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技智庫表示,中共發佈聲明,企圖自我標榜為「自由貿易美德典範」,但因聲明內容與現實嚴重脫節,只能歸入「小說」類別。

中共商務部周四(7月12日)刊發對「美301關稅聲明」的回應,用中英文發表,引發熱議。美排名第一的科技智庫科技信息和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周五(13日)發表文章,逐條解析中共商務部的聲明。

文章指,解讀聲明的重要之處在於洞徹中國(共)大規模全球努力的目的,它是想通過將美國描繪成不公平的保護主義者,以及標榜自身作為自由貿易美德典範來獲得道德制高點。

文章寫道,「請別搞錯了,中國(共)的聲明屬於小說。」

根據賓夕凡尼亞大學發佈的《全球智庫報告2016》,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在科技創新領域排名世界第二,美國國內排名第一,是美國當今最權威的科技創新智庫,長期跟蹤中美高科技領域政策,包括貿易部份。

中共在全球貿易政策中的雙重標準

以下是IFIF對中共商務部聲明的九條解析,從中可以看出中共在全球貿易政策中的雙重標準。全文翻譯如下:

一、中共稱,「美方污衊中方在經貿往來中實行不公平做法,佔了便宜,是歪曲事實、站不住腳的。美方出於國內政治需要和打壓中國發展的目的,編造了一整套歪曲中美經貿關係真相的政策邏輯。」

ITIF解讀:即使到現在,中共尚未正常回應近期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301調查報告中「細節清單」中的所有指控,這些指控詳細列舉了中共一連串不公平的做法。

甚至連ITIF 2012年的工作報告中——「適可而止:直面中共創新重商主義」裏列舉的中共違反貿易規則行為,中共官方都無法反駁。

二、中共聲稱中國經濟的成功從來不是對外推行「重商主義」的成功,從來不是實行所謂「國家資本主義」的成功,而是堅定推進市場化改革和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的成功。

ITIF解讀:當中國企業使用中共政府的資金購買美國科技公司時,為了獲得美國技術願意高於市場價出手,它不把這種行為叫「重商主義」。

三、中共說,美方出於冷戰思維,對自身享有比較優勢的高科技產品出口實施人為限制。

ITIF解讀指出,中共政府長期用這當藉口,但它的說法可簡單理解為:「把你們最有價值的防禦技術賣給我們,這樣我們就可以加速裝配軍隊,而你的貿易逆差就會降低。」

目前,中美之間的現實情況卻是中國(共)政府實行進口—替代政策,並限制美國商品進口,包括半導體。

註明:ITIF長期跟蹤高科技,包括半導體產業的淨出口情況,是美國排名第一的科技智庫。

四、中共說,中國(共)政府已建立了相對完整的知識產權法律保護體系,並不斷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主導作用,推進設立知識產權法院和專門審判機構。

ITIF表示,中國(共)法院認定美國科技公司高通(Qualcomm)違反反壟斷規則就是最好的反駁例子。中共不僅要求高通支付過高的罰款,還要求它將技術許可以折扣價轉讓給中國公司,但世界上沒有其它國家這樣做。

同時,(美國)知識產權委員會在「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報告中,調查發現中國的知識產權盜竊每年使美國經濟損失6,000億美元。

五、中共說,關於所謂的「強制技術轉讓」問題。中國政府沒有對外資企業提出過此類要求,中外企業的技術合作和其它經貿合作完全是基於自願原則實施的契約行為,多年來雙方企業都從中獲得了巨大利益。

ITIF表示,如中共所言,為何歐盟對自己公司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如取消中國合資企業要求,只有12%的受訪者會選擇與現有的中國合資企業合作?是何導致學術研究結果跟中共官方所言不同?

正如美國作家普魯道姆(Alex Prud’homme)所述,「外國公司被給予一定靈活性,可決定是否要遵守中國(中共)的強制技術轉讓(FTT)政策」,但所有這類嘗試結果都面臨中共政府指企業違規。

正如美國經濟學家侯特(Thomas Hout)和葛馬瓦(Pankaj Ghemawat)在《哈佛商業評論》中所指,「在華跨國公司工作的高管私下承認,對強制技術轉讓(在中國)提出正式投訴或提起訴訟通常沒有絲毫好處。」

六、中共認為,關於「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政策,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中國政府實施這些政策主要是指導性、引領性的,並且對所有外資企業都是開放的。

ITIF表示,中共按照「中國製造2025」計劃向中國公司提供數千億美元的補貼,且不對美國企業提供,還說這不是其「指導性文件」?

七、中共表示,美方聲稱「一直耐心地」對中方做工作,而中方置之不理。事實上,中方始終高度重視雙方存在的經貿分歧,並一直以最大誠意和耐心推動雙方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分歧。

ITIF表示,正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所記錄的那樣,美國政府已經與中國政府在十多年的正式對話中提出這些問題,而中共政府已經使用拳擊比賽中的「以逸待勞」(Rope-a-Dope)、伺機反攻策略——拖延時間、轉入下一次磋商,然後繼續那麼幹。

八、中共說,對於美方一再發出的貿易戰威脅,中國政府反覆申明「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的原則立場。中方堅持不打第一槍,但在美方率先打響貿易戰的情況下,被迫採取了對等反制措施。

ITIF表示,中共不光是開了第一槍,而且在其長達二十年來的不公正重商主義策略下,已對美國開了不下一千槍。

ITIF的聲明指出,「是中共開始了這場戰爭,而特朗普政府才是只作出回應。」

九、中共說,不管外部環境發生甚麼變化,中國政府都將堅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保護產權和知識產權,發揮企業家的重要作用,鼓勵競爭、反對壟斷,繼續推動對外開放,創造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堅定支持經濟全球化,堅定維護國際經貿體系,與世界上一切追求進步的國家共同發展、共享繁榮。

ITIF表示,中共總是這樣說,但它不那麼做。

ITIF曾在2015年公開發表報告(題為「虛假承諾:中國(共)的入世承諾與實踐之間的巨大差距」)指出,「跟2001年中國入世議定書逐條對比下,我們發現在世貿對限制市場准入或限制技術或知識產權轉讓領域,或者在對國有企業(SOE)和出口行業持續的補貼等規定上,中共完全沒有遵守其入世承諾和成員資格要求。」

ITIF周五發表的文章說,「全球媒體、政策制定者和公民不應掉進中共標榜自己為受害人的圈套中」,對中共二十多年的違規行為,應當在公眾輿論中給予公正的回應和裁判。

它說:「中共公開違反世貿組織規則和條款是顯而易見的。如果中國不像一個合法的世貿成員,那麼全球貿易體系的完整性將受到影響。」

貿易戰中 美官方聲明和調查明顯勝出

隨著中美貿易戰升溫,從中美官方發表的聲明和回應上看,美方無論在份量和深度上都佔上風。

貿易代表辦公室在3月22日發表了對中國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和技術革新方面的政策、行為和實踐的301調查報告。報告正文182頁,參考文獻注釋1138個。報告中既有數據也有圖表,既有事實也有案例,且論述嚴謹、邏輯清晰。

且從2001年以來USTR每年都撰寫關於中共履行世貿情況的報告給美國國會,迄今共發表16份。以上報告都可公開查閱。

6月19日,白宮發表了《中國的經濟擴張是如何危害美國和世界的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報告》,全長35頁,參考資料備註163條。

其中列舉了50多項中共危害美國和世界技術、知識產權的行為、做法以及法律,所有指控都有註明出處,包括諸多引用中國大陸的商業組織、智庫以及政府機構的公開報告,這些文件包括《2006年中國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倡議》等文件。

但中共抓住報告題目中的「經濟侵略」(Economic Aggression)進行立場性分析和反駁,被外界認為非常不專業和低級。

還有美國國會研究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中美貿易問題》報告,於4月16日發表。全文長71頁,17個圖,9個表格,266個資料來源注釋。

國會研究局報告是專為美國國會議員所寫,學者邢予青在《金融時報》上發文指,該報告觀點中立,不僅包括支持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的研究結果和論述,也包括反對特朗普對華貿易政策的研究結果。

對比中共政府,只有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6月28日發表的《中國與世界貿易組織》白皮書。這是中國入世十七年來首次發表的報告,雖一萬多字,但除列舉中國已經和將要進行的貿易自由化改革,卻沒有對美國上述報告中的指控進行任何辯解或者反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