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500億美元的關稅計劃還沒有完全實施,特朗普政府快速推出了第二輪2000億美元的徵稅計劃。特朗普說過,如果中共繼續報復,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也將被加徵關稅。

中共怎麼也想不到,一個商人出身、一直說與習近平關係不錯的古稀老人,不僅說到做到,而且出手這麼快、這麼重。中共震驚之下,鋪天蓋地指責美方發起貿易戰,路透社報道說,中共7月12日指責美國是「貿易霸凌」,對全球的價值鏈構成嚴重威脅。那麼究竟是誰發起貿易戰的呢?

7月6日,美國率先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已經實施的是340億美元。按照美方的說法,另外160億很快就要實施。而中方隨即宣佈,對美國進行同等規模的「報復」。

單從7月6日來看,是美方先開了第一槍,發起了加徵關稅。但是時事分析人士何堅認為,美國很無辜,美國是在無奈的情況下進行自衛的。

特朗普前任首席策略師班農在7月6日加徵關稅的當天,對《華爾街日報》表示,「中共過去20年都在跟我們打貿易戰,現在終於有人挺身而出還擊。」

大紀元早前分析,在1985年,中美貿易還非常平衡,進出口都是39億美元。但是隨後,被中共扭曲得越來越不平衡了。到了2002年,中共對美國的貿易順差首次突破了1000億美元大關。此後的15年,這個差額逐年加大,去年達到了3752億美元。

政論家陳破空表示,特朗普本來想用500億美元的關稅制裁中共,目的是以戰止戰,但是中共進行了報復。陳破空指出,「中共的報復含義很清楚,就是要對美國商品保持超高關稅,就是要保持中國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就是要佔美國的便宜,把便宜佔到底。」

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資料,美國對中國一般商品徵收3.6%的關稅,中國卻對美國徵收9%的關稅;美國對中國農產品徵收4.4%的關稅,中國卻徵收平均15.6%的關稅;美國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中國卻對進口汽車徵收25%的關稅。

現在中共報復以後,上述三類產品中美關稅對比分別變成:一般商品,28.6%對34%;農產品,29.4%對40.6%;汽車,27.5%對50%。顯然,中國對美國商品徵收的關稅,仍遠遠凌駕在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之上。

圖為中美貿易第三輪談判6月3日結束後,美國國商務部長羅斯(左)對談判結果只發表了一句,會談涵蓋一些「有用話題」。(ANDY WONG/AFP/Getty Images)
圖為中美貿易第三輪談判6月3日結束後,美國國商務部長羅斯(左)對談判結果只發表了一句,會談涵蓋一些「有用話題」。(ANDY WONG/AFP/Getty Images)

是誰在發起貿易戰呢?這些數據資料已經說明了問題,發起貿易戰的正是中共。何堅表示,自從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一直在鑽國際貿易規則的空子,佔美國人的便宜。而美國人一直沒有還手,希望它能夠自己改變。但是中共從來沒有改變的意思,美國被迫發起關稅制裁,強迫它改變,它就說美國「貿易霸凌」,這是典型的「強盜邏輯」。

其實對中共長期的不公平貿易,美國人很清楚。在7月11日國會舉行的一場有關中美貿易聽證會上,議員們就指出,中美貿易戰其實早就開始了,特朗普總統所做的只是反擊而已。甚至有專家建議,要拖住中國(中共),並且要超越它。

在這場眾議院召開的「中國(中共)掠奪性貿易和投資政策」聽證會上,亞太小組委員泰德.約霍(Ted Yoho)表示,貿易戰早就開始了。美國之音引述約霍的話說,「中國(中共)傾向單邊貿易協議⋯⋯它(中共)喜歡『零和遊戲』。是時候做出調整了。這場貿易戰並不是特朗普總統發起的,已經開始很久了。特朗普總統只是足夠大膽,讓他們『適可而止』。」約霍認為特朗普只是在找回公平貿易,而中共只想索取侵佔卻不負責任,「這才是真正的資本主義」。

大陸很多網友也表示,中共的不公平貿易政策是貿易戰的禍根,是中共發起的貿易戰。學者李華亭撰文《我希望貿易戰早打大打》指出,只要中共的貿易政策不改,貿易戰就不可避免。即使美國不跟它打,歐盟和別的國家也會跟它打。

台灣媒體「新聞鏡頭」(The News Lens)早前也從多個不同層面,直指中共是這場貿易戰的始作俑者。文中指出,除了巨大的貿易逆差表面原因之外,中共拋出的「中國製造2025」和中共「走出去」的戰略,才是發生貿易戰的真正原因。

就是說,中共要在全球範圍內與美國爭奪「領導者」的地位。特朗普政府和國會議員們很清楚,中共想把共產主義這一套邪惡的東西輸出到每一個國家。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項目主任威廉.萊因施(William Reinsch)在國會聽證會上指出,美國要想在競爭中取勝,就不僅要「拖住」中共,更重要的是超越它。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