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每年耗費數千億元的經費「維穩」,但這些經費早已成「維穩」官員的口中「肥肉」。他們與黑社會、黑保安相互勾結,騙取這些「維穩經費」。

據自由亞洲電台7月17日報道,河南省某鄉鎮一名信訪辦主任李崖(化名)近日接受中國媒體人採訪時,揭露了地方官員勾結黑社會,通過截訪斂財的部份黑幕。

李崖1996年入伍,2011年轉業至鄉鎮工作至今,曾任信訪辦主任、綜治辦副主任。他在2004至2008年期間,參與了當地政府的截訪工作。

李崖回憶截訪生涯時說,每年去北京二十多次,尤其在「五一」長假、「十一」長假期間,一個人連夜不休地開輛大麵包車到北京,如果順利,進京當天把訪民接回,遇到「搞不定」的訪民就僱幾個黑保安,把訪民打上車。

他說,一些黑保安常在國家信訪局外邊那些小旅館裏轉悠。小旅館會將訪民資料透露給保安公司,保安公司核實訪民身份後,立即通知當地政府。一旦對方確定是當地訪民,會向保安公司支付100元(人民幣,下同)「信息費」,其後漲至300元。倘若保安公司將該訪民送到地方政府,將獲得一萬至數萬元。

當地政府僱用黑保安攔截訪民是實行「分拆收費」,李崖說,如僅把訪民打上車,一人收費兩三百元;送往目的地,至少收2,000元。因此,在國家信訪局門前,常常停著一些大麵包車用來強行運送訪民;也有黑保安自籌資金購車,協助駐京辦人員抓訪民。一些小旅館通常被用作禁錮訪民。

李崖說,訪民的伙食很差,一棵白菜切了放點鹽水,幾十個人吃,米飯全是幾毛錢一斤的舊米。一間房十幾個人住,廁所門都是壞的。

如有訪民到中南海門口或天安門廣場請願被警察抓捕後,政府將支付更多的錢把人接回。李崖說,內地上訪高發區的鄉鎮,一年的維穩費用大概在一百二十萬元左右;有的縣估計花費近一億元。

湖北襄樊南漳縣訪民王豔曾親身經歷被黑保安從北京帶回家的過程。她7月17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在北京中南海府右街派出所,駐京辦請的黑保安把我截回去。湖北黑保安王一跟我說,(把我)押回去給他一萬多元錢。不把我交到南漳縣信訪局工作人員手裏,他這錢是拿不到的。他們拿到錢以後,才放我的。」

王豔說,黑保安王一還教她如何擺脫控制再去北京上訪,他們可分攤維穩費:「黑保安說我能跑脫,他再把我帶到北京,叫我再去中南海闖,又是他拉我回來,他想賺錢。結果我晚上沒有跑掉。他說,我跑出來打電話給他,我跑到一個親戚家裏,他上我親戚家找我。」

上訪13年的王豔揭露,湖北襄陽駐京辦工作人員與黑幫勾結,騙取政府維穩經費。她說:「駐京辦工作人員和黑社會聯合賺錢,駐京辦的親戚或朋友在北京買車,把人送回去一趟,包車是一萬多元,再請幾個打手,一次600元。」

3月5日,中共財政部提交給中共全國人大的報告顯示,中共政府今年的公共安全費(俗稱「維穩費」)預計接近2,000億元,比去年增加5.5%。

但外界對中共公佈的「維穩費」存疑,因為中共「維穩」經費預算早在2009年就達5,140億元,超過當年的國防預算4,807億元;此後「維穩費」逐年增加,2013年高達7,690億元,但此後由於該費用太高,遭到各界的廣泛質疑,中共不再公佈「維穩費」。

面對如此龐大的「維穩費」,中共「維穩」官員為此早已形成了「黑暗的產業鏈」,瓜分之。

在北京居住的武漢訪民許崇陽今年3月曾向大紀元記者披露,有官員背景的「維穩」保安公司專門經營遣返訪民的生意,甚至請一些所謂的上訪人到京上訪,從而獲得巨額報銷經費。

「上訪人不想來(北京),(保安公司)就說給別人錢,讓別人來。報銷的是14萬,給別人2萬,我不能說具體人的名字,這個事情是有的。」徐崇陽說,「拿納稅人的錢貪污,是非常黑暗的產業鏈。」

大陸獨立人權觀察員徐秦也曾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的『維穩』經費早超過軍費了,還依靠訪民信訪,形成了黑色產業鏈。不少監控人員就靠這個賺錢。我所知道的,有的訪民影響不是那麼大,地方政府就炒作起來,報上去說影響很大,可以拿到很高的監控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