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生活在藝術領域裏,熱衷於社區活動,社交圈很廣。

17年前的一次機緣,他們接觸到了法輪大法,修煉帶來了無窮的樂趣。

然而第二年,發生在中國的迫害蔓延到瑞典,接下來的16年,一家人在風雨中同行,用藝術表演傳遞真相,制止迫害。

克里斯蒂娜‧克林納特(Kristina)是一位芭蕾舞蹈老師兼編導。她的丈夫溫納‧克林納特(Werner),是一名空手道教練,同時也是一名企業家,擁有一家建築公司。

他們居住在瑞典的一個叫阿爾維卡(Arvika)的小鎮,離挪威邊界不遠。他們生活在藝術領域裏,熱衷於社區活動,社會圈子很廣,當地很多民眾都知道他們。17年前的一次機緣,他們接觸到了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一條修煉的道路。

「聽師父講法剛講第一講時,我就感到我們的整個房子裏充滿了能量,我幾乎承受不了這種能量……從前迷迷濛濛知道的一點天機,真實地展現在眼前。」

——溫納‧克林納特

尋覓真道終得見感受非凡

那是在1998年,溫納住在瑞士的兄弟理查德(Ryckard)打來電話:「溫納,有一種功法令人非常振奮,叫法輪功,你必須到哥德堡把這套功法學會。因為我們已經用了一生在尋找他了!」理查德在電話裏的語氣非常急切、嚴肅。

甚麼是法輪功?溫納和克里斯蒂娜一點都不知道。這些年,他們一起練過很多功法,一直在尋找,對精神領域的探索從來沒有停止過,因為他們感覺到生命比想像的深奧。

溫納很年輕的時候就到過印度,學習了瑜伽功和印度教,並接觸了佛教和道教。他還學了武術,開辦武術學校。他對於古老的修行原則不陌生,很早就成了素食者,卻沒有找到修行的通關大道。他的追尋也影響了家人。

溫納沒有馬上行動,了解他的理查德電話又追來了:「你們去哥德堡了嗎?有本書叫《轉法輪》,我以前想要知道和尋找的答案,都在這本書裏了!」

不知甚麼原因阻礙了溫納,他沒有趕去哥德堡。

兩周後,理查德來到了瑞典。他在哥德堡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然後來到溫納的家,帶來了書籍和師父講法的錄像,開起了法輪功九天學習班,有四十多人參加,包括溫納和克里斯蒂娜。

九天學習班下來,溫納不僅看到了不同空間的景象,身心也發生了巨大改變。他發現,這就是他尋找多年的大法真道!在此之前,溫納也屬於那種煙不離手、酒不離口的人。其實,溫納早就想戒掉煙酒,一次又一次嘗試過,最後都以失敗告終。而修煉法輪功幾天後,這20年來難以戒掉的癮好卻不自覺地戒掉了。他心裏明白,「我得到了(師父)非常大的幫助和支持。」溫納說:「聽師父講法越多,我就越知道這就是我一直要追尋的。在那時,我們對待修煉非常非常的嚴肅,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很仔細認真地對待。」從那以後,溫納和克里斯蒂娜以及他們的女兒,開始了一起堅定修煉的旅程。

16年風雨同舟 巡迴歐洲講真相

溫納和克里斯蒂娜在女兒塔拉(Tara)出生後不久,一起走入了大法修煉。這一年,大法修煉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樂趣,她家不停地開辦法輪功學習班,有緣人紛紛趕來,入道得法。

正當他們沉醉在修煉的喜悅中,中國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迫害。1999年7月,中共宣佈取締法輪功。那時,克里斯蒂娜一家正在參加一個夏季法輪大法學習班。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們不知所措,震驚、不解。這場腥風血雨的迫害並不只在中國發生,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蔓延至海外。他們剛剛修煉一年,原本平靜喜悅的修煉之路突然改變了,大法蒙冤,他們感到無名的壓力,覺得需要站出來講清真相。

克里斯蒂娜開始籌劃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活動。在1999年到2001年,他們一家每年抽時間巡迴講真相。克里斯蒂娜和搞音樂的法輪功修煉人約翰遜(Charlotte Johansson)組織了名叫『蓮花』的演出,在整個瑞典巡迴,訪問了很多學校和劇院,通過舞蹈、音樂和詩歌告訴人們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

舞台上,克里斯蒂娜用優美的舞姿告訴人們大法。她說:「音樂和舞蹈可以觸動人的心靈,我想通過舞蹈告訴人們真相並能觸動他們的心靈。」溫納說:「迫害剛開始時,傳播大法真相非常艱難。」不過克里斯蒂娜主要籌劃各種弘揚大法的活動,他搬東西,一起成功地做了很多有意義的活動。修煉的一家人在風雨中同行,他們的共同心願就是: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們清楚地知道,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是時任中共國家主席的江澤民一手發動的。江到歐洲訪問期間,他們一家前去抗議。

「我們一家趕到東歐的立陶宛(Lithuania)。那次旅行有很多阻礙,我們穿過冰雹、大雨,經過一座橋,這座橋附近就是江澤民住宿的賓館。孩子們需要吃飯,當我們從餐館回來時,冰雹大雨迎面撲來,橋上的大風好像要把我們吹回去。我們彎著身子往前走,身上幾乎濕透了……」溫納說。

這是迫害開始後的、講清真相最艱難的5年,他們在艱難中慢慢蛻變,一步步走了過來,走向了成熟。

10年之後,他們一家又參與了跨越全瑞典的巡迴講真相活動。他們成立了「瑞典巡迴 講10年迫害真相」小組,走向各個城鎮。這次巡迴還伴有「真善忍美展」的部份作品展。他們有一輛容量不小的車,裝滿了真相資料。他們巡迴了十多個城市,優美的音樂、歌唱和舞蹈,使匆忙行走的人被吸引、停下來觀看。

在巡迴的路上,他們約見媒體,與各級政界官員會面。關於法輪功的正面報道出現在當地報刊上,形勢變好,溫納一家也日漸成熟。克里斯蒂娜深刻體悟到:「如果我機械地完成任務講真相,效果就不好。要想效果好,就得用心。」

深受感染 全家走上修煉路

回顧這些年的經歷,溫納說:「我個人的修煉經常是有起有落。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樣,在這個世界裏,走迷路了,停下來哭一會兒,再接著找,又重新修煉,又走迷路了,又再回來。就是這樣。我很感激,沒有比得到大法更好的恩惠了。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兄弟姐妹和媽媽也都在修煉,我們感到修煉很殊勝。」

十多年過去了,他們可愛的三個女兒都長大了,亭亭玉立。

二女兒米拉(Mira)14歲了,最小的女兒印德拉(Indra)也已經10歲了。兩個小姑娘從小就跟著父母一起煉功。「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我不會知道我會是誰。修煉了,我找到了我自己。」印德拉的成熟遠遠超過了同齡人。她說,作為一個修煉人「現在我知道了做甚麼事情好,做甚麼事情不好,我的心變得寬了,感覺特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