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是「香港六七暴動」50周年,由於中共的官方檔案至今未解密,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程翔發表新書《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解讀吳荻舟遺稿《六七筆記》,以及大量英國的解密材料等,首次發現中共在港有兩個地下黨系統,並指出六七暴動對中共政治及經濟造成嚴重的損失,令港共(土共)地盤縮小,大量地下組織曝光於眾目睽睽之下。

上周六(14日),程翔的新書發表會座無虛席,包括前高官王永平、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吳藹儀,及多位專欄作家及網誌作家到場支持。

新書主要分為兩部份,一是對六七暴動的起因、目的、過程、組織、領導、動武、落幕,到英方如何應對、當事人吳荻舟的反思,以及作者程翔本人的讀後感。另一部份是程翔對吳荻舟的《六七筆記》逐條註釋講解。

《六七筆記》這本小冊子是當時吳荻舟的隨身工作筆記,紀錄了1967年4至8月期間,有關中共當局對香港的工作及指示。

程翔在介紹近600頁的新書時,自嘲是「抄書」,因為書中很大部份的內容是抄來的:「資料的彙集多過我的原創性。」他解釋甘願做「文抄公」的原因:「最大的原因是如果能將相關資料彙集一起的時候,就起到『立此存照』的作用,這個『立此存照』的作用,對現在很多人想漂白歷史起到抗衡的作用。」

整理《六七筆記》五大發現

程翔指,在整理吳荻舟的《六七筆記》過程中有五大新發現。一是中共與英國之間在1945年有密約:港共不會挑戰港英政府在港的管治權。

二是中共在港有兩個地下黨組織。程翔直言他1989年辭去香港《文匯報》工作,當時還不知道中共在港原來有兩個地下黨組織,「直到看到吳荻舟的筆記後,才知道原來除了我們比較熟悉的『港共公委』之外,還有一個叫做『香港城市工作委員會』。兩個原來是平行的組織。」

三是六七暴動期間,從中共中央到香港的組織指揮機制。

四是港共發動暴動的主要目的──奪取港英的管治權(訛稱香港人盼望早日解放)。

五是沙頭角槍擊事件的真相:它是由中共中央軍委策劃指揮,由解放軍正規軍執行。程翔說:「事實上我找到文件,充分說明這是中央軍委直接策劃指揮,由解放軍正規軍、正規部隊執行。正規部隊就是廣州軍區,廣東省軍分區守備師7085部隊執行。這就完全推翻了以前所有的說法,指是民兵的做法,民兵一時衝動的做法,這是傳統的講法。」

程翔認為,六七暴動有機會非由中共中央發動,或由地下組織港澳工委發起,中央「被迫」支持香港左派鬥爭。根據吳荻舟生前日記,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雖支持暴動,包括曾想協調廣州紅衛兵支援土共,但周恩來同時明確狠批香港左派,認為他們的行動是「迫中央上馬、虛報軍情」,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

左派暴動五大嚴重錯誤

程翔指,早在1978年中共召開的港澳工作會議已承認發動六七暴動是錯誤的。他找到當年《關於港澳工作會議預備會議情況的報告》,明確指出六七暴動不符合中共中央的方針,實行反英第一,收回香港第二,「在香港搞同盟罷工、武鬥,企圖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後果極其嚴重。這是中央的定性。」

他又說,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前副主任李後在其《回歸的歷程》一書中也提到,六七暴動「做為指導一場鬥爭的思想和路線卻是錯誤的,造成的損失也是嚴重的。」

到底六七暴動的錯誤為何,無論是1978年的工作報告或是李後的書,中共至今皆沒有指出具體的內容。程翔則將其歸納為五點嚴重錯誤:一是違反中央對香港的整體政策,即是中央長期利用香港的政策。

二是違反中英密約,威脅港英政府統治地位,也解釋了1959年北京召開50天的整風會議,不斷要香港左派不要在港搞第二權力中心等。

三是違背中共中央的白區工作方針。白區是指國共內戰時期國民黨的統治區,香港屬於白區。中共的統治區稱作紅區、解放區。

四是違背中共在冷戰時期的「拉英打美」外交方針。

五是暴露了中共的地下工作網絡。程翔說:「因為在暴動中很多是屬於中共要保密的組織都曝光了。」他直言當時周恩來都無奈地說:「這些人都給你們捅出去了。」顯示損失很大。

致港共地盤縮小 蟻竇曝光

六七暴動對中共及港共的損失可分為政治及經濟上兩方面。程翔分析,政治上的損失是造成香港左派地盤縮小,很多地下黨員(「白蟻」)和組織(「蟻竇」)都曝光。

關於左派地盤縮小,他引用李後在他的回憶裏所說:「經過這次事件,愛國力量受到很大的削弱。港九工會聯合會的會員人數從事件前的28萬,減少到18萬多人。《大公報》、《文匯報》、《新晚報》、《商報》、《晶報》5家愛國報紙的發行量由原來佔全港中文報紙發行總量的三分之一,下降到十分之一。原來在香港和東南亞享有聲譽的香港『長城』、『鳳凰』、『新聯』三家愛國電影公司,也失去了市場,從此一蹶不振。」(見《回歸的歷程》pp 60-61)

至於「蟻竇」曝光,程翔坦言這部份不在書中,因為是自己的進一步解讀。因吳荻舟的文稿中,有一篇標示為「絶密」級別的文件《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談話記錄》,是他在1966年5月4日接待港澳工人時的講話,透露了一個秘密,原來中共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白蟻政策」,希望透過埋藏在各地的「白蟻」,不聲不響地對所在地起蛀蝕作用,直到有一天大廈倒塌。程翔解釋:「白蟻政策是甚麼?就是白蟻蛀蝕房子,不聲不響將屋子咬爛,要香港的左派學習白蟻精神。」

那麼誰是「白蟻」、甚麼組織是「白蟻」的「蟻竇」?程翔引用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博士陳偉中2016 年 6 月的博士論文《「六七暴動」前後香港的左派文藝刊物──以《海光文藝》、《文藝世紀》、《青年樂園》為中心的研究》,論文中指《海光文藝》、《文藝世紀》、《青年樂園》皆屬於中共的「灰色組織」,即二、三線的保密組織及機構。他說,陳偉中以文化線為例,指出哪些是紅色機構、灰色機構及外圍之外圍機構,這些就是吳荻舟講的「白蟻」和「蟻竇」。

程翔在介紹的過程中,輔以投影片講解。當講到此,他表示此張投影片要取下,因為當中涉及太多人物,台下一片笑聲,有人表示來不及拍下來。他接著說,當年六七少年犯石中英曾將香港社會的名人羅列出來,《青年樂園》就是灰色的白蟻「蟻竇」,「蟻竇」中有現時香港社會知名人士。

經濟損失方面,程翔在吳荻舟的筆記中寫得很清楚,中國在香港的銀行系統,那時共有九家,受到提款潮的衝擊很嚴重。同時中國的外匯積累工作受到影響,外貿也大受影響。暴動前,中國貨在香港市場的佔有率高居首位,暴動後急劇下降,直到1982年才重新回到第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