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政府面對債務到期的壓力超乎外界想像。日前有媒體透露很多地方債到期後希望延期,有的縣市今年前五個月財政收入僅僅24億元(人民幣,下同),開銷卻達到了近百億元,資金鏈有斷裂的風險。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目前,大陸地方債已經到了令人驚訝的地步。華東某省的一個縣,2018年1月~5月稅收收入24個億,但是同期的支出已經近百億。

吉林的某縣,今年1月~5月的收入減少了8個億,顯示該縣剛性支出存在缺口。

報道表示,該縣沒有甚麼好的企業,縣裏稅收比較困難,而近兩年稅收收入一直在下降,而且稅收還被省裏、市裏都分走了一大半。目前該縣的支出只是保工資保運轉,沒有資金保民生,20多億元的財政收入(包含轉移支付),工資支出就要花掉19億到20億。

不僅僅是一個地方的中共地方政府債務陷入危機,部份地方政府的償債壓力比想像中的還要緊張。

6月22日,常德市政府召集轄內銀行和城投平台公司召開化解政府債務的專題會議。轄區內的人民銀行、銀監局(銀監分局)、各政府平台公司及各家銀行的負責人參加了會議。會上,常德市政府要求銀行:到期貸款和分期還款計劃一律延期、續貸或借新還舊,甚至與銀行有直接關聯的表外業務,銀行同樣需要延期、續貸等;如果到期貸款及分期還款計劃不能採取延期、續貸或借新還舊等措施,一律不歸還;對於不配合政府化解債務的銀行,常德市政府一律作為問題線索,提供給紀委清查。

5月15日,湖南耒陽政府沒有按時發放當地公務員的工資,主要原因是國庫庫存資金嚴重不足。

《經濟觀察報》的報道表示,一家國有金融機構的政信部門負責人、這幾年一直在給地方政府做投融資業務的人士透露,他在操作業務的時候非常小心,只做地市一級的業務,縣級的業務因風險太大幾乎不做了。今年,他只接了一個單子,大部份精力都用於關注之前的業務情況,確保地方政府按時償還。而隨著上級主管部門對違規融資通道進行堵塞,導致地方政府無法借新還舊。地方財政收入途徑減少,支出壓力未變,巨大的收支差額造成融資平台債務出現問題。現在的問題是,地方政府在融資渠道被限制的情況下,已經無力償還債務。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地方政府資金鏈有斷裂的風險。

對於大陸地方債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多次警告,大陸地方融資平台公司實為中共地方政府規避舉債上限以便長期向銀行貸款的機構,這些融資平台導致地方政府過度發債,中國從2008年以來負債激增,已成為經濟的不定時炸彈。IMF估算,去年底,中國地方債務達到42萬億,相當於GDP的51%。

美國投資大師羅傑斯(Jim Rogers)今年2月份曾經警告,中國大陸債台高築,恐怕會成為全球熊市惡化的引爆點。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中共地方債出現問題折射出大陸經濟增長下滑已經很嚴重了,再加上目前中美貿易戰對大陸經濟的衝擊,地方政府債務違約甚至資金鏈斷裂都有可能出現,但是中共為了維護它的統治會增發貨幣,稀釋債務,最終把這些債務轉嫁到民眾身上。