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更加嚴格的國家安全審查,大幅遏制了中共對美公司以收購等形式的直接投資,但一項新研究顯示,中共正在鑽美國對初創企業監管較松的漏洞,今年以創紀錄的速度向高科技初創企業進行風險投資。

中共換方式持續覬覦美國科技公司

《華爾街日報》報道,根據這份來自紐約諮詢公司Rhodium Group的新研究所提供的相關數據,今年前五個月,中國(共)通過收購等形式在美國的直接投資跌入負值區域。

在華日提及的這份研究報告中,Rhodium公司披露,這些數據掩蓋了中共對美國技術的興趣。實際上,中共通過投資矽谷等地區的那些投資限制相對較小的美國初創公司,來持續覬覦美國的技術。

根據Rhodium的分析,在2018年1月至5月期間,中資在美國的風險投資已經達到了將近24億美元。這一數值相當於其在2015年的全年水平。

風險投資是指投資者針對具有巨大潛力的初創公司所進行的投資,這些公司在早期需要大量資金。它通常具有投資者群體,每位投資者都會持有小額股權,並隨著公司的發展逐漸投入更多資金。

報告指出,從2000年到2018年5月期間,Rhodium發現了1300多個針對美國初創企業的資助,涉及至少一家中共控制的投資者,代表了大約110億美元的中國投資。自2014年以來,大約75%的交易已經發生。

華日稱,該報告的調查結果可能會給美國國家安全的鷹派人物帶來新的動力,他們將中企投資列為對美國構成「不成比例的風險」,因為這些實體可能是由中共政府指示和補貼的。

中共鑽美國的投資漏洞

Rhodium發現,盯住創業公司的中國投資者歷來將其投資重點放在信息、通信技術領域以及醫療、製藥和生物技術領域。Rhodium的報告稱,中資還瞄準3D打印、機器人和人工智能等技術。最近向諸如矽谷癌症檢測初創公司Grail這樣的公司投入資金。

這些被Rhodium披露的有關風險投資的新數據所對應的時期,正值美國對中共投資採取進一步潛在行動之際。

由於複雜的法律結構和有限的披露要求,美國政府要對風險投資進行追蹤會相當困難。路透社此前報道稱,儘管美國對中共收購美國上市公司採取越來越強硬的態度,但對初創企業的投資,哪怕是來自中共政府支持的企業投資基本沒有觸及。因為按照目前的規定,風險投資公司沒有義務披露投資者是誰,企業本身也很少過問。

路透社此前披露,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兼史丹福大學教授張首晟創立的風險投資基金「丹華資本」,投資了一些矽谷最有前途的創業公司,如無人機、人工智能和網絡安全。該公司是在中共政府幫助下成立並且受到中共資助。這樣的公司不只一家。根據風險資本來源和公開信息調查,二十多家矽谷風險投資公司與中共政府基金或國有實體有密切關係。

Rhodium報告的撰寫者之一哈內曼(Thilo Hanemann)在一個採訪中指出,中國針對美國初創企業的投資較高,因為全球找不到矽谷的替代品。

比如,根據Rhodium和Baker McKenzie律師事務所的另一份新報告,隨著美中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中國投資者開始將目標鎖定在歐洲,其中新宣佈的在歐洲的中國兼併和收購交易在2018年前6個月達220億美元,而在北美只有25億美元。但中國投資者對外國高科技初創企業的投資在歐洲卻找不到同樣的替代公司。

美國擬收緊對風險投資的審查

上個月,白宮幾乎打算對中資在美國投資實施一系列嚴格新限制,包括風險投資資金在內,但最終決定通過推動一項具有類似目標的國會法案來實現。

國會議員們目前正在對該法案進行收尾工作,通過加強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權限來遏制一系列中企投資。

雖然CFIUS傳統上專注於外國收購,但新法案將加強該委員會的權力,審查外國實體在「關鍵技術」領域的少數股權投資,包括風險投資資金。

CFIUS前員工Stephen Heifetz表示,「有這種看法,就是擔心威脅到美國安全的許多技術轉讓都是來自新創企業」,Heifetz現在為CFIUS審查的公司擔任代理律師。

國會新法案的引入者之一、眾議員皮特爾格(Robert Pittenger)表示,中國人(中共)在找辦法鑽美國系統的空子,他們在這方面具有「攻擊性、協調性和創造性」。

他在周日的一份聲明中說,無論是通過網絡攻擊還是間諜活動,它們(中共)將繼續試圖使「我們的軍事和情報技術能力真空化」。他敦促美國「保持警惕和靈活性,因為美國面對這些「不對稱的威脅」。

那麼國會新法案所指的「關鍵技術」領域是哪些呢?國防部2017年一份具有影響力的研究報告可能會提供一些線索。報告確認了矽谷地區的一些熱門領域,包括人工智能、自動駕駛以及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技術。

報告還說,這些地區的許多著名的、高價值公司都拿了來自中國投資者的資金。其中包括Magic Leap,這是一家總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增強現實」公司。該公司價值約60億美元,已籌資超過20億美元,其中包括來自阿里巴巴的4億多美元。Magic拒絕發表置評。

美國人工智能公司Skymind從深圳騰訊控股有限公司和一家香港家族辦公室籌集資金,它的合夥創辦人尼克爾森(Chris Nicholson)說:「一些初創公司從中共籌集資金的渠道可能會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