吊自殺。

卞世傳在揚州「江上青史料陳列館」內發現江澤民不僅多處偽造歷史,還在這個陳列館內高調紀念他當日本大漢奸的父親江世俊(江冠千)。

卞世傳表示,同為揚州的兩個家族,江澤民家族父子兩代都是漢奸,江在上世紀50年代留學蘇聯時,被蘇聯女特務克拉娃勾引、策反成為間諜,出賣國家利益。江當政時,為了避免醜行敗露又瘋狂地與其它相鄰國家簽署一系列賣國條約,極大損害了中華民族的利益。

而他們卞氏家族的先人卞寶書在戰爭年代並且國運最弱的清政府時,堅持捍衛國家的領土、拒絕向俄割讓領土。「江澤民卻在和平時期並且俄國實力最衰竭之際簽署出賣國家核心利益的系列條約,尤為令人痛恨。江澤民的賣國行徑,是有著忠貞愛國傳統的卞氏家族不能答應的,也是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所堅決不能允許的。」

卞世傳再次傳出江澤民賣國醜聞的消息,從表面上看,似乎與習近平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這個消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其實是拉響了習近平的警報。

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執政之後,雖然是從胡錦濤手中接過中共黨政軍最高職位,但面對的,仍是江澤民集團勢力盤根錯節的中共官場,形勢異常凶險。江澤民集團5年多來不斷針對習近平發起奪權政變行動,激烈的博弈一直持續到中共十九大。即使在十九大之後,習近平成為了中共核心、完成了把其思想寫進黨章、修改憲法終身任職等動作,到現在為止,中南海仍然不斷傳出政變的消息,顯示習地位和權力仍在受到黨內政敵挑戰。

中南海內鬥不斷、習近平遭遇挑戰的外部原因,當然與中美貿易戰中方面臨的困境和中共在朝鮮問題上被邊緣化有關,同時,習發起的一帶一路也遭到挫折。但是,造成習目前困境的一個很主要的因素,是其沒有對江澤民集團頭子江澤民做出正確處理。

江集團對習的奪權政變、目前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種種亂象,其根源都與江有關,都與江用舉國之力近二十年鎮壓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惡果正在發酵有關。不解決江的問題,中國社會的亂象就無法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其實,習執政頭5年,手中是握有一把好牌的。起初的強力反腐、整頓吏治、廢除勞教、實行軍改等措施,是得到大多數百姓支持的。同時其手中還握有一張王牌,那就是抓捕江澤民,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錯誤政策,停止和追查江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但是,習在這5年中投鼠忌器,多次錯失「擒賊先擒王」、抓捕江澤民、穩定社會的良機。因此造成江派殘餘勢力不斷對習發難,製造各種危機和混亂,也造成了如今複雜難解的困局。

不僅如此,迫害法輪功延續一天,活摘器官罪惡延續一天,習當局就在不知不覺中從江派手中沾染血債,不知不覺中把江派留下的沉重負擔和罪惡放在自己的肩上。同時,中共體制本身的邪惡,與普世價值和正常人類社會的矛盾衝突,越來越多的體現在中國社會和全世界,也正在加速給人類製造災難,中共體制的終結也一天天逼近。因此,習當局面對困局採取行動的時間和機會越來越少了。

江澤民賣國醜聞消息的再次傳出,給習當局再次拉響了警報,當然,這也未嘗不是一次機會。也正因為如此,卞世傳在整理家譜、揭露江澤民家族罪行過程中,不斷有新的感悟,那就是,現在要回老宅已經不是目的了。在這個時機,他呼籲習近平在江有生之年公審其罪行,這對中國社會解決「依法治國、收復國土、重拾信仰」有重大的現實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