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陽區平房鄉正在進行「一綠試點棚改項目」,大面積地拆遷騰退,由於賠償過低,民眾抗拆,政府調動城管、不明身份人員進行強拆,當地村民表示,民眾怨聲載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村民向大紀元記者表示,該鄉平房村現在每天都有不明身份的保安人員在村口把守,不讓外地人進入,挖掘機在村裏竄來竄去,整個村莊被拆得面目皆非。

7月10日上午9時許,該村927號村民家遭遇偷拆,房頂被挖機捅了兩個大窟窿,事故發生後,鄉政府與村委會無一名官員到場解決問題。

7月11日,該戶村民在房頂上打起喊冤的橫幅,「拆遷事故 違法偷拆 冤」,結果警車、城管、政府人員迅速到達現場。女村民表示,現場來了大批的警察、城管,圍觀的村民也非常多,警方採取了鎮壓的手段,將村民驅散,把該戶主抓走,拆掉橫幅,被抓村民至今未獲釋。

7月12日,拆遷人員和挖掘機再次進入村莊進行強拆,被村民罵走。

 

據村民透露,該鄉此次拆遷涉及平房村與石各莊村,共有2200多戶,目前拆了30%,村民幾乎天天打市長熱線、去村委會、鄉政府維權、發微博等,但是這些方法都未見效,官員們互相推諉,網絡封鎖消息。

女村民說:「老百姓都怨聲載道,群情激憤,可謂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根本不敢去上訪,因為有一點風吹草動,他們就來警察把村民帶走,這樣村民就更加無助了。」

她還說:「我們現在大夥能做的就是看好自己的家,不去簽約,希望能夠抵制他們,能夠拖延他們的拆遷進度。」

據悉,平房鄉是北京市第一道綠化隔離地區第二批試點鄉,村民的宅基地將變成綠地,村民之所以反對是因為補償太低。

平房鄉周邊的房價在每平方米七八萬元,政府給村民的補償只有每平方米5200元,搬家費每人3000元,每三個月發放一次。

此外,拆遷戶2200多戶,安置房只有二三百套,而且聲稱是5年後才會建成,通過搖號的形式進行分配。

女村民說:「我們是北京五環裏的,他們給我們這個價格連山溝子裏的價錢都不如。而且他給我們的回遷房是小產權,我們之前2003年拆的到現在都沒有拿到產權證,房子沒有任何手續和證件,只有一張紙。」

 

曾於2003年經歷了拆遷的姚家園村民則透露,他們當時交出自己的宅基地之後,從有證房變為無證房,各家獨門獨院房變成了牆體開裂的回遷樓,村民們甚至有的靠撿瓶子為生,5口人蝸居在一個小房子裏。

北京是外來人口的聚居地,平房鄉也不例外,村民的土地早已被政府霸佔,現在幾乎都是以出租房屋為生,拆遷導致租客全部離開,當地的菜市場也被政府強拆,村民最基本的生活已無法保障。

村民認為,政府主要目的是以綠隔(綠化隔離帶)為由把他們僅有的土地全部收回。

「像我們這種普通的老百姓現在用騰退的方法,把我們手裏的宅基地交給他們變賣,安置樓房都沒有產權證,說白了也是屬於大型違建的小產權,可能過幾年再用拆小產權為由再拆我們,那就徹底把我們趕出北京。」女村民說。

此外,記者獲悉朝陽區王四營鄉孛羅營村也在啟動所謂的「一綠試點」(鄉政府自行決定),丈量村民的宅基地,遭到村民反對,村委會則採取威脅、恐嚇等手段逼迫村民配合量房。

一位村民透露,該村的補償比平房鄉的還要低,每人安置房面積只有50平方米,三口之家只能獲得150平方米的安置房,而且賠償價格2700元,剩餘宅基地面積按每平方米450元補償。

村民說:「村民很不滿意物價一直在飛速上漲,現在怎麼可能還和七八年前保持一致的補償價格?」

據大陸媒體報道,朝陽區「一綠」 試點項目實際上是為了完成北京市政府的人口疏解任務。

之前所謂清理低端人口已將外來人口「斬盡殺絕」,有民眾表示,現在北京本地人也不能倖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