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領袖會晤,全球矚目,中共憂雲密布。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兩人首度的一對一峰會。「雙普會」登場前一刻,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由於美國「多年來的無知與愚昧」,導致美俄關係跌宕至史上最糟糕;而俄羅斯外交部稍後也轉發特朗普推文,並回應:「我們同意。」

美俄在推特上隔空對話,讓「雙普會」未演先轟動。

俄羅斯外交部轉發特朗普推文,對特朗普稱由於美國「多年來的無知與愚昧」,導致美俄關係跌宕至史上最糟糕的言論表示贊同。(推特擷圖)
俄羅斯外交部轉發特朗普推文,對特朗普稱由於美國「多年來的無知與愚昧」,導致美俄關係跌宕至史上最糟糕的言論表示贊同。(推特擷圖)

在「雙普會」上,雙方會談超過2小時。特朗普會後表示,這是一場「非常有成果的會談」,「不但對美國有益,對俄羅斯有益,對全世界都有益」。

特朗普面對記者時強調,美俄關係「已經開始轉變」,這一切「只是起點」;普京也認同特朗普「將美俄關係帶回正常化」。

特朗普與普京,對外釋出一連串友善訊號,雙方僵局似乎逐漸破冰——卻也讓遠在地球另一頭的中共,擔心受驚。

美俄關係破冰 基辛格暗中使力

這一切,要從美國著名外交家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說起。

在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基辛格曾多次與特朗普會面,商討美國外交發展,特別是與俄羅斯的關係。

去年6月,在特朗普與普京於G20峰會見面前夕,基辛格便曾前往莫斯科會見普京,預先鋪路,當時基辛格強調,特朗普與普京「有機會修補兩國關係」。

在1960年代,美蘇冷戰最緊張時期,基辛格曾擔任兩國幕後協商的主要渠道,是美蘇領袖溝通的關鍵橋梁。

基辛格特別重視美、中、蘇聯三邊關係的勢力均衡,並提出著名的「三角外交」(triangular diplomacy)戰略,一度促使前美國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選擇與中共建交,聯合制衡當時威脅最為強大的共產蘇聯,也因此助長中共崛起。

如今,蘇聯解體,俄羅斯國際實力不復當年,中共取而代之,成為全球最大的共產威脅,並對全球各國展開政治、經濟與文化上的全面滲透。

不過,熟知共產黨的普京並不懼怕中共,中共也對俄羅斯這位老大哥幾乎沒輒。因此,倘若美國能在此刻,運用中俄獨特的地緣政治與微妙的外交關係,與俄羅斯拉近距離、進行合作,將成為中共最憂懼的局面。

美俄若聯手 中共陷五大困境

如果美國與俄羅斯關係回暖,聯手合作,首先將讓中共在國際舞台上少了一個鐵桿伙伴。

特別是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俄羅斯是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過去中俄雙方曾多次聯手阻擋攸關人權、正義的重要提案。如果少了俄羅斯助拳,中共將不敢貿然「單挑」各國共識,避免成為國際公敵,更不利於其推行「共產主義滲透全球」的統戰陰謀。

其次,美俄關係改善,將有助於穩定歐洲區域安全,緩解北約與俄羅斯的對立,削減雙方的衝突與敵意。特別是有特朗普這位「談判高手」、「強硬領袖」居中協調,可望帶動歐俄關係的改善、增進雙邊的溝通理解,烏克蘭等東歐國家的安全也可望獲得進一步保障。

而一旦歐洲局勢穩定,北約對俄羅斯的防衛工作將可大為舒緩,並將大量資源、精力轉移到對中共「一帶一路」與「政經滲透」的防堵以及對恐怖主義的監控防範,強化歐洲大陸對共產擴張的阻絕能力。

加上特朗普政府已經啟動對「印度—太平洋區」的外交合作與戰略部署,等於從東亞到南亞構築起對中共紅潮的防火牆。在印太區與北約、俄羅斯的聯合防堵與夾擊下,中共的外交與經貿擴張,將遭受前所未有的制約與壓制。

其三,中共此刻正與美國展開貿易戰交火,倘若戰線拉長、曠日廢時,中共勢必亟需尋找製造業商品的出口市場,並且擴大向俄羅斯進口原油。如果特朗普能說服俄羅斯與美國站在一起,對中國保持孤立,則中共將失去重大的貿易市場與能源支柱,貿易戰將更為雪上加霜。

其四,在朝核問題上,中共目前仍與北韓保持「唱雙簧」格局,中共並試圖拉攏俄羅斯,一起在幕後為北韓撐腰,並暗中輸送石油資助北韓。一旦美國爭取到俄羅斯與之合作,斷絕對北韓的秘密援助,則將加重北韓面臨的經濟制裁壓力與能源困境,並切斷中共暗撐朝核的另一隻臂膀。

到時候,不但中共在朝核問題上更顯孤掌難鳴,而當北韓看著中共被經貿戰打得鼻青臉腫、被國際社會孤立圍堵的脆弱窘境,更可能促使金正恩改變心意,脫離中共控制,向特朗普靠攏,與美國聯手為北韓開創新未來。

此外,一旦中共失去北韓,將丟失其恐嚇、訛詐國際社會的重要籌碼,未來將更難以行騙、難以立足,中共的國際地位與影響力或將一落千丈。

其五,目前中共的「一帶一路」政策已經在歐洲、南亞、東南亞等地相繼受挫,國際社會也認清中共「以金錢陷阱換取政經滲透」的新殖民戰略,中共等於自築高牆、四面碰壁,也因此近期轉趨低調,不再高聲宣傳「一帶一路」。

與此同時,近期以來,國際媒體相繼揭露中共企圖通過政治收買、經濟購併、金錢借貸、文化教育、科技竊密等手法滲透世界各國,包括歐、美、非、澳等地主要國家,都相繼對中共提出警告與警戒,世界各國對中國製造的手機、電腦、通信設備等產品也紛紛產生戒心,甚至禁止購買使用。

中共此刻的國際地位,堪比過街老鼠。一旦失去俄羅斯這個北國鄰居的支持,中共無疑將更形孤立,獨木難存。

設若美國贏得俄羅斯合作,並促使北韓跟著遠離中共,則中共將等於在東亞地區被全面圍堵、全面孤立;佐以歐洲北約、印度的聯合防堵,以及其它國家對中共統戰的抗拒或不配合,再加上美國長期的貿易戰施壓,中共很可能走入孤立無援的絕境,非但對外求援無門,還可能引發國內的經濟、金融、社會危機,甚至進一步衍生為中共政權存亡的政治危機。

中俄關係若轉變 國際社會或創新局

即使俄羅斯最後並未與美國全面合作,但只要美國能與俄羅斯建立互信溝通,在特朗普的穿針引線下,能在適當時候取得合作,或至少鬆動俄羅斯對中共的鐵桿聯繫,那也將有利於美方壓制中共的氣焰與擴張,深化美方對中共的經濟與外交施壓;並有助於特朗普在聯合國與北約整頓國際秩序,防堵共產紅潮與社會主義擴散全球。

因此,這次特朗普與普京會面,重點絕非「俄羅斯有無介入美國大選」、「俄羅斯是否真有不利於特朗普的黑材料」等反特朗普媒體關切的八卦消息。

真正重點在於,美國是否將與俄羅斯聯手,圍堵中共。這項結果,不僅牽動中共與共產主義的未來走勢,牽動國際社會的未來格局與秩序,也深深牽動每一位中國人民的未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