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歐洲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7月13日在接受英國《星期天郵報》記者採訪時,當被問到是否會在2020年競選連任時,特朗普表示:「我完全打算這樣做。似乎每個人都想要我(競選連任)。」「我沒看到任何人(可擊敗我)。」他並指民主黨內沒有適當人選可以與之匹敵。

這顯然是特朗普首次明確證實他將競選連任。此前,海外媒體雖然報道特朗普在2016年當選總統後,就開始為連任做準備,並很快就籌集到了1400萬美元,共和黨全國委員會2017年4月也證實,該委員會同期也籌集了4130萬美元,不過,彼時特朗普並未公開確認是否希望連任。如今,特朗普的表態說明他對競選連任已成竹在胸。

特朗普的自信源於自其上任後,美國經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繁榮景象。美國資深經濟記者歐文(Neil Irwin)6月初曾在《紐約時報》上發表專欄文章:「就業數據好到讓我們詞窮了。」據報,美國上個月新增就業22.3萬個,遠遠超過經濟學家預測的18.8萬個,失業率同樣跌破專家眼鏡,從4月份的3.9%再降到3.8%,創下18年來新低點。對此,歐文在文章中表示,發現很難找到形容這股經濟強勁表現的單詞,或許可以勉強使用「精采」和「優秀」這兩個詞。

特朗普的自信還源於他上任以來,頂住各方壓力,尤其是主流媒體的詆毀和炮製的假新聞,推行了包括減稅在內的一系列改革,兌現了自己競選時的諸多承諾。其國內支持率超過50%就足以說明問題。

2016年特朗普競選委員會的紐約州亞裔事務共同主席、現在特朗普中期選舉競選總部的籌款委員會成員樓新躍認為:「特朗普在兌現競選承諾方面是歷任總統中做得最好的一個,也可以說是最認真的一個。」「我們華人給特朗普競選承諾兌現情況曾經做過一個表,最新的我還沒看到,截止到去年為止,就有50多項承諾兌現了。」他說,白宮中也專門有人做這樣類似的表格,時時檢查每一個承諾的兌現情況,「這是歷任總統中第一次有這個內部監督、自我約束的一個制度。」

而根據最新統計,特朗普在推特上的粉絲超過了五千萬,在全球各國領導人中排列首位。其一舉一動都能引來大量的關注,其影響力可見一斑。

特朗普的自信同樣來自其在國際事務中的長袖善舞。他施壓朝鮮迫使其原則上同意棄核,並實現了美朝領導人歷史性的會晤;他退出伊核協議,警告伊朗勿繼續發展核武,並擬施以嚴厲制裁;為改變不公平、不公正的對外貿易,他以前所未有的強硬姿態在貿易領域對北京施以加關稅、制裁中興等重手,要求其兌現當年入世時的承諾,開放市場,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等;他提升美台關係,派航母游弋台灣海峽;他還要求北約各國增加軍費開支,要求歐盟改變與美國的貿易順差⋯⋯雖然他的所作所為引起了很多爭議,但沒有人否認,特朗普正在改變世界的經濟格局,乃至政治格局。

強勢、堅定的特朗普在改變美國、改變世界的同時,也在贏得越來越多捍衛傳統的美國人和世界他國人民的支持。近期特朗普訪英時,英國9位軍界元老發聲支持特朗普就是一個例證。

這樣的特朗普本就讓色厲內荏的北京少了底氣,在其宣佈競選連任後,北京的寒意更濃了。為甚麼呢?據旅美的海外學者何清漣女士日前撰文稱,對於貿易戰,北京寄希望於三點:一是寄希望世界上多數國家可以聯手遏制美國;二是寄希望於美國人民將特朗普趕下台;三是希望於美國的其他對手不斷製造新的麻煩,在美國國內,北京寄希望於民主黨等進步派不斷搗亂等;在海外,則寄希望於北韓等攪局。也因為有這樣的希望,所以北京一直在採取拖延戰術,拒絕進行根本性的變革。

在筆者看來,北京希望可以和歐盟、加拿大、澳洲等聯手遏制美國的可能性不高,因為西方國家雖然在貿易問題上與美國存在分歧,但這些分歧在擁有相同價值觀的這些國家間可以通過談判解決,即便解決不了,也不會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更為重要的是,在西方國家看到美國領導力強勢回歸後,它們也開始在一些事情上強硬起來,比如針對中共的滲透,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在採取行動予以遏制。是以,北京寄予的第一個希望落空的概率很高。

北京寄予的第三個希望目前雖然給特朗普製造了不少麻煩,但查了一年多無果的「通俄門」正在讓人們質疑民主黨人的用心,而一旦相關內幕被國會議員揭開,民主黨受到重創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北京寄予的第二個希望,隨著特朗普的公開選拔競選連任,實現的可能性同樣相當低。以特朗普所取得的政績和持續攀升的支持率看,美國中期選舉乃至兩年後的大選,共和黨取勝概率相當大,「我很特朗普」成為共和黨候選人當選的時髦語不妨視作一個預兆,反觀民主黨,當前也確實並無一個人物可以壓過特朗普的風頭。

或許,特朗普在此時宣佈競選連任,也不排除在傳遞信息給北京:貿易戰不要實行拖延戰術,不要抱甚麼幻想。面對「讓美國繼續偉大」的特朗普,不願在根本經濟結構進行改變以滿足美國要求的中共還能拖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