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曾有多次機會觸發成為戰爭,但在港英政府忍耐及巧合下才沒有發生,例如廣州紅衛兵準備揮軍軍入港,所幸兩派紅衛兵不和,令支援香港暴力鬥爭工作未成事。

程翔曾經採訪當時的紅衛兵小頭目講到,當時已準備好物資,就等中共中央一聲令下便揮軍香港。他強調,英國政府當時已做好最壞的打算,同時採取不挑釁、不令事態惡化的克制態度,並做好撤僑及還擊部署,無論在危機管理或策略上都比港共高明,明顯比中共聰明。

他又說,香港意識的產生需要經歷多次港人的集體回憶,第一次是六七暴動,第二次是八九運動,第三次是2014年的雨傘運動:「這三次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凝固起來。……六七暴動當時來講是影響每一個人,以前香港有所謂『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當時大家都是想是暫時居住香港,以後會返回大陸。六七暴動之後沒有了,獅子山精神漸漸代替。」他認為港人因看到暴動因此決定紮根香港。

程翔又不點名指有人曾發文指六七暴動是出於愛國家的觀點是「bull shit」(廢話)。他又說2016年年初一旺角騷亂欠組織,與暴動沾不上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