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海外媒體7月9日報道,巴拿馬方面於當地時間5日宣佈,此前剛剛決標並由中國企業得標的巴拿馬運河第四大橋工程全案廢標。

據相關報道,甫於6月底決標的巴拿馬運河第四大橋工程,由於招標過程疑點重重,甚至有得分較高的歐洲企業在開標時當場宣佈退出,中國企業被強烈質疑涉嫌作弊,導致巴方事後以決標過程有瑕疪、必須研究如何重新招標為由,宣佈全案廢標。

報道指出,先前取得決標資格的投標方共有四組,其中兩組來自中國(皆為央企),另外兩組分別是西班牙企業,以及意大利、南韓業者合組。開標結果,得標者「巴拿馬第四大橋合作組」是由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中交建集團上市公司)和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CHEC)兩家組成。

另外,有來自巴拿馬國內網站的具體數據,可以作為補充說明。在巴拿馬公共工程部(MOP)當時收到的四份報價中,中交股份這一組給出的報價為14.2億美元,與MOP設定的預估價格最為接近。

但是,在專業技術評分上,這四組中,除了另一組中企——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CSCEC)與中國中鐵公司(CREC)以「條件不符」為由被排除決標之外,中交股份這一組與另外兩組的評分依次為:30.99分、46.64分和49.07分。

其實中交股份一組幾乎命中底標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技術評分得分最低卻得標才讓人擔心,因為中國交通建設和中國港灣工程,二者實為股權百分百的母子公司,也曾有過「不良記錄」。

2012年8月24日,黑龍江哈爾濱陽明灘大橋發生匝道坍塌死傷事故,承建陽明灘大橋的就是中國交通建設和中國港灣工程。

這座當初號稱「百年大橋」卻在完工不到一年就坍塌,彼時哈爾濱官方表示,橋倒塌的主因是「貨車超載」。不過當時報道,從事故現場觀看,鵝卵石、木棍和編織袋的混合物混雜其中;鋪在箱梁內的鋼筋也都沒有綁紮的跡象,且鋼筋直徑屬於12毫米的規格,與一般橋梁上使用的18毫米規格麻花筋明顯不符。基於上述證據,中交建和中港灣承建的哈爾濱陽明灘大橋被指豆腐渣工程。

而哈爾濱陽明灘大橋坍塌時,首先引起了馬來西亞方面擔憂,因為大馬當時正在興建的檳城州第二大橋,與哈爾濱陽明灘大橋是同一個包商即中交建和中港灣。大馬政府隨即要求調查,以確保第二大橋的結構安全。但不幸的事後來還是發生了。

2013年6月6日,檳城第二大橋發生坍塌事故並釀死傷,事發下班巔峰時間,現場猶如地震後的廢墟,震驚馬來西亞全國。尤其是坍塌那時,檳城第二大橋已歷經多年施工,完工在即。

公開資料顯示,檳州第二大橋當時是中馬雙方合作最大的土木建築工程,工程費高達約14.5億美元,其中超過一半資金8億美元來自中方貸款,那時候也是北京當局借貸給外國單一項目的最大筆貸款。

2007年7月13日,中馬雙方簽署8億美元貸款協議,中方出席簽約儀式的最高代表是時任中共商務部長薄熙來。當時據大馬媒體報道中的一個焦點,是薄熙來遭到當地法輪功學員舉橫幅抗議,薄熙來在擔任大連市長和遼寧省長期間,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六年後,檳城第二大橋坍塌,薄熙來也垮台等待審判。雖然薄熙來的官方罪名是貪腐,但他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德國、愛爾蘭、新西蘭、俄羅斯、澳洲、南韓、西班牙等十幾個國家被法輪功學員以謀殺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等告上法庭。這不是報應嗎?

無論是豆腐渣工程、貪腐還是迫害,從根本上說都是中共魔鬼體制帶來的禍害。中共不解體,類似的禍害不會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