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政府7月10日宣佈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擬增收10%關稅,使得中美貿易戰升級。智庫專家表示,新一輪對華關稅的懲罰更具殺傷力,可能促使雙方下一步談判,但前提是中方必須做出重大讓步,不可能重複之前的三次談判。

7月6日,中美兩國互相徵收34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四天後(10日)美方宣佈加徵2000億美元關稅,同時公佈商品新清單。

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的報告分析,新一輪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清單中,消費品的比重首次達到23%,但仍以中間產品居多,約佔一半(47%)的份額。

擬受影響的前十位消費品分別是:電話(240億美元)、電腦(80億美元)、家具(110億美元)、椅子(100億美元)、燈具(70億美元)、旅行包(70億美元)和農業及食品(60億美元)。受影響的家庭用品包括真空吸塵器(18億美元)、烹飪用具(38億美元)和冰箱(10億美元)。(括號內金額為2017年的貿易統計數據)

擬受影響的前十位中間產品和資本品分別是:電腦零件(150億美元)、汽車零部件(90億美元)、鋼鐵產品(80億美元)、塑料(60億美元)、電力變壓器、靜態變流器和電感器(50億美元)和鋁(7.94億美元)。

中美雙方可能進行貿易談判

全美廣播公司CNBC的報道援引新加坡發展銀行首席行政官高博德的話說,特朗普政府計劃徵收的新關稅對中國打擊的嚴重程度要超過此前第一批340億美元的進口徵稅。

新關稅針對的產品大部份是成品,是中國出口創匯的主力,但是對美國來說,類似產品能從其它供貨渠道獲得。

同時,對製造業這一中國主要出口工業加徵關稅,將危及中國外匯主要來源,對中國的資本控制體系產生巨大壓力,甚至可能造成金融體系的不穩定。近一段時間人民幣的匯率一直承受下行的壓力,只有中國增加美元外匯儲備才能幫助減輕壓力。

報道指出,新關稅還可能加速低薪製造業從中國轉移到其它國家,如越南和孟加拉。但即使沒有新的關稅,很多如成衣、紡織品等出口型企業,已經在考慮中國人工的工資多年經歷兩位數字增長後將企業外移。新關稅只能會加劇這種轉移,而中國對此準備不足。

從中共官方反應來看,在美國宣佈追加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後,中方回應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但尚未宣佈具體對策。

而因2017年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價值1350億美元,已無法等量對美加徵關稅,而非關稅壁壘報復也難以施展,加上貿易戰前景帶來的美企遷出,股市、匯市波動困擾,在此背景下,持久貿易戰的前景在中國內部引起越來越大的恐慌。學術界和主要的官員私下質疑,中共高層是否做出了重大誤判。

中共商務部周四(12日)透露,中方可與美方談判的意願。

同日,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 Munchin)出席國會聽證時指出,如中國(共)希望認真進行結構性變革,美國可以與其討論這些問題。

對議員提問,特朗普政府現在是否在等中國(共)政府率先提出談判邀請,姆欽對此拒絕評論。

專家:中美達成協議的前提是中方必須重大讓步

外界認為,中美如能達成協議固然好,但前提是中方必須做出重大讓步。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認為,美國與中國多年來打交道的經驗已經證明,除了對中國(中共)採取強硬措施,美國已別無選擇。

他說:「有一派人士認為,我們是沒辦法和中國人談判的,他們不會遵守承諾。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他們難受一會兒,然後我們再談判。我說的『一會兒』絕不是僅兩個月。」

他認為,中美5月未能達成協議的原因是,美國認為,中方的建議無法有效消除中美之間的巨額貿易赤字。

據中國海關的最新統計,中國6月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擴大到289.7億美元的單月最高紀錄,在中國整體貿易順差中的佔比高達70%。

史劍道表示,考慮到美國政治周期的特點,特朗普政府也可能會希望從快解決問題。他說,白宮正在考慮的是要甚麼樣的對華貿易協議能維持到下一次總統大選。

「目前還沒有達到出甚麼價或者做甚麼的層面上。」他說,「他們在討論的是如何做。我了解的是這些討論已經開始了。我個人認為,到8月中旬前後,我們會宣佈我們達成了某種協議,這個協議將可以支持一年半的時間。」

前美國助理貿易代表雷明(Claire Reade)認為,考慮到全面貿易戰將對中國極為不利,中國選擇儘快與美國妥協將是明智之舉。她說:「中國想要的是儘快解決(與美國的貿易爭端),這樣它才能保持穩定,解決國內問題,繼續經濟發展、發展科技,繼續做它想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