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峰會7月16日登場,同天外媒爆料,令歐盟國家擔憂的「一帶一路」項目在歐洲小國黑山已經受到困擾。黑山因為一期工程已經背上沉重債務,無力再承擔更多債務完成該項目。

黑山的艱難抉擇

路透社報道,位於黑山風景如畫的莫拉卡河峽谷(Moraca river canyon)上方,數十名中國工人正在穿過歐洲南部一些最崎嶇的地形建造一條「最先進」的高速公路。

這條長達165公里的高速公路被描述為,具有雄偉的橋梁和深邃的隧道,是一條通往現代世界的通道。

這個項目旨在把黑山出海口巴爾港和其內陸鄰國塞爾維亞連結起來。但當首都以北、綿延41公里的山區工程完成後,該政府開始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

在第一階段的建設中,中共貸款使黑山的債務飆升,迫使政府用提高稅收、凍結部份公共部門的工資,並取消一些福利政策的辦法來解決其財政問題。

報道稱,黑山今年的債務預計將接近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0%,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該國無力承擔更多的債務來完成剩下的工程。

「他們如何能夠完成它(高速公路)是個很大的問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歐盟官員說,「他們的財政空間在大幅縮水,他們已經在扼殺自己,而目前的狀況是,這是一條未能完成的高速公路。」

黑山的這個項目在歐盟成員國和那些打算加入歐盟的國家(黑山、塞爾維亞、馬其頓和阿爾巴尼亞)中,引發激烈的爭論,擔心這是中共在歐洲施加影響的項目之一。

歐洲議會國際貿易委員會主席朗格(Bernd Lange)表示,中共加大對歐洲國家投資的背後,可能是間接換取對歐洲政治的影響力。朗格希望歐盟委員會和各成員國政府,必須檢視中共對歐洲的投資背後有甚麼目的。

中共利用「一帶一路倡議」擴展其經濟範圍,並抓住一些貧窮國家希望改善基礎設施建設的心理,向其作出基礎設施轉型的重大承諾,吸引這些國家從中共那裏獲得高利息貸款。

很多貧窮小國如斯里蘭卡、吉布提和蒙古,已經發現受債務拖累,從而更加依賴中共的「慷慨解囊」。

報道稱,黑山是發現自己處於這樣一個境遇的第一個歐洲國家。

對此,對高速公路項目深有研究的學者格里奇(Mladen Grgic)說:「這條高速公路是黑山的一個大協議。它提醒人們想起了Tito,以及社會主義大項目在該地區的日子。」

Tito指的是前南斯拉夫的共產主義領導人鐵托(Josip Broz Tito)。

格里奇說:「但這是一個陷阱。現在它已經開始了,無論它有多麼的有害,政治家們都無法去阻止它。」

黑山和中共的PPP方案引國際社會擔憂

黑山原本打算通過建造此條公路促進該國的經濟增長,加強與塞爾維亞的貿易,改善道路安全。但該國意識到其能夠承擔更多債務的餘地很少,政府對建造該高速公路接下來三個階段的選擇很有限。

該國現在傾向於建立一個公私合作夥伴關係(PPP),也就是說,外部合作夥伴將會負責建設和營運該公路,並有權管理該公路30年時間,以獲得投資回報。

中共國營企業「路橋建設」正在為黑山建造第一部份的公路,其在今年3月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承諾在PPP的基礎上完成該公路的剩餘部份的建造。

但歐洲貸款機構擔心,黑山將需要向中企提供昂貴的收入保障來完成此項目。這可能會加劇其財務困境。

歐洲投資銀行(EIB)的一位官員表示,「我們告訴他們(黑山領導人),他們的PPP模式不具有可融資性,他們將承擔自己無法管理的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今年5月警告黑山政府不要採用PPP方案,這可能會引入大量的債務。一名官員建議,黑山最好等加入歐盟後再去完成高速公路建設。因為一旦黑山成為歐盟的一部份,就將會獲得來自歐盟的更具結構性和凝聚性的資金。

「一帶一路」加劇貧窮小國債務風險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今年3月發佈的一份新研究報告指出,中共所推出的「一帶一路」項目,可顯著增加眾多小國的債務,其中8個國家的風險尤為令人擔憂。而黑山就是其中一個國家,其他7個國家分別為巴基斯坦、吉布提、馬爾代夫、老撾、蒙古國、塔吉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

評論認為,中共提供高利息投資的目的就是,如果這些國家中有任何國家在債務管理方面遇到問題,那麼中共將會處於一個強有力地位,從而能夠影響這些國家的戰略決定,或者獲得重要基礎設施的控制權。

斯里蘭卡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去年12月,該國因無力償還債務,而將其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的控制權移交給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