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和女兒討論擇偶條件,有錢有型,有學歷,有家底,有車有樓等等,若有如此理想配搭,就會女子好求。但這一切物質表象上的要求,是否就等同一個理想對像?朋友女兒說:「如果有這些組合,一切已足夠補償其它……但有這樣的筍盤,就未必輪到我。」朋友慨歎女兒的結論並非講笑,更是真心應同錢財物質比某些東西更重要。假如選擇對像也等而下之只講外在物質,難怪社會各階層已全無思想和理想,都是些等價交易的買賣合約,個性品德,性情舉措已不再重要,是現實無奈?還是本該如此?

遇到心儀對像,想了解其真實內心,往往不是看他或她如何對你,反而該留意一個人不經意地對待別人的態度,對你就死狗千依百順,對待別人就傲慢頤指氣使,這種人的品德將會是甚麼貨色?有目的與無目的之間,如果態度是360度轉變,付託終身,最終結果會如何?正如有些本地官員,北上時就打恭作揖,笑不合攏,矮化為奴為婢,在人之下基本上不當自己是人,回到本地就提問不答,禮儀欠奉,臉如死灰,戚眉戚眼,自以為是人之上,就不把別人當人,真奇怪他們有否想過出本地糧,卻欠缺本地良?是良心的良!如果缺乏良心,能否付託終身?

朋友又問女兒:「假設你喜歡的對像是一位維權律師,還會嫁她嗎?」女兒反問:「甚麼是維權律師?」朋友解釋一番後,女兒回答:「如果我真心喜歡他,就會說服他移民到其它地方做維權律師,否則我不想擔驚受怕要到獸穴尋夫。」布萊希特說:「一個國家需要英雄真可悲。」同樣,一個國家需要維權律師更加可悲!孔子與學生各言其志時,認同曾點「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也只是平平實實一個安定大治的普通社會生活,若能如此,上至貪官污吏,下至平民百性還要趕緊轉錢搞移民?還要維權律師捍衛基本人權嗎?

朋友又問女兒:「如果你可以選擇嫁富二代或者諾貝爾獎得主,會如何?」女兒說笑:「可否那富二代是諾貝爾獎得主?」朋友認真引用劉霞:「你說話,你說話,你說實話。」女兒便說:「當然首選富二代,有錢便可以買自己的生活,有理想,未必承受得起這種痛苦。」任何一位父親,也絕不想女兒承受任何的痛苦,而這個幾千年的文明古國,所謂禮義之邦,簡單的「浴乎沂,詠而歸」,根本就不能滿足獸穴內的人獸鬼,能逃出生天,是個人慶幸也是民族的不幸,而我們的獸穴,也許越來越大無休止地蠶食善良!

泰國洞穴受困的少年終於安全脫險,抑鬱傷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遺孀,也可出國治病,但仍然受困的人不知何日才能逃出生天?國家需要英雄真可悲,如果連英雄都沒有就更悲上加悲,慶幸世上還有些真英雄,使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令人由衷致敬,是世俗化以外的社會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