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剛拿到駕照,就幫姊姊搬家。姊夫開租用搬家車,姊姊抱著娃娃坐一旁,我獨自開他們的轎車跟隨,從美中俄州的辛西那堤出發,開向美東賓州的費城,近一千公里的路程。

才上高速公路不久,刺耳的警笛聲呼嘯而來,突然四、五輛車頂閃著燈的警車包圍了我們。警察看了我們的駕照開始問話,不一會兒嚇人陣仗就撤了。原來,辛市有個中餐館發生命案,凶手胖胖的看似姊夫的模樣。也難怪,在西方人眼中,華人都長得一個樣。

在平直的公路上,初時的驚擾早已煙消雲散,舒懶的氛圍漸漸迷漫。進入維州山區蜿蜒起伏的公路,猛然驚醒,抓緊方向盤,緊盯著前導的搬家車車尾,再美的風景也不吸睛了。搬家車開得那麼快,又忽左忽右,跟得全身緊繃,心裏嘀咕,姊夫怎麼了,怎不體諒新手上路。

很不尋常地,左邊出現了休息區的叉路。天啊!前導車沒打方向燈竟然開出去了,更驚心的是,發現那車頭形狀不對,糟!跟錯車了。難怪那輛被緊跟的搬家車會猛地一閃,甩掉我這個意圖不明的跟班。

怎麼辦?當時沒有手機,竟然沒記下費城的地址,也不知搬家車的車號。硬著頭皮往前開。謝天謝地!姊姊一家已等在收費站了。

這一趟搬家,烏龍得令人笑到淚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