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在五六百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成為韓國航空公司的空姐。她曾是美國南加州華人教育界叱吒風雲的人物,擁有兩家規模不小的課後輔導學校,七名助理、幾十名教師,學生成千上萬,考上名牌大學的就有好幾千。她又在事業頂峰時急流勇退,去做一份不拿錢,卻有可能被人罵的事情。她,就是居住在洛杉磯的周美麗。

周美麗出生在台灣,1980年大學畢業,學的是教育專業,卻「異想天開」地去應徵韓國航空小姐職位。因為她想周遊世界,而一邊工作,一邊「免費」旅遊當然是最好的辦法。

要考上空姐並不容易,那次五六百人報名競爭,最後只有七人上了飛機。在飛了四年,完成周遊世界的願望後,周美麗覺得應該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氣候宜人的美國南加州成了她的首選。她在飛機上認識的做外交官的先生也希望移民,於是夫婦倆一起到美國留學。

到美國後,周美麗想「重拾舊業」,攻讀教育學博士,卻因為很快懷孕而只能中斷學業。孩子稍微大一點後,她開始到一家華人開的公司裏做文書,一做就是近十年——這期間她一共生了四個小孩。

遭遇婚姻變故 成單親媽媽

1995年,是周美麗移民美國的第十一個年頭。有朋友說她很適合做教育,加之教育本來就是她的「本行」,於是她真的就開始創辦課後輔導學校。

做校長期間的周美麗。(周美麗提供)
做校長期間的周美麗。(周美麗提供)

就在這時,她13年的婚姻出現了重大變故。先生有一天突然說:「我要去中國發展了。」然後一年杳無音信。一年後先生回來了,帶來的卻是一紙離婚協議——他已經「在中國大陸有了別人」。

要強的周美麗甚麼也沒說,默默嚥下這份苦水。當時最小的孩子只有兩歲,最大的九歲。

先生假意說,他將兩個小的孩子帶回大陸,送到四川鄉下讓他母親撫養,讓周美麗養兩個大的。他知道周美麗不會捨得把孩子交給別人撫養,但口頭上說一人養兩個時,周美麗就不能再向他索要孩子的撫養費了。

就這樣,四個孩子全部扔給了周美麗。那時她的學校剛剛創辦,上班的地點離家有50分鐘車程,如果趕上交通高峰期,時間還會更長。

每天上班前,她先把兩個大孩子送到學校,再把兩個小的送到一個墨西哥保姆那裏。兩個大孩子下午兩點放學時,媽媽還沒有下班。 他們就手牽著手自己走到保姆家,接上弟弟妹妹,一個牽一個或一個抱一個,走回家等著媽媽回家做晚飯。

那是一段非常難熬的日子。「我上班的時候會想, 『糟糕!孩子在家裏不會玩火吧?』所以我大女兒在很大的時候都不太敢去拿菜刀,因為我跟她講,『不能拿菜刀!不能玩火!』我會把火柴、打火機統統藏起來。」

就這麼難,她也沒想到換一個工作。因為如果去給人家打工,收入無法養活四個孩子。而且周美麗覺得有能力自己養孩子,沒有去申請政府的單親補助。

苦盡甘來 數千學生入名校

「萬事開頭難」,周美麗常常忙得沒時間吃飯,或者根本不記得自己到底吃沒吃飯。「事情一直排山倒海地來,我恨不得能長出十隻手、十隻腳來。」

光忙還不是最糟糕的。周美麗辦學之前萬萬沒有想到,關於學校的各項法規那麼嚴厲。比如說,學校教室的玻璃和牆必須是防火的,逃生門也必須防火,而且燃燒時間要達到八小時,就是說要能在火裏燒八個小時燒不壞。為了辦齊所有批文,她整整跑了十八個月,把各相關部門的門檻都踏平了 。頑強的意志和決心瓦解了所有壁壘。

由於華人移民漸漸增多,對課後輔導的需求也越來越大,加上她拚命三郎的精神,學校很快有了起色,第二年就開始盈利,越做越大,從一所發展到三所,深受學生和家長的喜愛。最鼎盛的時候,她請了七個助理,幾十名教師,那時候提起「培名學院」(PREMIER ACADEMY)或是「至善學院」,都有口皆碑。在近二十年中,周美麗的學校培養了成千上萬的學生,光是考上名牌大學的就有好幾千。

回首那段時光,周美麗認為,自己所以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是 「因為全力以赴吧。我這個人做事非常地投入,如果家長今天付給我100塊的學費,我會用200塊還給他。只能人家愧對我,我不能愧對人家,我這個人就有一點點完美主義啦。」

12歲喪母的困惑與尋覓

然而,就在事業順風順水、紅紅火火之時,周美麗突然做出一個令人吃驚的決定:將學校轉讓出去,去做一份既辛苦又沒錢,搞不好還會受人白眼,甚至被人罵的工作。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轉折呢?這還得從周美麗12歲時的人生經歷說起。

周美麗12歲那年,她的母親猝然離世。這對她打擊很大:「母親這麼善良,這麼勤奮,為甚麼會死?人死了又去了哪裏?」她問大她兩歲的哥哥,哥哥回答說:「生、老、病、死, 很自然啊,人就是這樣的。」

但周美麗對這個答案並不滿意。上高中時,在同學的勸說下,她開始去教堂,她問牧師:「你說人死了可以上天堂,請問是怎麼去的?」牧師也不能給她滿意的回答,三年後她離開了教堂。

當上空姐後,每到一個地方,周美麗會買大量的書, 探尋同樣的問題:「我從哪來?我到哪去?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不過,遊遍世界,覽盡群書,再加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念佛十五年,都沒能解開周美麗心中那些從12歲起就生出來的迷惑。

「終於找到了!」

2004年,周美麗迎來了從台灣遠道而來的二哥。她問:「想去哪裏玩?好萊塢環球影城?迪斯尼樂園?」二哥說:「我哪裏也不想去,只想讓你看這本書。」

「這本書」是《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二哥從1998年起就開始修煉法輪功,當年就托人給周美麗帶來了《轉法輪》,只是她一直忙於工作和家庭,從來沒有好好看過。

這次二哥竟為此事專程從台灣跑來,周美麗不得不「領情」, 按哥哥的要求放下一切既有觀念,平心靜氣地將《轉法輪》從頭讀到尾。

不讀則已,一讀就再也放不下了。從12歲就開始積累下來的各種人生問題終於都有了答案。她曾問過的那些「很大」的問題,比如人從哪來,到哪去、人去天國怎麼去等等,《轉法輪》一書都做了完美的解答。

「人怎麼轉生,沒人告訴我。一直到我看了《轉法輪》才明白 了,原來如果你是在原子的境界,原子跟原子之間它本身是沒有間隔的,你可以瞬間就到那裏去。」

選擇了一份特殊的工作

從此後,周美麗非常投入地修煉法輪功。那時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已進行了五年。她很快意識到自己有義務幫助制止這場迫害。 「法輪功在中國是受迫害的、非常嚴重的迫害,包括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樣驚世駭俗的事情,中共當然是要在暗地裏做,全世界的人當時是沒人知道的,要不是有人出來揭發,這個事情會一直進行。慘無人道,不要說人不能容忍,老天都不能容忍!」

好萊塢的星光大道上,每天有無數的遊客匆匆走過。周美麗和她的同修們,會把祝福默默送給每一位從橫幅前經過的人。(張文剛/大紀元)
好萊塢的星光大道上,每天有無數的遊客匆匆走過。周美麗和她的同修們,會把祝福默默送給每一位從橫幅前經過的人。(張文剛/大紀元)

周美麗思前想後,終於決定:將學校轉讓出去,以收留寄宿留學生的方式來維持一定的經濟收入,把多出來的時間用於每周固定兩三次到洛杉磯國際機場或好萊塢旅遊景點向中國大陸遊客直接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同時勸他們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

周美麗說:「那些遊客會一副把你當成空氣的樣子,哇,我心想,我第一次看到世界上有這樣的人哎,因為跟我生長的環境、跟我在美國身處的環境,那個落差太大了。」

不光落差大,還有人會懷疑她是拿了錢才來這裏的,甚至問她: 「你們這樣發報紙,一天至少給你25塊吧?」周美麗心中暗自好笑:「一天才25塊?太少了!我的時薪是一小時50塊哎。」

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甚麼樣的態度,周美麗都會把它當作一種修煉過程而坦然處之。

她也不認為放棄了做校長而來做這樣的事情有甚麼可惜: 「人的生命是非常重要的,教育是代代相傳沒有錯,一直都可以做下去。但是有些人,不瞭解真相的生命,很可能在今後的某一天他就失去真正的靈魂。」

周美麗相信,面對中共令人神共憤的暴行,是沒有中間地帶的,每個人都必須在正義與邪惡之間做出選擇,這才是事關眾多生命是否能在今後留存下來的大事。

雖然每次都盡力地講、盡力地勸,但對於到底每天能勸退多少人, 周美麗並不執著。她認為不管結果怎樣,做了都不會白做。

從空姐到校長再到義工,早已過了「知天命」之年的周美麗, 就這樣實現著人生中的一個個「美麗」轉身。

這一次的「轉身」之後呢?

「我很慶幸真正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也覺得這麼做是應該的,我還會繼續講下去,講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